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简化字不讲理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半边街上砍一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彳亍等于踯躅,一词两写,以见汉字语词丰富。纵有不好,政府也无权妄杀无辜字,听其自家演变淘汰即可。
2013年3月1日

鄉愿有福鳥顧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顧從頁从雇,意为转目注视。甲骨文书一只短尾鳥飞门上,似来顧视我们,多有诗意。改成从厄,是厄运到了?
2013年8月30日

類而无犬肩入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犬字挤入頪字,成類字。有了類字,便孳生出种类、同类、异类等等词组。简成类字,米大为类,既不通,又无趣。
2013年8月23日

臉面可食天降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正字麥从来从倒止(趾)。来字象麥株,下部是根,中部是葉,上部短横,意指麦穗之所在。此外,倒止则另有深意。
2013年8月16日

饞蟲吐丝日下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正字絲象两束絲形。自古以来,成品丝交易皆以两束为一件,从甲骨文到正字,三千五百年,絲字仍不变,难得。
2013年8月9日

農有海蜃耒有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耒字,看似未简,实则简了。正字第一笔画从右上向左下一斜撇,现被简作一横,斜撇所指的铲刀的意思没了。
2013年8月2日

縣區郷字有道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正字縣左旁是首字倒置,右旁是一绳挂系,取掛系头顱示众之意。縣字用指地方政府,仅取其一线牵系的领导权。
2013年7月26日

兇屍消失火災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凶,本指不吉祥的事物。荒年曰凶年,死讯曰凶闻。兇,则指作恶之人,兇犯、兇手、兇顽、兇残皆不宜用凶字。
2013年7月19日

兒被砍头孙失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看篆文兒,头顶囟门未合,留一凹缺,脸上有眉有眼,翘着小臀,如此可爱。简成儿后,为书写方便,竟把兒头砍了。
2013年7月12日

貓豬变狗龍变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正字貓加个草头成苗,兼任声符。简字猫,豸被简成犭(犬),硬是把猫科改属犬科,违反动物分科常识。
2013年7月5日

一日嫌舊踩高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从前有异体字,舊写成舊,臼错成旧,正是“一日”。今日之简字旧,实源于从前的臼错成旧,并非主张一日为旧。
2013年6月28日

嵗星缓步梦眨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做梦时已入睡,所以繁体夢字从假借字寐,下半部是幂字古写,其下一夕,因为做夢总在晚间,所以从夕。
2013年6月21日

圣心为怪又拉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甲骨文有聖字,左画一耳朵,右画一嘴巴,意为长于侦听,又善于言辞,所以为圣人。简字圣则没法讲,只能死记。
2013年6月14日

麻杆高粱变树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未简化的“麻”字告诉我们,田中麻株连根拔起,搬回家中房廊之下晾干,然后扒皮。而简字则误导了我们。
2013年6月7日

一点一划少不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羨字简成羡字。不要以为少写一点,无伤大雅,却不知次字多一点其实是另一个意思和读音,不应该混同。
2013年5月31日

爱己无心如何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愛,心字居中,可知字义与感情有关。内涵丰富的愛,简写成爱,就只剩下友爱。减了笔画,损了内涵,坏了定义。
2013年5月24日

厂中空了家中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實,宝盖下面是贯。贯字从贝,从毌,毌亦声。贝,海贝,古人用作货币,与财富有关。简化后,毫无意义可讲。
2013年5月10日

卫是英文产不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産字从生得义,拿掉生,便失去字义,无法讲解。衞字简成卫字后,完全失去了字义,倒是很像英文字母P。
2013年5月3日

车无轮子战失單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车轮正圆,斜看遂成椭圆。車简成车,连椭圆也看不见了,恐怕不利于蒙童识字吧。戰字简成战字,也存疑窦。
2013年4月26日

所谓鬥争你不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上世纪40年代,延安搞阶级斗争,嫌鬥字笔画繁,把斗字改音dòu,拿去做鬥字的简写,而斗之本义被遗忘。
2013年4月19日

党国二字要认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黨字简成党字,拉古代的党项羌人入黨,岂不滑稽?何况还有姓党和黨的,强迫两姓并成同一姓,未免太霸道了吧。
2013年4月12日

践踏国名一枝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篆文华,顶上草头,中间象花枝下垂形,底下于字做声符用,一讲解,儿童都懂。简化的华,则无道理可讲。
2013年3月29日

女头淋水龄无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先民造“龄”字,以可见之齿推定不可视之年纪,何等智慧。若将龄简成令,看似简易书写,实则增添了识字难度。
2013年3月22日

土羊觸墙僚变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僚字从人从尞,僚亦声。尞简化成“了”,掌故丧失,亦文化损失。何况篆文“了”象男根之形,亦即屌字古写。
2013年3月15日

修什么,怎么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怎样“整”?第一,束。束字圆圈绕木,就是捆柴。第二,攴,就是扑打的扑。第三,束了攴了就端正了。
2013年3月8日

请来丑字考教授

流沙河先生今日起在FT中文网上开设《简化字不讲理》新专栏。首篇请出上世纪70年代中国国务院颁布的第二批简化字中的几位,“虽已作废,却仿佛前生结拜的狐朋狗友,又想再看他们一眼。”
2013年2月22日
上一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