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主

非洲大地上的民主梦

皮林:美国已从理想主义滑向了犬儒主义,而许多非洲人仍是理想主义者。但非洲人渴望民主,大体上是因为他们没有民主。
2016年12月30日

FT社评:特朗普可能破坏全球化

特朗普体现的重商民粹主义崛起可能是全球化面临的最大挑战。事实可能证明,2016年是贸易战开打之前的平静。
2016年12月29日

自由主义已死?

皮尔斯:有人宣称“后自由主义”时代来临,但自由主义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信念,宣布自由主义死亡还为时尚早。
2016年12月29日

2016年如何改变了民主?

FT总编辑巴伯:今年,我们见证了许多不可想象之事,自由社会和民主政治基石已被撬动,我们似乎正在亲历现有秩序的毁灭。
2016年12月26日

资本主义将走向终结?

沃尔夫:“资本主义终结论”已成为陈词滥调,20世纪的历史证明,面对挑战,资本主义有能力决定自身处境。
2016年11月29日

认识特朗普当选的五大误区

阮学勤:将选举输赢等同于对错的思路,在“吃瓜群众”中广为流传。本文整理了五个广为流传的似是而非的说法。
2016年11月24日

愤怒的选民是哪里来的?

加普:在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时,以及不久前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我都不禁想到了一座座被废弃的工厂。
2016年11月24日

如果美国不再担任全球盟主

斯蒂芬斯: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一段时间以来本来就在瓦解。若美国不再担当领导角色,这种全球体系更难以为继。
2016年11月14日

朴槿惠不是民主的笑话

李开盛:干政事件根源在于朴槿惠个性而非韩国民主。在此事中,权力制衡、媒体自由及监督功能得到了充分展现。
2016年11月11日

选前48小时:美国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撕裂

李佳佳:这场激烈竞逐的内核,是自由与保守的根本撕裂。无论谁当选,美国社会的裂痕,都绝不会很快愈合。
2016年11月8日

美国大选:两种秩序的较量

毛寿龙:被精英认为不靠谱的特朗普与大家不见得认为很靠谱的希拉里之间的竞争,是美国民主两种秩序之间的竞争。
2016年11月8日

美国民主迎来严峻大考

卢斯: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民主制度都岌岌可危。美国正变得越来越难以治理,如林肯所言,分裂之家不能持久。
2016年11月8日

美国大选:疲惫帝国的政治回归

许章润:美国大选,明里民粹泛起,“门罗主义”闪现,内中实为政治要求回归。民主政体的利弊优劣,均在于此。
2016年11月7日

如何应对民主的困境?

斯图布:民主、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理应得到捍卫。要生存下来,它们必须适应一场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2016年11月4日

不要变成你所反对的那个人:从日本政治现状看当代民主困境

段宏庆:“民主失灵”后,政治选择应当何去何从?批评容易建设难,很多人最终只是成为了自己反对的那个人。
2016年11月3日

资本主义为何衰败?

琼斯:斯坦丁在《资本主义的衰败》一书中表示,资本主义体系受到操纵,使没有多少财产的人没有什么权利可言。
2016年10月26日

极权主义的兴衰机理

张千帆:极权主义是极难维系的,但威权(或后极权)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从某个版本的威权走向民主也很难。
2016年10月19日

“新兴市场威权领导人更受信任”

世界经济论坛对138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兴世界威权领导人被认为比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更值得信赖。
2016年10月17日

反对“特朗普总统”并非危言耸听

阮学勤: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罕见社论,反对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种种迹象表明,这次警告并非精英们自欺欺人的危言。
2016年10月9日

民主与资本主义的联姻并非理所当然

沃尔夫:自由民主制与全球资本主义的联姻正在面临危机,不加经营会导致公民投票的独裁或富豪统治的崛起。
2016年9月1日

全球民主大衰退

拉赫曼:放眼全球,不是政治自由程度降低,就是民主被削弱。民主的困境甚至已蔓延到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领袖之国”。
2016年8月11日

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我依然相信民主与多元文化

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右翼民粹主义正在西方兴起,但这并不代表民主观念和理想失败了,而只是反映了精英的失败。
2016年8月8日

特朗普崛起败坏民主信誉

卢斯:特朗普对美国民主健康的败坏最令人担忧。英国退欧的影响最终是局部的,但美国影响着全球民主的命运。
2016年7月20日

精英阶层何以丧失影响力?

孙涤:当下西方社会矛盾积累的一大原因,是精英阶层没有关心其他阶层权益,没有切身体验他们的感受和痛楚。
2016年7月19日

英国去留欧盟不应通过公投决定

FT专栏作家凯:乍看上去,公投过程堪称民主实践的典范。但重温政治家伯克对代议制民主的阐释就会明白,不应采用这种方式做出重大决策,因为民粹和民主不是一回事。
2016年5月31日

全球化在西方为何失败?

明肖:全球化在西方失败的原因,在于各民主国家未能应对好种种必然到来的经济冲击。我们要承认,现在或许并非缔结下一个贸易协定的最佳时刻。
2016年5月10日

历史走向终结还是回归起点?

牛津大学历史学家弗兰科潘:作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 “丝绸之路”曾是世界运转的轴心,丝路诸国也向来拥有和西方社会截然不同的治理哲学与制度。如今,随着丝路地区的复兴开始推动世界的转型,人类历史的进程似乎又回到了文明的十字路口。
2016年4月13日

互联网文明时代何时来临?

计算机科学与生物学教授夏皮罗:互联网文明在20年间极大地发展起来,但它目前并不民主。互联网上有无数大型社区,但掌握控制权的是社区“统治者”,而非社区成员。
2016年4月8日

特朗普并非美国“特产”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特朗普是结果,而非原因,他是代表美欧政治反叛的面孔。在全球很多发达民主国家,政治状况早在他加入共和党初选之前就变味了。
2016年3月16日

令人不安的历史回声

FT专栏作家卢斯:当前没什么挑战能和上世纪30年代纳粹崛起和经济萧条相比,但确实回荡着一些令人不安的历史回声,忽视它们将是愚蠢的。
2016年3月15日

重思中国立国之基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中国问题应以立国、立宪、立教、立人为旨归,其核心义项可以归纳为“发展经济—社会,建构民族国家,提炼优良政体,重缔意义秩序”。
2016年2月25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