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莫用悲观眼光看待英国经济

Fulcrum资产管理公司戴维斯:在经济数据持续多年呈现悲观面貌之后,英国经济意外复苏。尽管有理由对此保持谨慎,但也理应满怀希望。
2013年9月10日

英国央行:超低利率将与失业率挂钩

新行长卡尼称,失业率降至7%之前,官方利率将保持在300年来的最低位
2013年8月8日

英国经济好转成全球亮点

7月综合采购经理指数升至59.5,为全球最高
2013年8月6日

FT社评:英国不应滥用“零时工”

“零时工”合同按工作时长支付劳务费,本是为了增加用工灵活性而设计,有时却成了某些企业剥削工人的手段。这类合同不应禁止,但工人的权利应得到更大保护。
2013年8月2日

通胀暂不会成为英国增长障碍

FT专栏作家布里坦:英国经济年增长率有望达到1%-4%,而通胀短期内没有抬头迹象。政府和央行应齐心协力,利用货币和财政杠杆,使增长率处于这个区间的高位。
2013年8月1日

一味减支救不了英国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我不认为公共部门花掉近一半的国民收入是理想状况。但英国应当推行根本性的改革,在关键决策上“还政于民”,而不是让财政部盯着各部门减支。
2013年7月22日

FT社评:英国不用担心外资收购

在外资的控制下,曾是英国公司的捷豹、路虎和迷你都在蓬勃发展,资本和技术的注入让它们起死回生。与此同时,回避外资的法国汽车公司却苦苦挣扎。
2013年7月16日

英国正在引领全球银行业改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金融危机过后,全球银行业的结构已呈现系统性脆弱。稳定还是改革让各国政府感到头疼。最终,它们大多没有尝试解决这对矛盾。在改革的道路上,英国迄今走得最远。
2013年7月4日

银行不能“大而不改”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银行业认为自己太重要,因此不宜改革。事实上,恰恰是因为银行业太过重要,所以它不能不改革。英国能够而且必须为银行业改革指明道路。
2013年7月3日

莫让政治动摇金融业信心

金融家罗斯柴尔德:对银行业的政治干预具有极大的破坏稳定的效果,目前很多监管措施在更大程度上源于政治动机,而不是对企业和金融的运作方式的了解。这很令人担忧。
2013年7月2日

研究:外资银行加剧英国金融危机

英国央行研究显示,在信贷紧缩最严重时期,外资银行放贷缩水近半
2013年6月17日

英国“逾50万人在饥饿中挣扎”

英国慈善机构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英国有逾50万人因失业、通胀和政府缩减福利开支而需求助紧急食物救济。它们呼吁英国国会对该国贫困问题展开调查。
2013年5月30日

英国为何不该紧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决定紧缩,好似踢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乌龙球,最终只能是自作自受,但IMF不敢这么说,只能说些毫无意义的建议。
2013年5月29日

FT社评:英国应优先修复国内银行

IMF指出,英国应更大幅度地削减当前开支,以扩大投资。眼下财政政策路线对英国经济是次要问题,复苏只能在金融和供应方面的政策中找答案。
2013年5月28日

保留英镑独立性的好处

FT专栏作家沃尔夫:英国的经验表明,货币与财政政策独立有好处,弹性汇率赋予英国自主权,但没有让英国实现经常账户调整,令人失望。
2013年4月28日

英国应如何继承撒切尔的遗产?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撒切尔夫人之后的英国经济比想象的要脆弱,拥有一个巨大的金融城、疲弱的国内制造业以及日益加剧的不平等。英国必须更积极采取行动,如推动投资和创新。
2013年4月18日

增加贷款不等于经济复苏

FT经济编辑贾尔斯:需要重新讨论信贷和复苏的关系。鼓励银行向企业发放贷款,需要在银行安全和贷款意愿之间做出短期权衡。但即便能找出最佳平衡点,也难以打开促进复苏的魔力之门。
2013年4月15日

撒切尔经济学的回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类社会历史往往是被 “少数人”拯救的,撒切尔夫人如何再造英国?她源自常识的经济理念,打破利益集团的勇气,对于中国有什么借鉴意义?
2013年4月9日

Lex专栏:英国银行业到底多缺钱?

英国银行业资本缺口250亿英镑,数字看上去惊人,但英国五家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高达3000亿英镑。金融危机教会我们,亏损总在最意料不到的地方出现。
2013年3月28日

如何救治“英国病人”?

巴克莱前首席执行官泰勒:长期患经济萎靡症的“英国病人”经急救后,被转入康复医院,但迄今未见明显起色。多年的主治医师金医生即将退休,等待卡尼医生接手。
2013年3月25日

英国将降低企业税提振经济

财政大臣奥斯本还希望英国央行拿出更多的“货币激进主义”刺激经济
2013年3月21日

卡梅伦“紧缩论”站不住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英国首相为失败的紧缩政策辩护,并把赤字归咎于政府多年不计后果的支出和借款,但英国的问题在于经济脆弱,紧缩使之雪上加霜。
2013年3月19日

英国政府或将要求央行采取更激进政策

即将上任的新行长卡尼可能被要求设定通胀和经济增长目标
2013年3月7日

英国官方统计数据不再可信

FT经济编辑贾尔斯:英国统计局没有大张旗鼓地维护公共财政衡量方法的一致性,表明它只是名义上独立,本质上从属于政府,事实上也可能在投票中被击败。关于英国公共财政的官方数据不再可信。
2013年3月6日

关注英镑贬值

FT专栏作家布里坦:我不担心评级机构摘掉英国AAA评级。更重要的是英镑贬值。若你致电任何官员请求置评,回答都是“我们没有汇率目标”。
2013年3月5日

评级下降未影响英国国债吸引力

随着英镑贬值,有些主权财富基金甚至考虑增持英国资产
2013年3月4日

FT社评:英国不应过度看重评级下调

穆迪下调英国评级不过是追赶市场动向,它并没有揭露任何专业投资者尚不知道的东西。奥斯本犯了过度高看AAA评级的错误,此次评级下调应该不会影响有关政府财政政策的辩论。
2013年2月26日

英镑贬值不是万灵药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英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更紧密地结合起来、以求在提振需求的同时加强基本供给。
2013年2月26日

信用评级下降令英国财相左右受敌

保守党呼吁乔治•奥斯本削减税收和开支,自民党呼吁增加住房支出
2013年2月25日

Lex专栏:英国不惧评级下调

穆迪摘掉英国AAA评级堪称英国终于等到的好消息,因为评级机构以往作出的类似举动,到头来要么无关紧要,要么实际上在向债务和股票投资者发出买入信号。
2013年2月25日

标普将英国评级展望调为“负面”

三大评级机构均已将英国AAA评级展望降级,英国似难逃脱债务降级命运
2012年12月14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