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经济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如何研究中国经济与在中国做经济研究?

邹至庄:我认为,在中国研究经济,也会受到中国环境的影响。中国的环境包括30多年来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
2016年11月7日

应对留守儿童问题需多管齐下

冯帅章、张晓: 留守儿童问题是特有现象,根本原因在于以户籍为基础的老体制和经济社会新现实之间的不协调。
2016年10月31日

耶伦在反思什么?

邵宇:美联储主席认为,长期总需求低迷会导致潜在供给下降,以此为货币大宽松和凯恩斯式财政刺激政策辩护。
2016年10月25日

“全球知识分子”赫希曼:早年生活和思想探索

韦森:赫希曼是从人类社会观念史大背景中思考现实世界问题的思想家,他留下的是关于人类社会如何运作的观念。
2016年10月21日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出租车

万喆:从科斯到哈特,经历了经济学理论的许多争论与变革。当人们在确定中摸索,发现不确定才是真正的科学。
2016年10月19日

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中国有何启发?

徐瑾:市场与企业是契约运作的过程与结果,2016年诺奖得主哈特与霍姆斯特姆的贡献可视为打开黑箱的努力。
2016年10月11日

平庸当道的世界会发生什么?

哈福德:在一个腐朽的经济里,平庸主导一切。就像是一场合谋,牺牲他人利益,心照不宣地默许粗制滥造。
2016年9月20日

让“算法”助你提高效率

我们都有过忙乱但一事无成的日子。能从计算机原理借鉴什么解决方案?答案是我们至少可以少打断自己。
2016年8月29日

如何举办一届盈利的奥运会?

哈福德:如今,举办一场奥运会的成本至少要100亿美元,实现盈利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倒也未必。
2016年7月13日

足球的悬念

王军:足球的魅力体现在悬念上。借助大规模场景,足球的胜负悬念在无数现场和电视机观众面前,被一一撩开。
2016年7月8日

“死狗”凯恩斯:纪念《通论》发表80周年

凯恩斯的幸运与不幸都在于,人们只通过教科书来了解其思想。在举国通说“供给侧”时,也许只有“死狗”凯恩斯才能拯救我们。
2016年6月23日

如何解决难民安置问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不同地方的容纳能力不同,难民家庭本身也有不同的技能、需求和意愿,要实现两者的最佳匹配,就要用上一点经济学了。
2016年6月3日

中国学者呼吁加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

一群中国学者表示,中国大学生须停止被西方经济学原理洗脑
2016年6月2日

要命,还是要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确保生命安全的增长是中国需要的模式,不仅因为它比其他提法更强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且因为这是一种长期、连贯和站得住脚的增长理念。
2016年4月26日

“客观”只是一种错觉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是客观中立的,既无偏见,也无错漏,和自己看法不一致的人一定受到了误导。事情真是如此吗?
2016年4月11日

疫苗经济学ABC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家对疫苗问题进行过大量研究,得出过许多有趣结论,其中一些对公共卫生政策具有重大影响。中国对疫苗问题也决不可掉以轻心。
2016年4月6日

如何更好地预测?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看到一个人在阅读英国《金融时报》,你觉得他更有可能是一位博士,还是没有大学学位的人?如果你的答案是前者,你可能已经犯了错误。
2016年3月17日

从经济学角度看待媒体属性

夏春:探讨媒体的倾向性问题,需要有客观的衡量指标和准确的统计检验。但寻找客观的衡量指标的难度很大,研究者本身也可能带着主观色彩去判断媒体立场。
2016年3月9日

两性“差别”的文化根源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研究表明,文化是造成两性行为方式差别的重要原因。但认定两性存在天生差别的错误观念可能不断延续、强化,导致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
2016年2月16日

林毅夫:寻找中国的发展“真经”

世人皆知林毅夫是“国家智囊”,但若不了解其分析框架,只会徒增误解。如今,林毅夫自创的新结构经济学雏形已现,他希望用这套理论帮助发展中国家避免西学陷阱。
2015年12月21日

FT中文网年度好文推荐:宏观经济

2015年中国经济备受关注。岁末时刻,我们精选了FT中文网这一年在宏观经济方面的精彩佳文,并再次回顾2015年初FT专栏作家们对今年经济大势的预测。
2015年12月21日

中国转型为何需要诺思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多数国际经济学家并不真正了解中国,但诺思的研究却能指引中国转型。国家为何兴起?暴力如何终结?法治如何到来?从英美再到中国,都脱离不开诺斯的框架。
2015年12月7日

释放P2P的经济价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从经济学上说,P2P市场非常值得拥有。它们有实实在在的经济价值,监管者应当研究如何释放价值,而不是试图通过立法扼杀这些市场。
2015年10月13日

智能手机时代的生产率奇迹

FT专栏作家凯:过去10年的技术进步将家庭(而非企业)的效率提高到一个不同寻常的高度,这对政府的传统经济统计框架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2015年9月21日

中国特色与中国经济研究

中国经济学家钱颖一:经济学创新是基于深入分析的创新。中国特色客观存在,如何解读则大有学问;停留在表面的中国特色上而无深入分析很难说服人,过度强调中国特点反而使得中国故事变成特例。
2015年9月14日

经济学家如何进行经济预测?

FT中文网撰稿人夏春:四位经济学家关于毛氏时代经济研究引发诸多讨论,新闻热点和学术关注点有何不同?经济学界如何看待文革遗产?为什么大多数人热衷于追逐专家预测?
2015年8月18日

经济学为何仍由男性主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仍不能明确为何经济学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专业领域,但如果我们无法让占世界一半人口的女性和经济学建立关系,我们就有麻烦了。
2015年12月18日

有为政府与中国宏观政策

香港科技大学王勇: 钱颖一批评民间面对减速就呼唤政府帮忙,出台刺激政策。能否责怪对政府“有为”的期待? “有为”不仅包括拯救市场失灵,还包括把不该管的手缩回来。
2015年11月2日

经济学家的训练与工作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经济学是一种科学,不是一种主义。经济学家用科学方法研究和解释经济的现象,成功的经济学家创新理论,但资深经济学家不一定能做政策建议。
2015年10月22日

好的纳什均衡和坏的纳什均衡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纳什和博弈论如何变革了经济学?如何用纳什均衡来解释制度?一个社会人们越是有积极性从事重复博弈,人们就越愿意合作。
2015年9月22日

中国经济学的痛点:学术,还是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旧的经济理论能否应对新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学的痛点与难点在于国际国内双重转折。中国经济学能否中国化?民国经济学家何廉的探索有何启示?未来经济学的“去魅”难以避免。
2015年9月21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