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元区

希腊退出与中国放缓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几乎所有国家都会受到冲击。而中国需求放缓的影响可能更加复杂,某些国家的“神奇时刻”可能因此走到终点。
2012年6月25日

欧洲不应再失良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大选结果使希腊不再是欧元问题的核心,欧洲应好好利用希腊大选后的喘息期,采取措施建立“银行、财政与政治联盟”。
2012年6月21日

金砖国家宣布构建金融安全网

此举突显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担忧欧债危机蔓延
2012年6月20日

G20寻求压低欧元区举债成本

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承认,有必要采取措施阻止国债收益率扶摇直上
2012年6月20日

欧债危机将成G20焦点

欧洲领导人在G20峰会开幕之际,感受到来自其它国家的巨大压力,要求他们果断行动解决欧元区危机,这给本次峰会增添了紧张。本次G20峰会不太可能就缓解危机的步骤达成一致。
2012年6月19日

论欧元区新模式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元区应迅速建立“保障与调整”联盟,而非转向联邦式联盟或转移支付联盟,因为后两者在政治或经济上不具可行性。
2012年6月18日

德国吃力不讨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孤立和指责柏林,同时试图迫使该国为整个欧元区的财政担保,在政治上是一种危险的行径。希腊或荷兰极右民族主义势力的兴起令人扼腕。
2012年6月15日

欧洲应向亚洲取经

中投公司监事长金立群、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助理教授金刻羽:亚洲应对金融危机的方法对欧元区既有警示意义,又有借鉴意义。现阶段,欧洲应通过增加开支“启动”增长,真正拿出拯救希腊的决心,停止没完没了的谈判,达成一个现实的协议。
2012年6月11日

德国不应承担欧元区纾困成本

伦敦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教授伍德:德国使用欧元获得了好处,但也因此承担了成本,正负抵消后的净影响难以估算。所谓德国因获益而必须承担纾困成本的说法是错误的。
2012年7月3日

德国暗示支持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

但德国希望由4400亿欧元纾困基金的现有权限提供短期援助,反对由欧洲央行出手
2012年6月29日

新兴市场企业大力收购欧洲公司

欧元区身陷债务危机,收购成本低,选择多样化,政治障碍相对少,新兴市场企业纷纷到欧洲寻求技术、品牌以及稳健的收入流,其中中国公司对收购欧洲企业的兴趣最为浓厚。
2012年6月29日

德国应停止说“不”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索罗斯:德国仍拒绝接受任何有关向西班牙和意大利提供救助的提议,这种强硬态度或导致本周的欧盟峰会沦为一场彻底的失败。
2012年6月28日

欧盟可能获得改写欧元区国家预算的权力

这项提议矛头指向违反债务和预算赤字规则的欧元区成员国
2012年6月26日

西班牙将请求1000亿欧元银行业援助

欧元区国家可能要求西班牙对国内银行体系做出结构调整
2012年6月25日

欧央行官员支持以纾困基金购买主权债券

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并未支持这一构想,称其为“纯属理论上的讨论”
2012年6月21日

欧洲人应该向海外移民

FT专栏作家邰蒂:过去半个世纪,到海外谋生的大多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人。如今形势不同了,巴西人奥利维拉呼吁,西班牙和葡萄牙那么多失业的人应该到巴西工作。
2012年6月20日

西班牙国债收益率再创新高

支持紧缩派在希腊选举中获胜仅给市场带来短暂乐观
2012年6月19日

Lex专栏:欧元“死缓”?

无论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欧元的“生存能力”依然存疑。现在,希腊人通过投票争取到一些喘息时间,但其他人应该继续聚焦于大形势。
2012年6月19日

欧元区四大国格局转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与德国繁荣景象相对的是,包括法国在内其他经济体不容乐观;“法意西”保增长同盟已经形成,“默克齐”强硬组合已渐渐远去。
2012年6月19日

新民主党在希腊选举中获胜

预计支持紧缩的中间偏右的新民主党将赢得29.7%的选票,在300席的议会中获得129席
2012年6月18日

默克尔呼吁建立欧洲政治联盟

称“德国的资源不是无限的”,警告不要让德国在欧元区危机中承担过重的负担
2012年6月15日

国际金融协会敦促G20抗击欧债危机

该组织要求在下周G20墨西哥峰会上看到全球作出共同回应
2012年6月15日

欧债危机:救急不救穷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教授孙涤:在法德两国为首的短痛长痛的抉择中,法国顺应了拒绝短痛的民意。凯恩斯主义既有经济学基础,也有人道的意义。
2012年6月15日

法国呼吁采取紧急行动遏制欧债危机

但德国官员淡化紧迫感,辩称目前到位的工具已经足够
2012年6月14日

投资者对欧元区悲观加剧

西班牙举债成本升至欧元时代高位,风险较低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也在提高
2012年6月13日

Lex专栏:西班牙纾困之舞还能跳多久?

救助第四个欧元区经济体之际,欧洲领导人也许改进了“纾困编舞”,但他们并未采取真正需要的步骤,即承诺扶持外围国家,同时关注增长。
2012年6月13日

西班牙还有救吗?

FT专栏作家明肖:欧洲高层不用考虑什么政治协议,而是必须商定涉及储蓄保险、银行联盟等问题的细节,以便让市场判断西班牙是否有救。
2012年6月13日

巴罗佐敦促建立欧盟银行业联盟

称欧盟需要就更加深入的一体化“迈出更大的步伐”
2012年6月12日

中国如何应对欧元区危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短期内欧元区不会解体,欧债问题是一个中期的危机。但值得注意的是,欧元区经济衰退的格局几乎无法避免。
2012年6月12日

希腊退出的危机管理

瑞银财富管理欧洲区首席投资官贺安卓: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给希腊和欧元区带来惨淡而危险的后果;而退出后的危机管理要比退出本身更难。
2012年6月12日

西班牙把寻求千亿欧元纾困称为“胜利”

西班牙正式成为第四个(也是最大一个)寻求国际纾困的欧元区经济体
2012年6月11日
|‹上一页‹‹1516171819202122232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