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主

特朗普宣称有权干预刑事案件

针对司法部长巴尔对他发表推文的强烈指责,特朗普的回应是在Twitter上谈论自己的广泛权力,称他有法律权利对刑事案件发表指导意见。
1天前

罗斯福的“四大自由”与联合国的诞生  

龚刃韧:79年前的1月6日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四大自由”原则,对世界进程产生深远影响,但至今还远未在全世界实现。
2020年1月9日

英国与俄罗斯:两个落单的欧洲大国

拉赫曼:屹立数个世纪的欧洲大国不太可能简简单单就变得无足轻重。它们的利益应该得到考虑,否则就得与它们对抗。
2019年11月1日

酝酿多年的智利危机

普里布尔:智利爆发的抗议也许让外国人意外,但是对于忽视不平等的危险,对于建设包容性政治制度的重要性,这场危机提供了客观借鉴。
2019年10月30日

谁为人民代言?

沙玛:自由民主制度正受到宣称代表民意的民粹主义政客的攻击,但自由民主的三根支柱仍然伫立着。
2019年10月29日

让民主制度“现代化”

巴伯:民主制度需要经常修补才能良好运行,这意味着不断调整政治代表形式和经济管理模式,以适应变化。
2019年10月7日

后真相时代与民主的终结

汪铮:这是一个思想与观点泛滥而事实与真相不再重要的年代,人们观点差异巨大又执着己见和歧视异见的年代。
2019年9月27日

谁来拯救美国的民主制度?

卢斯:在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回忆录中,人们并没有如预期中那样看到他对特朗普的批评。
2019年9月9日

民粹主义者沉溺“沼泽”

库柏:因承诺“排干沼泽”而当选的民粹主义者们现在被指责沉溺于沼泽中,他们正在失去对腐败政治问题的控制。
2019年7月16日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2019年7月4日

企业管理者如何使用权力?

斯卡平克:企业管理者可以利用权力做好事,说服人们相信你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就像其他任何权力一样,管理者的权力也会滋生腐败。
2019年4月28日

西方精英为什么不懂民族主义了?

张锋:波士顿大学教授格林菲尔德指出,精英批评民族主义是民主制度的威胁,却不知民族主义是政治民主的历史根基。
2019年4月26日

威权协商:中国政治发展的协商转向(三)

何包钢、沃伦:尽管协商主导的民主化是一种更为长期的可能性,但短期内协商威权主义会占据上风。
2019年4月16日

威权协商:中国政治发展的协商转向(二)

何包钢、沃伦:协商的鲜明特征——对理由、讨论的回应和注意别人的意见——这在中国政治文化中具有深厚的根源。
2019年4月15日

威权协商:中国政治发展的协商转向(一)

何包钢、沃伦:中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政治参与和协商实践,通常集中于特定治理问题,这种现象可称为威权协商。
2019年4月12日

马克龙一路滑向“民主的专制”

柯尼希:法国最近的政治发展,反映了一个令人担忧的全球趋势——自由民主国家开始借用独裁政权的特有手段。
2019年3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如何挽救资本主义?

珀尔斯坦:挽救资本主义不应靠强加某一套章程,而应让企业自由地尝试不同的模式,兼顾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2019年1月25日

杰拉尔德——拒绝传统美国梦

库柏:贫民区出身的黑人男同性恋者杰拉尔德被誉为美国梦的化身,但他的新书却拒绝为美国体制的不公正背书。
2019年1月24日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普世价值观

余智:既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需要有一个绝大多数国家都能接受的价值观目标,该目标应该具有普适性与普世性。
2019年1月17日

“黄背心”与民粹主义神话

库柏:我住在巴黎抗议游行的要道边上。据我亲眼所见,黄背心抗议者人数并不多,他们之所以上电视,只是因为其中少数人诉诸暴力。
2018年12月17日

开拓数字领域的“第三条道路”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就互联网监管而言,加州和中国模式不是仅有的模式。他坚称,有可能建立一个监管更好的、民主的互联网。
2018年12月5日

“黄背心”抗议、马克龙的危机与民主面临的挑战

张伦:这是一场非传统抗议,马克龙的执政风格也确实值得检讨,新的时代给当代的民主运作及制度提出了新挑战。
2018年12月4日

谁来遏制硅谷寡头?

福鲁哈尔:硅谷知道其商业模式会让自由民主体制付出什么代价。但它选择把利润放在首位,并动用全部政治能量来保护利润。
2018年11月26日

新加坡的新挑战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2018年11月22日

本钱与利息

许章润:在老蒋,专政是本钱,民主是利息,到小蒋,渐有新悟,民主是本钱,专政是利息。“这一念之转,善果累累,在利息耗尽之后,保住了老本。”
2018年11月13日

默克尔所在政党在黑森州选举中遭遇挫折

尽管基民盟仍以28%的得票率成为最大政党,但欧洲政治两极分化的情况再次显现,左翼和右翼政党得票率均大幅提高。
2018年10月29日

迎接“什么都不信”的时代

库柏:英国退欧公投和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我们不再信任政党和社交媒体,而“深度造假”可能进一步让我们怀疑一切。
2018年10月29日

必须阻止政治竞选滥用个人数据

德纳姆:随着政治竞选活动的演化,它将会采用更多最先进的数字营销技术。我们迫切需要修改这方面的法律、监管框架和制裁措施。
2018年9月14日

全球金融危机并非民粹主义崛起的根源

加内什:现代民粹主义并非诞生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不过是让原本已经存在和发展的问题浮现了出来。
2018年9月3日

过度怀旧会让我们失去未来

斯蒂芬斯:在那些被民族主义者们神化的“旧日时光”中,人们的情绪往往是进步的,欢迎新技术,也欢迎新到来者。
2018年8月22日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