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2019年7月4日

普京称自由主义已经过时

普京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对欧美的民粹主义运动大唱赞歌,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力量已经过气。
2019年6月28日

欢迎品尝自由主义“自助餐”

赫拉利:民粹主义和威权主义想要取用自由主义的一些要素,而将其余部分抛弃,这种做法可能让自由主义彻底崩溃。
2019年5月15日

加密货币是一种自由主义幻想

沃尔夫:货币和金融活动依赖于信任,不能任由在加密货币世界中显现的贪婪和狂热来左右货币和金融领域的发展。
2019年2月15日

纳粹“桂冠法学家”的作品再度流行

拉赫曼:几十年里,卡尔•施米特的思想曾被广泛认为是不可接受的,但近年世界各地对他的著作重新产生了兴趣。
2019年2月12日

让新西兰“幸福预算”成为全球榜样

阿德恩:新西兰政府将提交世界上首份“幸福预算”,因为我相信,更具同情心的国内政策能够战胜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的虚假承诺。
2019年1月28日

现代自由主义危机源于市场力量

明肖:任何不顾60%的家庭的制度最终都会失败。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自由主义即将因为市场力量而失败。
2019年1月2日

拯救自由民主制度

沃尔夫:自由民主制度是个人自由和公民行动的脆弱综合体。当今,我们必须恢复这两大要素之间的平衡。
2018年9月29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四)

许章润:华夏文明之法意泱泱,于安顿自家生活的同时,提供中国法律文明的普世意义,既是可欲的,也是必需的。
2018年9月25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三)

许章润:置身近代中国大转型格局,重塑政体、在立国实践中提炼优良政体这一荦荦大端,尚未完成,依旧有待努力。
2018年9月21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二)

许章润:中国今天所缺,不仅是经济民生与国族富强,而且,政治必须上轨道,民主法治终要落地华夏,才算初见成效。
2018年9月20日

政基于德,治本乎法——关于法律、政体与文明的对话(一)

许章润:我们这拨学人出生于50、60年代之交,个人经历与集体遭际,内心跌宕与社会进程,均烙上那个时代的深刻印记。
2018年9月19日

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下)

荣剑:许多新儒学者退回到“以经术缘饰吏治”,选择与国家主义全面合作;而原本可以抵御国家主义的自由主义阵营,政治上仍远不够成熟。
2018年8月1日

特朗普与自由世界秩序之间的战争

沃尔夫:特朗普不是帕默斯顿,现在也不是19世纪中期。特朗普在无知和怨恨驱动下采取的做生意似的方式将带来灾难。
2018年7月5日

特朗普引领全球民族主义抬头

拉赫曼:国际民族主义运动正在崛起,世界各地的民族主义者似乎正在联起手来,但“民族主义国际”本质上就不稳定。
2018年7月2日

当今时代的意识形态之战

桑德布:2018年全球自由主义阵营与反自由主义阵营将正面对抗,前者若想获胜必须证明现有秩序可为所有人服务。
2017年12月29日

巴西:世界自由秩序危机的一个缩影

拉赫曼:随着经济陷入危机、社会不平等加剧、腐败丑闻全面爆发,巴西选民越来越愤世嫉俗,日益陷入严重分化。
2017年9月1日

莫迪的非自由主义倾向威胁印度民主

瓦尔什尼:如果印度变成一个主要服务于多数印度教徒,同时处处针对少数民族和政府批评者的国家,那就太悲哀了。
2017年8月22日

反对民粹主义应注意策略

加内什:自由主义者反对民粹主义时,一定不能矫枉过正。他们不能无视、甚至蔑视选民对安全和身份认同的担忧。
2017年2月9日

无人出头“扛大旗”的时代

丁学良:这是一个缺乏有人敢于出头扛大旗的时代。这发生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真是令人唏嘘不已的超级悲喜剧。
2017年1月18日

情愿与否,默克尔都要扮演自由价值的守护人

FT社评:随着奥巴马离去,默克尔面临接过西方自由世界领导者斗篷的召唤,其实她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太多选择余地。
2017年1月13日

波兰:愤怒和分裂的圣诞节

政府限制媒体进入议会采访的举措激起反对党议员“占领”议会,一些反对党人士认为,让执政党完成4年任期不堪设想。
2016年12月30日

我向特朗普“认输”?

库柏:我是一名记者,一个大城市自由主义者,因此,我就是特朗普所说的他当选所造成的“最大输家”之一。
2016年11月22日

特朗普的美国与新全球秩序

福山: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将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在那个时代,美国对世界各地的人们而言就是民主的象征。
2016年11月21日

我无法对特朗普当选保持平静

沙玛:如果说珍惜民主体制意味着接受投票结果,那么这一点也预设了表达异议的权利,特别是对于这次美国大选。
2016年11月21日

毛主席逝世时不哭的后果

张小彩:毛主席逝世时,没有谁规定必须哭,可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不哭的危险,但我同学的爸爸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2016年11月4日

自由主义的道德观与国家观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自由主义不等于道德虚无主义,但真正的道德观念只有在自由交流的环境下才能建立起来,绝不可能通过国家强制和灌输来实现。
2016年1月18日

匈牙利:自由进程大逆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魏城:匈牙利曾经是社会主义阵营中的自由化改革先驱,如今却出现了“U型大转变”,原因何在?我决定去匈牙利看看,获得一些感性认识。
2015年8月7日

茅于轼:哈耶克经济学的中国意义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哈耶克经济学对中国最大的启示就是必须破除计划经济残余;只有建立了真正以保障个人自由为核心的法治社会,才能实现持续繁荣和长治久安。
2015年7月17日

哈耶克论自由的创造力

历史学者林毓生:在二十世纪以社会理论阐扬自由主义真谛的大家,当推博兰尼与哈耶克。他们的理论主要是建立在法治的观念之上,而其最重要的关键则是自由产生秩序的洞见。
2014年5月13日

洛克、财富与政府

美国美利坚大学研究生李华芳:当前中国无论穷人和富人都未得到充足保护。让穷人认为富人才是自己贫穷的根源,倒一直是统治者转嫁自身责任的好办法。
2012年4月17日
12››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