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人

万科遭遇野蛮人,一切只是开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宝能系与王石的对峙一触即发,这也是不同企业文化之间的冲撞。我们更期待看到一场透明公正的收购大战,它将改写中国金融史。那么为何此刻出现了杠杆收购热潮?高杠杆下的赌局风险何在?
2015年12月18日

中国转型为何需要诺思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多数国际经济学家并不真正了解中国,但诺思的研究却能指引中国转型。国家为何兴起?暴力如何终结?法治如何到来?从英美再到中国,都脱离不开诺斯的框架。
2015年12月7日

需求端,供给端,还是改革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供给经济学骤然走红,它能拯救中国经济吗?如不对以往无效投资进行痛苦清洗,那么不足以解决经济固疾,要点在于改革端。
2015年12月2日

人民币加入SDR:一场事先张扬的爱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民币需要SDR,SDR也需要人民币。进入SDR更多一份责任,而不是权力。中国回归国际金融体系将是未来趋势,SDR只是预演。
2015年11月20日

“十三五”:神曲中的中国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 “十三五”规划可以看作是“中国梦”的意志在经济领域的体现,即维持中高速增长。目前的首要目标不是统计局数据,而是避免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回顾历史,中国能够得到什么启示?
2015年11月4日

中国经济没那么差?

中国经济已成全球热点,官方公布三季度GDP6.9%,第四季度能否反弹争议颇多。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认为,应该建立有中国制度特征的经济模型。
2015年10月19日

借TPP倒逼中国二次开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对中国而言,真正的问题并非如何迎头痛击TPP,相反,TPP制度框架可起到珍贵的参照系作用。中国应抛弃冷战思维,以此作为再次改革的动力。
2015年10月9日

人民币保卫战:量与价的双重博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未来人民币保卫战,将陷入价与量的纠结与博弈。汇率为地,储备为兵,兵在则地在,兵亡则地失,人民币最终对赌的是人心与基本面。
2015年9月30日

人民币贬值三重冲击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全球资本回潮加剧的状态下,人民币贬值将是大事件。中国央行必须不仅考虑政策的第一层次影响,还必须考虑其产生的第二冲击波,甚至第三冲击波。人民币汇率也存在类似高估泡沫,央行对此采取行动十分有必要,但前车之鉴不远,央行也必须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风险,做好万全应对。
2015年8月12日

中国人为何关注FT出售交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FT被日经收购在中国引发诸多关注,这其实映射中国媒体转型的集体焦虑。严肃新闻是否还有未来?谁将在变化中获得终极反脆弱性?
2015年7月27日

互联网金融搅拌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意味着行业洗牌来临。互联网与资本的结合,带来了空前的想象空间与创造热情,也彻底搅拌社会生态和各个阶层,这是中国的沸腾年代。
2015年7月22日

中国股灾会影响实体经济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股市暴涨暴跌与实体经济的症结都在于杠杆,未来中国去杠杆之路是日本道路还是韩国道路?信息没有充分暴露之前,贸然断言乐观或带来误导。
2015年7月16日

中国应为金融冲击未雨绸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世界目光聚焦希腊之际,中国A股却在数周之内由牛转熊,蒸发财富超过十倍希腊GDP。如今,人们注意力转向A股救市之际,海外人民币汇率以及大宗商品市场已经起了变化。这意味着什么?
2015年7月8日

强力救市?还是末日清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任由股市下挫必然股灾深重,强力托市则可能酿成更大的泡沫。这次中国关于是否救市的大讨论,不啻于一次关于如何防范和挽救经济危机的预演,而中国股市与中国经济的核心症结可谓神似。
2015年7月6日

中国股市:中国人的造富之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暴跌是行情转折的开始还是短暂回调?对投资者而言,酒过三巡离场固然可惜,但贪杯到音乐停止之后则很危险。
2015年5月29日

经济政策的人性基础

FT专栏作家沃尔夫:真正的人和富有远见且理性的“经济人”完全不同。我们感情充沛,不是精于计算的机器,理解这一点,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非常关键。
2015年1月20日

“微刺激”与“挤牙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经济下滑已成趋势,“微刺激”后,政策何去何从?比起通过短期政策熨平短期宏观波动,中国政府更应该尊重经济本身的运行规律。
2014年4月17日

以开放倒逼改革的自贸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上海自贸区面貌最终水落石出,其用意无疑是服务于中国新一届政府“以开放倒逼改革”的策略,甚至有望成为地方政府转变的重要契机。
2013年9月29日

解读李克强的“微刺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不刺激”曾被视作“李克强经济学”一大特色,最新出台的刺激措施是否背离了政策初衷?眼下中国人闻刺激则忧,闻消费则喜,实为误区。
2013年7月25日

央行该出手时应出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银行间市场最近成为关注焦点,一时之间,辟谣声明与小道消息齐飞,愁云惨雾与幸灾乐祸同在。银行间市场风波可谓一面镜子,揭示了宏观调控与金融市场间的纠结关系,经济固有症结难以依靠对金融市场的简单约束而解决,白芝浩为英国央行确立的原则至今适用。
2013年6月21日

中国经济学的痛点:学术,还是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旧的经济理论能否应对新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学的痛点与难点在于国际国内双重转折。中国经济学能否中国化?民国经济学家何廉的探索有何启示?未来经济学的“去魅”难以避免。
2015年9月21日

汇丰归来:环球网络的本地麻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汇丰表示做“中国的国际银行”,业务重心重返亚洲,汇丰总部是否再度搬回香港?回顾历史与现实,汇丰应该重新思考,对自身最有利的资源在哪里。
2015年6月11日

中国地方债置换:不是QE,胜似QE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地方债是财政改革核心,也被视为最大金融隐患,缘何置换方案如此低调?“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并非市场化,不罚“坏孩子”,谁来约束乱花钱之手?
2015年5月14日

楼继伟式悲观与中等收入陷阱焦虑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等收入陷阱如“新常态”等话语,代表了中国转型期的集体焦虑,未来中国面临着刘易斯拐点、人口拐点、债务周期三者的结合。
2015年5月6日

中国楼市调控转向背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房贷放松及地方债务收紧,不仅关乎楼市变化,更代表中国经济政策的基调变化;楼市或中国,纸面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巨大的空白。
2014年10月14日

人民币迷局与楼市拐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民币升值曾是房地产泡沫坚挺的大背景,近日有所变化。楼市步入十字路口,不仅长期人口周期与短期涨跌周期重叠,也与宏观经济的转向纠结。
2014年2月27日

民营银行的红海风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民营银行概念被热捧,风险几何?民间资本热情,根本仍在于牌照诱惑及话语权。规避风险意味着制度建设,金融改革应该从“基础设施”建设入手。
2013年10月15日

上海自贸区应该做“减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上海自贸区与金融42条引发诸多关注,中国的地区间竞争不应该再重复招商引资老路,特区模式是做加法,而自贸区则更多是做减法。
2013年8月30日

拆解“中国盒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理解中国经济的前因后果,有助于厘清思路,看到更远的未来。在《中国经济怎么了》一书中,我也试图拆解“中国盒子”,拼接出相对完整的中国经济景观。
2013年8月2日

小时代的柳传志和曾成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在中国,懂政治是妥协,不谈政治也是妥协。如无程序正义与司法公正,曾成杰及柳传志,或都难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3年7月17日

李克强经济学,走走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李克强经济学出口转内销,内涵如何解读?“不刺激、去杠杆、结构性改革”的解决方案难言定型,李克强经济学尚在建构之中。
2013年7月4日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