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学生呼吁经济学课程改革

经济环境和经济学本身已发生了很大变化,经济学课程设置却仍一成不变,与现实脱节。一些学生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呼吁大学改革经济学教学模式。
2014年5月26日

皮凯蒂在美国人气爆棚

FT专栏作家邰蒂:法国经济学教授皮凯蒂的人气固然是因其《21世纪的资本》研究水准极高,还因为该书揭示了美国梦正日益成为神话的实情。
2014年5月15日

容忍失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和计划体制比,市场经济可能会犯更多错误,但再怎么也不会带来计划体制下的灾难后果。金融危机是大错,但和计划体制下的大饥荒相比呢?
2014年5月5日

看不懂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FT专栏作家约翰•凯: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奖结果,好比是把物理学奖同时颁给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托勒密,以及证伪此学说的哥白尼。
2013年10月23日

有效市场假说何以赢得诺贝尔奖?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法玛教授认为金融市场是有效的,有效市场已经反映了一切已知信息,所以每天的股价变动和昨天专家的预测没有任何关系。
2013年10月16日

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有效”分享

法玛、席勒和汉森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听上去有些荒谬,法玛是“有效市场假说”之父,而席勒是该假说最著名的批评者,但两人同获此奖并非没有道理。
2013年10月15日

梯若尔:经济学的莫扎特

上海财经大学赵克锋:很难说谁熟悉诺贝尔经济学奖最新得主梯若尔的各种贡献,这跟其多产和抽象有关。但以国外标准引导中国经济学是否最优?
2014年10月24日

法国学者梯若尔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梯若尔对驯服寡头垄断的研究,推动并改变了监管方式
2014年10月14日

FT社评:经济学课程须与时俱进

金融危机过后,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要求改革教学大纲,认为现行大纲维系了一种自私的资本主义。为此,牛津大学设计的一份新教学大纲正在试点。
2014年9月30日

贪腐整治的解决之道

美国华裔经济学家孙涤:运用成本效益的经济分析来说明贪腐有违“经济理性”,“晓之以厉害”能否有效解决贪腐?经济分析的方法应当承担起更多的公义责任。
2014年9月24日

杨小凯的贡献到底何在?

杜克大学教授高柏:今年纪念杨小凯的活动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引发了一场辩论,但遗憾的是,这位做出杰出贡献的经济学家只被当成思想家来谈论。
2014年9月22日

写了一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我写作的主题有两个,一是对经济学的反思,另一个向历史学习,人真的是很容易忘事的物种,我们大部分感受都来自于这一代人的亲身体会。
2014年9月22日

哈耶克与凯恩斯的论战(三)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哈耶克向凯恩斯发起了理论挑战,主要是因为理念、学理和对现实经济问题判断的分歧所致,而不是源自个人恩怨和情感不合。
2014年7月30日

哈耶克与凯恩斯的论战(二)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哈耶克与凯恩斯的第一次会面是在1928年伦敦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会议主题是“商业周期”。一见面,这两位高个子经济学家之间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辩。
2014年7月17日

哈耶克与凯恩斯的论战(一)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在20世纪30年代,在哈耶克与凯恩斯之间曾发生过一场影响深远的理论论战,不但推进了对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认识,也实际上催生了经济学理论中的“凯恩斯革命”。
2014年7月9日

我与岭南大学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回顾岭南大学的发展,回顾其他中国大学经济与管理学教育的发展,有两点经验值得我们注意。
2014年7月8日

杨小凯:经济学家抑或思想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今天是杨小凯逝世十周年。作为思想者的杨小凯与作为经济学家的杨小凯,学术与思想如何取舍定位?“中国向何处去”的追问,仍在追求共识之中。
2014年7月7日

杨小凯的工作有多重要?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学者党国英:杨小凯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华人经济学家,他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继承性是无可怀疑的;在掂量这位天才的时候,也不要拿错了天平。
2014年7月7日

来自现实与服务现实的经济学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经济学理论最重要的是其内在逻辑体系,现代经济学对中国改革究竟有什么影响?经济学界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都比较极端。
2014年6月17日

经济学该怎么教?

FT专栏作家凯:今年,30个国家的65个学生团体创建“国际学生经济学多元化倡议行动”。任何其他学科的学生都没有如此表达对教学的不满。
2014年5月30日

经济学的要务与创新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有光:中国经济学界第一要务并不是理论创新,而是先精读正统经济学,把它用于解释现实世界,提出合适的政策建议。
2014年5月27日

市场理性选择和道德同理心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孙涤:《21世纪的资本》直捣本世纪愈走愈偏的利益分配问题:资本财富性收益急速增长并挤占劳动性收入。这一困境与中国直接相关,值得关注。
2014年5月22日

中国经济学人的新课题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孙涤:如何在全球舞台的大规模博弈中掌握话语权,如今已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课题。怎样争取成为规则的制定者,中国经济学人责无旁贷。
2014年4月3日

亲密爱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经济学家凯恩斯和他那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一样是同性恋。但1921年他爱上了莉迪亚,一个波希米亚风格的俄罗斯舞女,还最终和她厮守到老。
2014年3月17日

经济学家没有“水晶球”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与其过度依赖极不靠谱的预测,我们不妨采用“应变规划方法”。例如,与其问“会发生什么?”不如问“如果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做?”
2014年2月6日

不存在什么“经济学方法”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经济学不是一种方法,而是一门学科。决定这门学科的,是它打算解决的问题,而非它使用的技术。
2014年2月4日

经济学为何遭遇不满

伦敦大学学院经济学教授卡林:与工程或考古专业的同学相比,一头扎进经济学的学生并不能更好地解释欧元区危机或持续失业的原因时,他们很没面子。
2013年11月22日

有效市场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经济学家对股价的变动感兴趣,但他们还是赚不了钱。理由何在?这与本年三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贡献也有关。
2013年11月4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帮要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我要是站在肯尼斯•阿罗面前,可能会紧张得说不出话。但要是走进乔治•施蒂格勒的办公室,可能会很快放松下来,甚至还敢鼓足勇气开个玩笑。
2013年10月28日

从法马和席勒悟投资

FT投资编辑奥瑟兹:法马与席勒的理论观点相反,二者都不完美。但综合法马和席勒的理论,可以得出明确的投资计划,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模式。
2013年10月24日

理解快乐的六大误区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黄有光:快乐是人生最终目的,因而也应该是公共政策的最终目的;快乐是很基本的感受,有普世性与跨物种性。
2013年7月30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