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普京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普京

西方不应盲目支持俄国反对派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列文:西方应该谴责俄罗斯政府迫害反对派,但不应在政治上支持反对派,否则会导致反对派沦为西方傀儡,加剧俄国政府的疑虑。
2013年7月31日

普京怎样管媒体?

FT专栏作家库柏:如今,多数俄罗斯人仍通过收看电视了解新闻,因此普京重点控制主要电视台。但与苏联时代的领导人不同,他明白完全控制媒体是不必要的。
2013年6月13日

俄罗斯改革派国防部长被解职

涉嫌腐败指控的谢尔久科夫原来得到普京的全力支持
2012年11月7日

罗姆尼无须激怒俄罗斯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西方应在必要的时候对普京保持强势,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与普京展开接触,这才是西方对俄政策的理智做法,妖魔化普京只会适得其反。
2012年8月28日

普京的公关灾难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Pussy Riot乐队成员的定罪,重新点燃了俄罗斯的反对活动,沉重打击了普京的国际形象。这次判刑对普京来说,绝对是一场公关灾难。
2012年8月23日

FT社评:缺乏信任的盟友

普京访华之行,事实上仍只是一场外交秀。中俄虽然在商贸、能源和国际政治领域存在共同利益,但双方仍然猜忌甚重。它们应当明白,客观利益决定了两国间必须合作。
2012年6月7日

克林姆林的政改试验

莫斯科街头支持民主的抗议声势逐渐平息下来,但俄罗斯国内的政治觉醒远未结束。俄罗斯各地方行政区也会像莫斯科的中产阶级游行者一样发挥重要作用。
2012年3月22日

俄罗斯示威者抗议大选舞弊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观察员则称,普京在竞选中滥用政府资源
2012年3月6日

普京含泪宣布赢得俄罗斯总统大选

民调显示,普京得票率达到大约59%,若得到证实,这意味着普京将轻松胜出
2012年3月5日

普京的破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普京上周还撰文谴责俄罗斯“整个体系内的腐败”,将抗议者的诉求作为自己的主张。但他所谴责的“体系”,正是他自己一手创造的。
2012年2月10日

普京式保守主义意在“平衡”

莫斯科国立大学杜金:面对内外挑战,普京将对内成为倡导现代化的保守主义者,对外成为现实主义者。他会坚持国家主权、怀疑全球化、限制自由化。将民主严格限制在独立自主的国家框架下。
2013年3月28日

西方别再惯坏俄罗斯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舍夫佐娃:克里姆林宫已经不再试图模仿民主,而转向遏制欧洲价值观。西方应对俄罗斯的传统做法已然失效。
2013年2月16日

俄罗斯反对运动一年记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苏梦夏):也许只有摆脱大城市、精英形象的局限,重视大多数人的诉求和想法,俄罗斯反对派才能成长为成熟的政治力量。
2012年12月27日

Gazprom困境危及普京统治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奥斯隆德:Gazprom因页岩气革命和欧盟委员会起诉而面临危机,这可能危及俄罗斯的国家资本主义体制和普京的统治。
2012年10月8日

FT社评:俄罗斯公民社会路漫漫

俄罗斯驱逐美国国际开发署,是普京打压俄公民社会的最新表现。西方并不希望俄罗斯衰弱、崩溃,而是希望它成就一个长久的梦想:让国民享受民主和法治保护。
2012年9月24日

宗教迷雾中的Pussy Riot案判决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苏梦夏):反普京的Pussy Riot乐队成员被判处监禁,此案与俄罗斯历史上宗教的地位、判决中政治和宗教的纠结有关。
2012年8月20日

Pussy Riot乐队:魔鬼还是骑士?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Larisa Smirnova(苏梦夏):因一首歌面临七年监禁?俄罗斯Pussy Riot案件庭审引发疑问:政治压制还是宗教审判?背后有哪些社会因素?
2012年8月10日

西方不应妄自尊大

伦敦国王学院战争研究系教授列文:西方与俄罗斯应各让一步,合作控制各种危机。未来全球不仅会出现多个强国,还会存在多种政治体制。
2012年6月25日

普京不适合领导俄罗斯

尤科斯公司前总裁长子帕维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只有卓越的领导人才知道何时该放下财富、权力和怨恨,并与时俱进。普京显然不是这种人。
2012年5月15日

致普京的信

摩根士丹利鲁吉•夏尔马:俄罗斯需要补上经济中缺失的中间部分——发展制造业、修建公路和铁路、培养中产和百万富翁阶层以及中等规模的企业。
2012年5月11日

普京再度出任总统前夕莫斯科爆发抗议

去年12月俄罗斯出现抗议以来,警察与抗议者首次发生暴力冲突
2012年5月7日

普京辞去统一俄罗斯党主席职务

这家执政党被指在去年杜马选举中舞弊,普京可能希望与之保持距离
2012年4月25日

必须纠正俄罗斯体制弊端

俄罗斯社会活动人士法伊比索维奇:指出俄罗斯体制的弊端要比纠正这些弊端轻松得多。但如果我们满足于空谈而不采取行动帮助国家实现转变,日后肯定会付出高昂代价。
2012年3月8日

俄罗斯不会乱

俄罗斯电台评论员埃格特:民调机构对莫斯科街头抗议者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者最看重家庭、自由和公正。对担心俄罗斯会陷入混乱的人来说,这是一种乐观的迹象。
2012年3月7日

FT社评:俄罗斯政治生活已觉醒

几个月前,人们还觉得普京重新当选总统后可能会再干两个任期。然而,昨天的民调显示,这很有可能将是普京的最后一个6年总统任期。普京时代开始走向终结。
2012年3月6日

高油价还能支撑普京多久?

俄罗斯警察工资翻倍,军事预算翻倍,提高医生待遇,降低全体国民医疗费用。俄罗斯大选临近,普京似乎把宝压在一套久经考验的战略上:花钱摆平危机。
2012年2月27日

普京承诺10年内军费翻番

这意味着俄罗斯军费占GDP比重将从3%提高至5%-6%
2012年2月21日

普京的中年危机

FT驻莫斯科记者克洛弗:由于不满12月4日有舞弊嫌疑的议会选举,抗议人群12月10日聚集在莫斯科。这一幕提醒人们,始于1991年的那场革命还没有结束。
2011年12月28日

俄罗斯不是苏联

英国前驻俄罗斯大使布雷思韦特:俄罗斯不是苏联。相比后者,它更开放、更繁荣。几十万俄国人在世界各地旅行。互联网上,俄国人的数量也多于德国人。
2011年12月28日

普京否认国家杜马选举存在舞弊

但俄罗斯总理承诺明年大选时在投票站安装网络摄像头
2011年12月16日

俄罗斯第三大富豪宣布竞选总统

普罗霍罗夫必须获得200万个支持签名才能与普京展开竞争
2011年12月13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