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美国两位学者分享诺贝尔经济学奖

美国学者阿尔文•罗思和劳埃德•沙普利荣获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们在“如何让不同的人为了互惠互利而走到一起”这个课题上的独立研究。
2012年10月16日

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下一步

《市场的逻辑》作者、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你如果可以设计一个市场经济,你就不需要市场经济。我们需要市场经济,恰恰因为我们不能设计。改革是人们不断积累而成的一个过程。
2010年11月16日

读懂达尔文

FT专栏作家凯:将进化概括为“适者生存”造成一种误解。进化是适应的过程,而非改进的过程。生存下来的物种并非最优,只是最适合。这也是商业策略成功、机构高效运转以及个人发展的关键。
2013年7月11日

我的老师弗里德曼(三)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弗里德曼教我如何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并制定一个简单的假设来解释一个看似很复杂的问题。他对自由市场很有信心,相信它能解决几乎所有的经济问题。
2013年7月10日

从供给侧推动中国改革

滕泰、冯磊、彭振洲:中国市场经济体系已基本确立,但行政部门人为制造“供给短缺”、从中获取超额稀缺性溢价的现象仍普遍存在,这直接侵害了广大民众利益。
2013年6月28日

现代经济学的中庸之道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秉持温和、不偏不倚的中间路线,或许是现代经济学最重要的本质特征。经济学家眼中的理想不同于普通人,植根于现实、中庸、实用的土壤。
2013年6月26日

现代经济学的真理在哪里?

FT专栏作家布里坦:《重新发现古典经济学》认为,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我们无法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一组目标上。
2013年6月18日

布坎南:终生反对特权的经济学家

牛津大学政治学教授伊恩•麦克莱恩:刚逝世的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不仅毫不留情地抨击凯恩斯主义的谬误,对芝加哥学派的错误观点也毫不手软。
2013年1月11日

从经济价值走向道德价值

天则经济研究所盛洪:茅于轼先生对自由主义做了重要补充:文明的真正含义并不是技术优越性,而是当人们具有资源、技术和制度优势时,不滥用此优势的道德力量。
2012年12月25日

何为“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中国如果想实现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长,就必须制度先行,预防并根治各级官员的浮夸动机,同时让穷人更多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
2012年12月18日

“新结构经济学”新在哪里?

中国经济学者赵洪春: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为廓清新自由主义与“华盛顿共识”政策药方的迷雾提供了可能,有潜力在更一般意义上讲清国家干预和市场机制的边界。
2012年12月17日

经济学家眼里的永恒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莫扎特等音乐家创作了不朽的艺术,实现了永恒,而发现艺术表演相对成本上升规律的经济学家鲍莫尔,也以“立言”实现了不朽。
2012年11月27日

美容:投资还是消费?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汉默许通过调查发现,整容是不划算的。当有研究告诉我们,美容不是投资,而是消费,你还会美容吗?
2012年11月13日

为什么要建立人文经济学?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一百年前数学进入经济学后,使经济学过于偏向纯自然科学,失去了应该有的人文精神。为了纠正这个偏差,建立“人文经济学”是必要的。
2012年10月31日

FT社评:完美匹配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意义在于,两位获奖者让看上去抽象又毫无意义合作博弈论,在现实环境中找到了用武之地。
2012年10月17日

再论小型电子计算机在美国的需求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我在1967年发表的文章成功地解释了大型电子计算机在美国的总存量需求,本文力图证明:同样的模型可应用到小型电子计算机的总存量需求。
2012年8月30日

让动物启示人类合作

FT专栏作家邰蒂:人们假定,经济生活像动物王国一样,由个体的求生本能和盈利动机驱动,但伦敦金融城资深律师克里斯普认为这是错误的。
2012年8月13日

小型电子计算机需求的经济学分析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微观经济理论可以解释不同时代与不同国家的经济现象;从美国小型计算机需求的案例来看,宏观经济理论也可如此。
2012年8月2日

我是如何与别人合作的?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从担任中美经济教育和研究委员会美方主席等经验来看,我始终奉行一项原则:选择志趣相投的人合作,如此成功也是必然。
2012年5月18日

经济学家须先“识马”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经济学家德文斯说,如果一位经济学家想研究马,他会走进书房,思考“如果我是一匹马,我会做什么?”经济学家的模型常不以实地观察为基础。
2011年12月25日

经济学可以准确预测么?

美国普林斯顿教授邹至庄:当经济理论能够解释经济现象时,经济学家就能以此做出准确预测。正如良医能治愈疑难杂症一样,好的经济学家也能做出更精准的预测。
2011年12月6日

模型的流弊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现在许多部门喜欢使用预测模型,但他们输入模型的许多数据都是编造的,预测者可以通过刻意选择得到想要的预测结果。
2011年12月2日

一个世纪的背影——悼张培刚教授

张培刚被誉为发展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以弟子身份撰写悼文,回顾张先生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及其折射出的时代变迁。
2011年11月28日

经济模型中的两种预期理论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有两种假说来决定预期收入:部分调整假说以及理性预期假说。从台湾以及中国大陆的经验来看,当经济模型不能预期某些经济变量时,理性预期假说可能错误。
2011年11月14日

Lex专栏:诺贝尔奖没“恶搞”

在依靠经济模型预测前景的做法饱受质疑之际,将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以建模闻名的两位教授,让很多人意外。但将眼下美欧的经济问题归咎于模型,实在有失公平。
2011年10月11日

有效市场假设与经济预测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忽视有效市场假设是错误的;过于认真对待它也是错误的。市场价格反映了大部分信息,但不一定准确或完备。
2011年9月21日

危机与衰退是否会再来?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黄有光:金融危机是否重要,实际社会与经济理论认知存在巨大差异,背后症结何在?对比08年金融危机,全球经济能否走出黔驴技穷困境?
2011年9月19日

勿让决策伤害经济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政策制定者首先要做到,不要让政策对经济造成伤害。例如,西方国家的央行不应进一步上调短期利率;如果有可能的话,它们应悄悄让利率回归近零水平。
2011年8月19日

“嘲讽经济学”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哈福德:“跨国增长回归”颇受某些发展经济学家钟爱,人们用这种研究方法证明了大量统计学关系,不少甚至相互矛盾,直到一位博士生用这种方法得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
2011年8月18日

经济学家有什么用?

FT专栏作家约翰逊:经济学家都该开一家自己的公司,才能体验资本主义的挑战。没胆量这样做,可以去搞哲学,总比他们现在做的事有用。
2011年6月27日

财经记者不“内行”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经济学家们的声誉时好时坏,没必要过于在意。但在新闻界,经济新闻报道者的确面临挑战,应提升记者们经济学基本功。
2011年3月31日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