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学生呼吁经济学课程改革

经济环境和经济学本身已发生了很大变化,经济学课程设置却仍一成不变,与现实脱节。一些学生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呼吁大学改革经济学教学模式。
2014年5月26日

皮凯蒂在美国人气爆棚

FT专栏作家邰蒂:法国经济学教授皮凯蒂的人气固然是因其《21世纪的资本》研究水准极高,还因为该书揭示了美国梦正日益成为神话的实情。
2014年5月15日

容忍失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和计划体制比,市场经济可能会犯更多错误,但再怎么也不会带来计划体制下的灾难后果。金融危机是大错,但和计划体制下的大饥荒相比呢?
2014年5月5日

看不懂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FT专栏作家约翰•凯: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奖结果,好比是把物理学奖同时颁给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托勒密,以及证伪此学说的哥白尼。
2013年10月23日

有效市场假说何以赢得诺贝尔奖?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法玛教授认为金融市场是有效的,有效市场已经反映了一切已知信息,所以每天的股价变动和昨天专家的预测没有任何关系。
2013年10月16日

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有效”分享

法玛、席勒和汉森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听上去有些荒谬,法玛是“有效市场假说”之父,而席勒是该假说最著名的批评者,但两人同获此奖并非没有道理。
2013年10月15日

我与岭南大学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回顾岭南大学的发展,回顾其他中国大学经济与管理学教育的发展,有两点经验值得我们注意。
2014年7月8日

杨小凯:经济学家抑或思想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今天是杨小凯逝世十周年。作为思想者的杨小凯与作为经济学家的杨小凯,学术与思想如何取舍定位?“中国向何处去”的追问,仍在追求共识之中。
2014年7月7日

杨小凯的工作有多重要?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学者党国英:杨小凯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华人经济学家,他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继承性是无可怀疑的;在掂量这位天才的时候,也不要拿错了天平。
2014年7月7日

来自现实与服务现实的经济学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经济学理论最重要的是其内在逻辑体系,现代经济学对中国改革究竟有什么影响?经济学界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都比较极端。
2014年6月17日

经济学该怎么教?

FT专栏作家凯:今年,30个国家的65个学生团体创建“国际学生经济学多元化倡议行动”。任何其他学科的学生都没有如此表达对教学的不满。
2014年5月30日

经济学的要务与创新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有光:中国经济学界第一要务并不是理论创新,而是先精读正统经济学,把它用于解释现实世界,提出合适的政策建议。
2014年5月27日

市场理性选择和道德同理心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孙涤:《21世纪的资本》直捣本世纪愈走愈偏的利益分配问题:资本财富性收益急速增长并挤占劳动性收入。这一困境与中国直接相关,值得关注。
2014年5月22日

中国经济学人的新课题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孙涤:如何在全球舞台的大规模博弈中掌握话语权,如今已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课题。怎样争取成为规则的制定者,中国经济学人责无旁贷。
2014年4月3日

亲密爱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经济学家凯恩斯和他那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是同性恋。但1921年他爱上了莉迪亚,一个波希米亚风格的俄罗斯舞女,还最终和她厮守到老。
2014年3月17日

经济学家没有“水晶球”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与其过度依赖极不靠谱的预测,我们不妨采用“应变规划方法”。例如,与其问“会发生什么?”不如问“如果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做?”
2014年2月6日

不存在什么“经济学方法”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经济学不是一种方法,而是一门学科。决定这门学科的,是它打算解决的问题,而非它使用的技术。
2014年2月4日

经济学为何遭遇不满

伦敦大学学院经济学教授卡林:与工程或考古专业的同学相比,一头扎进经济学的学生并不能更好地解释欧元区危机或持续失业的原因时,他们很没面子。
2013年11月22日

有效市场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经济学家对股价的变动感兴趣,但他们还是赚不了钱。理由何在?这与本年三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贡献也有关。
2013年11月4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我要是站在肯尼斯•阿罗面前,可能会紧张得说不出话。但要是走进乔治•施蒂格勒的办公室,可能会很快放松下来,甚至还敢鼓足勇气开个玩笑。
2013年10月28日

从法马和席勒悟投资

FT投资编辑奥瑟兹:法马与席勒的理论观点相反,二者都不完美。但综合法马和席勒的理论,可以得出明确的投资计划,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模式。
2013年10月24日

理解快乐的六大误区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黄有光:快乐是人生最终目的,因而也应该是公共政策的最终目的;快乐是很基本的感受,有普世性与跨物种性。
2013年7月30日

读懂达尔文

FT专栏作家凯:将进化概括为“适者生存”造成一种误解。进化是适应的过程,而非改进的过程。生存下来的物种并非最优,只是最适合。这也是商业策略成功、机构高效运转以及个人发展的关键。
2013年7月11日

我的老师弗里德曼(三)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弗里德曼教我如何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并制定一个简单的假设来解释一个看似很复杂的问题。他对自由市场很有信心,相信它能解决几乎所有的经济问题。
2013年7月10日

从供给侧推动中国改革

滕泰、冯磊、彭振洲:中国市场经济体系已基本确立,但行政部门人为制造“供给短缺”、从中获取超额稀缺性溢价的现象仍普遍存在,这直接侵害了广大民众利益。
2013年6月28日

现代经济学的中庸之道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秉持温和、不偏不倚的中间路线,或许是现代经济学最重要的本质特征。经济学家眼中的理想不同于普通人,植根于现实、中庸、实用的土壤。
2013年6月26日

现代经济学的真理在哪里?

FT专栏作家布里坦:《重新发现古典经济学》认为,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我们无法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一组目标上。
2013年6月18日

布坎南:终生反对特权的经济学家

牛津大学政治学教授伊恩•麦克莱恩:刚逝世的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不仅毫不留情地抨击凯恩斯主义的谬误,对芝加哥学派的错误观点也毫不手软。
2013年1月11日

从经济价值走向道德价值

天则经济研究所盛洪:茅于轼先生对自由主义做了重要补充:文明的真正含义并不是技术优越性,而是当人们具有资源、技术和制度优势时,不滥用此优势的道德力量。
2012年12月25日

何为“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中国如果想实现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长,就必须制度先行,预防并根治各级官员的浮夸动机,同时让穷人更多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
2012年12月18日

“新结构经济学”新在哪里?

中国经济学者赵洪春: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为廓清新自由主义与“华盛顿共识”政策药方的迷雾提供了可能,有潜力在更一般意义上讲清国家干预和市场机制的边界。
2012年12月17日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