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经济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中国有何启发?

徐瑾:市场与企业是契约运作的过程与结果,2016年诺奖得主哈特与霍姆斯特姆的贡献可视为打开黑箱的努力。
2016年10月11日

平庸当道的世界会发生什么?

哈福德:在一个腐朽的经济里,平庸主导一切。就像是一场合谋,牺牲他人利益,心照不宣地默许粗制滥造。
2016年9月20日

让“算法”助你提高效率

我们都有过忙乱但一事无成的日子。能从计算机原理借鉴什么解决方案?答案是我们至少可以少打断自己。
2016年8月29日

如何举办一届盈利的奥运会?

哈福德:如今,举办一场奥运会的成本至少要100亿美元,实现盈利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倒也未必。
2016年7月13日

足球的悬念

王军:足球的魅力体现在悬念上。借助大规模场景,足球的胜负悬念在无数现场和电视机观众面前,被一一撩开。
2016年7月8日

“死狗”凯恩斯:纪念《通论》发表80周年

凯恩斯的幸运与不幸都在于,人们只通过教科书来了解其思想。在举国通说“供给侧”时,也许只有“死狗”凯恩斯才能拯救我们。
2016年6月23日

如何解决难民安置问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不同地方的容纳能力不同,难民家庭本身也有不同的技能、需求和意愿,要实现两者的最佳匹配,就要用上一点经济学了。
2016年6月3日

中国学者呼吁加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

一群中国学者表示,中国大学生须停止被西方经济学原理洗脑
2016年6月2日

要命,还是要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确保生命安全的增长是中国需要的模式,不仅因为它比其他提法更强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且因为这是一种长期、连贯和站得住脚的增长理念。
2016年4月26日

“客观”只是一种错觉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是客观中立的,既无偏见,也无错漏,和自己看法不一致的人一定受到了误导。事情真是如此吗?
2016年4月11日

疫苗经济学ABC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家对疫苗问题进行过大量研究,得出过许多有趣结论,其中一些对公共卫生政策具有重大影响。中国对疫苗问题也决不可掉以轻心。
2016年4月6日

如何更好地预测?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看到一个人在阅读英国《金融时报》,你觉得他更有可能是一位博士,还是没有大学学位的人?如果你的答案是前者,你可能已经犯了错误。
2016年3月17日

从经济学角度看待媒体属性

夏春:探讨媒体的倾向性问题,需要有客观的衡量指标和准确的统计检验。但寻找客观的衡量指标的难度很大,研究者本身也可能带着主观色彩去判断媒体立场。
2016年3月9日

两性“差别”的文化根源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研究表明,文化是造成两性行为方式差别的重要原因。但认定两性存在天生差别的错误观念可能不断延续、强化,导致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
2016年2月16日

林毅夫:寻找中国的发展“真经”

世人皆知林毅夫是“国家智囊”,但若不了解其分析框架,只会徒增误解。如今,林毅夫自创的新结构经济学雏形已现,他希望用这套理论帮助发展中国家避免西学陷阱。
2015年12月21日

FT中文网年度好文推荐:宏观经济

2015年中国经济备受关注。岁末时刻,我们精选了FT中文网这一年在宏观经济方面的精彩佳文,并再次回顾2015年初FT专栏作家们对今年经济大势的预测。
2015年12月21日

中国转型为何需要诺思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多数国际经济学家并不真正了解中国,但诺思的研究却能指引中国转型。国家为何兴起?暴力如何终结?法治如何到来?从英美再到中国,都脱离不开诺斯的框架。
2015年12月7日

释放P2P的经济价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从经济学上说,P2P市场非常值得拥有。它们有实实在在的经济价值,监管者应当研究如何释放价值,而不是试图通过立法扼杀这些市场。
2015年10月13日

智能手机时代的生产率奇迹

FT专栏作家凯:过去10年的技术进步将家庭(而非企业)的效率提高到一个不同寻常的高度,这对政府的传统经济统计框架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2015年9月21日

中国特色与中国经济研究

中国经济学家钱颖一:经济学创新是基于深入分析的创新。中国特色客观存在,如何解读则大有学问;停留在表面的中国特色上而无深入分析很难说服人,过度强调中国特点反而使得中国故事变成特例。
2015年9月14日

经济学家如何进行经济预测?

FT中文网撰稿人夏春:四位经济学家关于毛氏时代经济研究引发诸多讨论,新闻热点和学术关注点有何不同?经济学界如何看待文革遗产?为什么大多数人热衷于追逐专家预测?
2015年8月18日

资本主义的道德困境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大起大落的商业和金融周期是资本主义的永久特征。最近中国股市的暴涨暴跌说明,在中国驯服资本主义野兽和在西方一样棘手。但更为根本的是合法性问题,这涉及贪婪在推动经济增长中的主导作用。
2015年7月21日

茅于轼:哈耶克经济学的中国意义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哈耶克经济学对中国最大的启示就是必须破除计划经济残余;只有建立了真正以保障个人自由为核心的法治社会,才能实现持续繁荣和长治久安。
2015年7月17日

经济学为何仍由男性主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仍不能明确为何经济学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专业领域,但如果我们无法让占世界一半人口的女性和经济学建立关系,我们就有麻烦了。
2015年12月18日

有为政府与中国宏观政策

香港科技大学王勇: 钱颖一批评民间面对减速就呼唤政府帮忙,出台刺激政策。能否责怪对政府“有为”的期待? “有为”不仅包括拯救市场失灵,还包括把不该管的手缩回来。
2015年11月2日

经济学家的训练与工作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经济学是一种科学,不是一种主义。经济学家用科学方法研究和解释经济的现象,成功的经济学家创新理论,但资深经济学家不一定能做政策建议。
2015年10月22日

好的纳什均衡和坏的纳什均衡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纳什和博弈论如何变革了经济学?如何用纳什均衡来解释制度?一个社会人们越是有积极性从事重复博弈,人们就越愿意合作。
2015年9月22日

中国经济学的痛点:学术,还是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旧的经济理论能否应对新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学的痛点与难点在于国际国内双重转折。中国经济学能否中国化?民国经济学家何廉的探索有何启示?未来经济学的“去魅”难以避免。
2015年9月21日

人大校长:经济学教育的中国式反思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在《高端视点》中对中国的经济学教育进行了反思。他透露的几点信息很有趣:一是海归教师要参与“国情教育计划”,二是今年招生中党史专业比往年更火。
2015年8月10日

如何用模型分析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计量经济学家常用统计数据来估计模型参数。模型可分析和了解经济的运作,也可用来作经济预测。西方经济模型是否适用于中国经济?
2015年6月25日

在科斯墓前

美国学者王宁:科斯暮年把时间和精力慷慨地留给了中国。如果中国经济学人系统跟踪和分析市场经济在中国的演变,科斯心中的经济学革命或在中国拉开帷幕。
2015年5月20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