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人

海外白银如何成就白银帝国?

徐瑾:白银流入使帝王禁银的努力付之东流,也使得中国加速货币化,进入全球化搅拌中;大航海时代欧洲借力进入金本位,而东方帝国则固守白银。
2017年6月2日

从杜拉拉到欢乐颂,成功的定义如何变化

徐瑾:杜拉拉被认为成功,樊胜美则是失败,可能揭示了新趋势:财富阶层取代专业职位,背景出身取代职场套路,成为新的成功定义。
2017年5月24日

与FT共进下午茶: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鸠山谈及东亚共同体、冲绳美军基地、日本右倾、领土争端等等问题;他表示,在一个右倾的社会,所谓政治正确就是政治错误。
2017年5月19日

使用白银是否是中国落后的根源?

徐瑾:货币的变迁背后对应着帝国的进退,借助白银之眼可以一窥中国现代化之路;理解货币须先厘清历史脉络。
2017年4月28日

中国古代印钞为何没有成功?

徐瑾:纸币在宋元明三朝失败的试验,成就了白银的终极胜利。中国纸币的命运,是古老帝国又一次过早开出的文明之花。
2017年4月14日

从学区房热潮看阶层固化:东京与北京的冰与火

徐瑾:学区房不仅是学票,更是阶层晋升的入场券;谁也不甘心、也不敢在这场资产盛宴中置身事外。
2017年3月24日

朱嘉明:中国货币史和“白银纠缠”(下)

朱嘉明:建立在国家信用基础上的各种纸币呈现的是货币扩张和财富贬值,令人不免怀念那个“白银纠缠”的年代。
2017年3月17日

一切从日本桥开始:东京房地产泡沫启示录

徐瑾:中国的调控术,在外人看来或许犹如魔术界的抛球游戏,但再高明的魔术师,也有失手的时候。
2017年3月16日

朱嘉明:中国货币史和“白银纠缠”(上)

朱嘉明:离开白银货币,中国货币史就无法书写;而没有对中国货币经济史的整体把握,白银货币也绝无说清楚的可能。
2017年3月10日

两会观察:从日本镜子看中国经济

徐瑾:中国经济的神话与弊端,都曾经在日本上演过;读懂日本,中国经济的未来图景也近乎透明。
2017年3月6日

我们如何纪念肯尼斯•阿罗?

徐瑾:阿罗既奠定了古典经济学的基础,又能超越于此。是少年得志的他还是年老狐疑的他,更能代表经济学未来走向?
2017年2月23日

特朗普时代:以全球化共同体消解时代断裂

徐瑾:战后体制逐渐瓦解,全球化遭遇挫折;经济不平等引发公共债务扩大与政治民粹主义,民主制度维持受到挑战。
2017年1月22日

2017:中国经济的两朵乌云

徐瑾: 今年是共识瓦解的一年,这为明年带来不确定性;中国经济有两朵乌云:债券市场风险与中美贸易风险。
2016年12月27日

2016的中国纠结:贬值凶猛与汇率迷思

徐瑾:如何理解当下人民币的贬值趋势?进入2016年岁末,人民币连续走低,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创下8年低位。
2016年12月1日

特朗普兴起与后现代奇里斯马效应

徐瑾:我们可能正处在全球化的断层线上。特朗普的成功,算是给各路精英上了一课。变化已经发生,主流精英应该多聆听普通大众的不满。
2016年11月9日

中国经济的改革共识在何处?

徐瑾:中国经济究竟处于什么历史位置?改革为何难?当前全球趋势之一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双向纠结越发明显,这并不单单是中国特色。
2016年10月17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呼唤严谨客观研究

抛开意识形态,产业政策只是政策工具。多数发达与发展中国家都得到广泛运用的产业政策值得中国学者认真对待。
2016年10月12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产业政策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郑志刚:如果通过这次争论,能使越来越多的公众意识到,产业政策的边界与科学审批程序及评价,其意义将如同争论本身一样重要。
2016年9月29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情感与主义

徐瑾:张维迎林毅夫之争,既是杨小凯追思会争论的延续,更是后发与后发劣势之争回响。举国关注暴露民众集体焦虑,可谓后发国家转型痉挛。
2016年9月27日

中国大城市的美丽与哀愁

徐瑾:杨改兰一家的悲剧揭示:小地方蝼蚁,不如大城市的蜉蝣。从驱赶农民工到驱赶中产,大城市趋势值得警惕。
2016年9月18日

北京折叠还是中国折翼?

徐瑾:在中国,每一次资产泡沫,最先感受到切身之痛的,注定是底层民众,至于高层,永远是在与泡沫共舞。
2016年8月25日

消失的民间投资,中国经济下一步?

徐瑾:中国经济依赖投资起家,为什么这一模式今天难以为继?中国下一步如何走?当下的中国相当于日本哪一年?
2016年7月25日

地王豪赌,经济安否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地王刷屏朋友圈到麻木,多空双方各有论证,房价已变为信仰之争。房价很大程度是信贷现象,当下猛烈上涨是在对赌未来经济走势。
2016年6月13日

“权威人士”定调L型,经济驶入何方?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权威人士为何再谈宏观经济?这一次定调基准是做减法,意味着未来宏观调控风向可能出现取舍。中国道路的未来出路在于改革端。
2016年5月10日

债转股之后,超发的货币怎么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中国,十多年前债转股被称为最后的晚餐,如今盛宴再来,看似银行企业双赢,但如何避免多数人为少部分利益集团买单?
2016年4月11日

上海最严楼市调控背后的“资产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上海楼市最严调控政策仍走入行政限制老路。为什么大家还在继续选择一线房地产?本质还是“资产荒”,各类风险坍塌之下,投资人的预期回报最终将面对经济减速的冲击。
2016年3月25日

中国债务红线背后三大隐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政府本身债务占比不算太高,风险大体可控,但中国债务风险要点在于企业债务,不仅在于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于其成因。
2016年3月22日

机器赢了,人类输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机对战无论胜负如何,AlphaGo已经证明了自己;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但未必需要末日恐慌。在规则不确定之下如何应对,可能正是人类的优势所在。
2016年3月11日

降准不是印钞,宽松并非原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全球印钞者共识或是宽松,海外继续负利率,国内则会加大放松。在保增长和保汇率之间,央行最终需要做出艰难选择。
2016年3月1日

周小川回答了什么与没回答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周小川最有价值的三句话透露了什么信号?对人民币的乐观情绪能够维持多久?“印钞者”能否稳定市场,最终取决于能否与市场良好互动,引导预期与顺应趋势是央行的两只手。
2016年2月15日

BAT大战:春节红包的洗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互联网江湖没有定律,唯一的定律或许就是没有屹立不倒的巨头。在政治教化与BAT红包的双重洗礼之中,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这几乎可以折射出中国社会最新处境,商业与政治的和谐共谋酿就了新的转型景观。
2016年2月10日
1234››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