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元区

欧洲复苏不能全靠“节流”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面对可持续增长挑战,欧盟及其它发达国家,需要的不仅是财政紧缩,还需要抓住发展中国家增长提供的机遇,以避免步入自身“失落的十年”。
2010年5月31日

欧元区:不宜过早谈退出

FT专栏作家明肖:考虑到近期经济衰退的深度与金融危机的持续存在,我认为,推迟实施财政与货币退出政策,直到复苏牢固确立,这会更为明智。
2010年7月15日

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本月启动

这个4400亿欧元的欧元区主权援助基金将争取获得AAA信用评级
2010年7月14日

中国加入西班牙债券购买热潮

西班牙发售的60亿欧元债券中,有三分之二为国际投资者购得
2010年7月13日

IMF:欧洲债务危机可能殃及美国

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美国经济反弹速度快于预期
2010年7月9日

特里谢:不应勾销欧元区

欧央行行长暗示,该行可能不久后会停止对欧元区国债的紧急购买
2010年7月9日

希腊必须重组债务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鲁比尼:欧盟和IMF对希腊做出的1100亿欧元纾困计划只是拖延了不可避免的违约,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对希腊的公共债务进行有序重组。
2010年7月2日

假如德国退出欧元……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乔治•索罗斯:德国民众不太可能认识到,德国的政策正对欧洲其它国家造成伤害。德国人不妨做一个“思维实验”:假如德国退出欧元,恢复德国马克,将会发生什么?
2010年7月1日

Lex专栏:欧元区银行融资危机结束了?

欧洲央行拍卖的贷款金额低于预期,并不代表欧元区银行融资危机已结束。171家银行以高出3个月期同业拆借利率30个基点的价格竞相抢购逾1000亿欧元贷款,这一事实表明,许多银行的情况仍不尽如人意。
2010年7月1日

保障欧元的未来

欧洲智库Bruegel主任皮萨尼-费里:在欧元区治理方面,目前的讨论聚焦于三个领域:加强预算纪律;监督欧元区国家竞争力;做好危机管理准备。这是一项明智的议程。
2010年6月25日

欧盟:远见不如务实

彭定康:从根本上说,欧盟的危险在于,远见被当成解决问题的手段,而务实的改革被批评成目光狭隘和不够充分。其实,那些“远见”往往是过时、无关、不切实际的。
2010年6月7日

新兴市场背欧洲“黑锅”

欧元区危机爆发后,新兴市场的跌幅超过了发达国家市场。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看法有失偏颇,在政府财务状况和增长前景上,新兴国家都强于发达国家。
2010年5月31日

欧洲债务危机谁之过?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哈罗德•詹姆斯:德国已经不再是欧洲效仿的榜样,而是代罪的羔羊。由于德国人不像美国人那么强势,鞭笞他们事实上非常容易。
2010年5月31日

欧元置之死地而后生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卡巴里洛、访问学者贾瓦齐:对希腊及其它南欧国家来说,欧元贬值,恰可与其亟需的财政巩固措施相配合。贬值,是欧元维持生存的先决条件。
2010年5月28日

FT社评:欧洲必须正视银行风险

希腊危机发生后,投资者开始怀疑,欧洲银行可能隐瞒了巨额的主权债务亏损。为重振公众的信心,有必要对欧元区银行业展开压力测试,并公布结果。
2010年5月27日

亚洲投资者对欧元区失去信心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巴克莱资本调查显示,高达三分之二的日本投资者担忧,欧元区最新出台的救援方案不会奏效。他们正开始暂停购买欧元区债券。
2010年5月27日

欧元换美元期权价飙升

欧元换美元的期权价成本升至2008年12月以来最高水平,在欧洲公共债务和金融业爆发危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之际,美元日益被视为一个避风港。
2010年5月26日

欧元区“以邻为壑”行不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元区哪里出问题了?目前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对欧元区和全球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
2010年5月25日

欧元危机殃及亚洲

欧元区是亚洲最大海外市场之一,但欧元走低令亚洲产品在该市场更为昂贵。更让亚洲企业担心的是,动荡局面可能破坏欧洲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缓慢复苏,削弱其进口需求。
2010年5月24日

欧元区困境引发投资者信心危机

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等欧元区较弱经济体的国债市场已不再运转
2010年5月21日

“欧洲梦”还能做多久?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欧洲所代表的与其说是硬实力,不如说是“欧洲梦”这一思想的力量,但欧洲当前的危机使欧洲模式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黯然失色。
2010年5月21日

Lex专栏:谁惹了德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得没错:欧元正处于危险境地。不过,威胁并非来自投机者,而是来自政策制定者。德国单方面禁止“裸卖空”欧元区国债,相当于挥拳狠揍一个草人。有这样的朋友,欧元不需要敌人。
2010年5月20日

欧洲央行买入165亿欧元区国债

投资者担心此举不足以稳定债市,欧元跌至4年来最低水平
2010年5月18日

为欧元而战

Notre Europe总裁托马索•帕多阿-斯基奥帕:意识形态与文化非常重要,而且或许会在欧元之争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2010年5月18日

德国拟要求欧元区各国严格财政纪律

将提议欧元区其它国家出台类似于德国的平衡预算法
2010年5月17日

葡萄牙开征“危机税”

希望通过削减支出和增税“开源节流”,尽快扭转公共财政糟糕局面
2010年5月14日

欧元区是合还是分?

FT专栏作家明肖:除非欧元区承担起解决具体问题的责任,同时对治理体系进行改革,否则就会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2010年5月14日

爱尔兰为何没有陷入动荡?

FT专栏作家邰蒂:在希腊大罢工之际,同样面对沉重债务、必须大幅削减财政支出的爱尔兰,却没有陷入动荡。这个问题值得欧洲许多国家研究。
2010年5月14日

Lex专栏:欧元区的挑战

7500亿欧元的纾困方案或许让欧元区国家避免了眼下的流动性及违约危机,但要让该方案实现目标,欧元区就必须恢复持续增长,这正是欧元区所面临的最为紧迫的挑战。
2010年5月13日

巨额纾困只是权宜之计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洲货币联盟建立在三个核心假设之上,可惜这三个假设无一成为现实。按照最初的设计,欧元区已经失败。纾困希腊最多只是争取到一点时间。
2010年5月13日

欧洲“由奢入俭难”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许多欧洲人已将早日退休、免费公共医疗和慷慨的失业福利视作基本权利,早已不再过问维系这些权利的资金从何而来。正是这种权利感,让改革变得如此艰难。
2010年5月13日
|‹上一页‹‹3435363738394041424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