日本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日本制造业的出路

对制造业下滑感到绝望,并不是日本独有。实物产品制造代表日本的过去,而不是未来,劳动密集型产业无法使日本复活,知识密集型产业是唯一的出路。
2012年1月12日

东京人体验“时艰”

除了地震、海啸、核危机之外,现在日本人还需要面对频繁的停电、食品短缺和排队买汽油。美国大使馆租用包机撤离本国公民。英、法等国也已经建议本国公民考虑撤离。
2011年3月18日

日本面临“财政悬崖”

政府希望增加借款,但反对党要求尽快举行大选作为交换条件
2012年10月26日

IMF警告:日本各银行持有太多国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这使这些银行易受利率飙升冲击
2012年10月11日

欧洲疲软重创日本出口

由于对欧出口大幅下降以及大量进口燃料以代替损失的核能,日本7月贸易赤字创新高
2012年8月23日

日本第二季经济增长逊于预期

出口和消费转弱,抵消了投入灾后重建的庞大公共投资的积极影响
2012年8月14日

IMF:日本消费税至少需上调至15%

日本是全球负债最高国家,IMF以欧洲作为例子对日本财政状况作出警告
2012年6月13日

FT社评:日本必须推动经济增长

为保持现有的经济发展速度,日本必须提高其潜在经济增长率,制定中期财政计划,减轻年轻劳动者的负担,鼓励妇女就业,接纳更多移民。
2012年5月22日

日本未来的三大挑战

中国内地撰稿人罗天昊:本月是日本大地震一周年。但对于日本人来说,对于未来,还有比地震影响更深远的因素。能否走出三大困境,将关系日本未来百年国运。
2012年3月23日

奥林巴斯假账案7人被捕

前董事长菊川刚及其他几人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工具与交易法》
2012年2月17日

中国版“收入倍增计划”

日本亚太政经调研中心理事长蔡成平:中国宣布“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将年均增长13%以上,这与1960年代日本政府的收入倍增计划有相似之处。
2012年2月10日

美国不会重蹈日本覆辙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吉姆•奥尼尔:美国不仅生产力仍然令人惊叹,而且几乎所有可靠的先行和同步指标都在持续改善。将美国和日本放在一起比较似乎是不合适的。
2011年11月28日

日本人到中国发挥余热

由于日本经济增长乏力、公司税税率高、再加上日元坚挺,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在中国找工作,其中许多人快到退休年龄,被高薪和高福利吸引到中国来。
2011年10月21日

Lex专栏:日本中小企业困局

在大地震后6个月的今天,日本大企业实现较为强劲的恢复,痛苦的是小企业。今年4月至6月间,资本规模在1000万至1亿日元的企业,经常利润同比大幅下降40%。
2011年9月5日

日本评级下调背后

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朱宁:美日评级下调,评级机构的逻辑却没在债市得到证实。百年老店的信誉被质疑,可能需要下一个一百年弥补,标普足以为鉴。
2011年8月30日

日本拟用千亿美元外储鼓励资本流出

希望借此帮助受到日元升值损害的企业
2011年8月25日

Lex专栏:日本不在乎降级?

穆迪周三下调日本主权评级,但市场几乎毫无反应,这其中有三大原因。但尽管日本不愁融资渠道,该国政客仍需像美国同行那样,产生一种紧迫感。
2011年8月25日

穆迪调降日本债务评级

穆迪表示,政府更迭的高频率已经成为日本实施必要措施、减少其巨额债务的关键障碍
2011年8月24日

日本GDP负增长小于预期

日本4-6月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降幅为1.3%
2011年8月16日

日本央行出手干预汇市

这是日本央行4个月来首次干预,目的是阻止日元走强
2011年8月4日

日本能否化灾难为机遇?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大灾难之后,如今东京正在找回一些平静的感觉。但许多日本人认为,这不一定是件好事。东京大学教授伊藤隆敏称,政府没有危机感。
2011年6月29日

日本首相明确辞职条件

菅直人表示,在国会通过三项法案之前,他不打算辞职
2011年6月28日

债权人“入主”东京之星银行

美国投资基金孤星等债权人正从Advantage Partners手中接管东京之星银行
2011年5月31日

菅直人:地震带来结构性改革良机

日本首相称,不会满足于仅仅解决核危机并重建被毁的沿海村落
2011年5月25日

日本经济重陷衰退

一季度GDP收缩3.7%,降幅大大高于预期,经济活动仍然受到电力短缺的影响
2011年5月19日

日本大地震:影响程度超过神户

1995年的神户大地震虽是一场人类悲剧,但经济影响较为短暂。本次地震发生近两周之后,经济学家们开始看到两次地震之间的差异,并开始感到担心。
2011年3月28日

Lex专栏:日本天灾谁最倒霉?

日本制造商的分销网络遭到了重创;银行的利润可能会略微下滑;保险公司可能会损失巨大,但仍然可以应付。遭受更严重影响的,是政府财政。
2011年3月24日

Lex专栏:日本重建代价几何?

巴克莱资本估计,日本灾后重建支出介于5万亿至10万亿日元之间。这些估算数字尽管有失精准,但起码揭示了一点事实:以日本的财力,应付这次天灾绰绰有余。
2011年3月18日

灾难揭示日本国民性:最好的和最坏的

此次灾难让日本民族一些最恶劣和最优良的国民性同时展露无疑:领导人和核电机构过度自信,遇事慌乱,而失去至亲与家园的普通民众却始终表现得克制、自律。
2011年3月18日

日本供应链问题浮现

通用汽车、大众汽车、索尼爱立信等跨国公司开始感受到日本供应链断裂、零部件短缺带来的影响。分析师认为,高科技、汽车和钢铁行业将最先受到冲击。
2011年3月18日

日财政大臣:地震对日本经济影响有限

与谢野馨在接受FT采访时表示,由于灾区占日本经济总量比例很小,地震带来的影响有限,政府对灾后重建将“十分大方”,重建开支甚至可能让经济增速高于预期。
2011年3月17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