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违约

中国中央政府将引导部分地方债违约?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超日债成为中国打破刚兑的起点,但刚兑的焦点并不在产业债,而在城投债。中国地方政府能否保住刚兑的神话,才是今年最重要的看点。
2014年3月27日

中国一地方政府出手平息银行挤兑

江苏射阳农村商业银行遭受挤兑,再次显示中国金融系统面临的压力,但目前仍是局部事件
2014年3月26日

中国会让国企违约吗?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黃育川:超日违约只是让我们知道了中国政府在处理民营企业债务违约问题上的选择,但关键问题是政府是否愿意让国有企业违约。
2014年3月24日

解决债务问题 中国须用苦药

美国华裔学者裴敏欣:李克强在人大记者会上承认金融产品违约难以避免,可能说明中国政府已决定在现阶段承受一定的剧痛,以防未来灾难降临。但这只是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小步。中国政府必须展现更大决心,以恢复金融领域的稳定性。
2014年3月21日

FT社评:中国需建立有序破产机制

中国政府允许违约的态度值得欢迎。不过,以更加放任的方式对待违约,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蕴含着风险。有三个办法可将有破坏性溢出效应的破产风险降至最低。
2014年3月21日

“中国的雷曼时刻”言过其实

我们有理由谨慎乐观地认为,中国的去杠杆过程导致的将是经济放缓、而非崩盘。中国的企业困境看上去更像是一波缓慢和有管控的去杠杆浪潮,而非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海啸。
2014年3月20日

必须打破刚性兑付怪圈

摩根大通朱海斌:刚性兑付已成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毒瘤,应尽早打破这一怪圈。政府应致力于建立公开透明的市场违约机制,尽量避免个别违约演化成为系统性信贷危机。
2014年3月19日

中国地方债获益于超日违约?

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担忧非但未引发一轮违约,反而使地方政府在财务上更加安全。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对经营状况不佳的民企和国企会区别对待:让前者违约,但不会让后者违约。
2014年3月19日

超日债违约不具多米诺骨牌效应

中国投资者经常认为,债券和信托产品得到了政府的隐性担保。对于希望改变这种市场心理的中国新一届政府来说,超日可能是一个绝佳的实验对象。
2014年3月11日

超日不是“中国贝尔斯登”

FT北京分社社长吉密欧:因超日太阳能面临违约,就认为中国将迎来“贝尔斯登时刻”是可笑的。中国即将出现首例债券违约,是由于政府决心应对道德风险,并引导市场对风险定价。
2014年3月7日

中国公司债违约预警引发金融改革期待

分析人士认为,超日太阳能违约临近有助打破债券定价与风险脱钩的僵局
2014年3月6日

Lex专栏:乐见中国首例公司债券违约

超日太阳能的债券如果被允许违约,将是个“意外惊喜”。真正的危险并非违约,而是有人替超日还钱。如要恰当地对风险定价,投资者就必须考虑违约的几率。
2014年3月6日

刚兑打破为金融监管提出新问题

超日债违约成为压倒中国刚性兑付的最后一根稻草。可以预期市场的风险偏好会降低。随着更多违约情况发生,如何鉴别违约欺诈行为则是监管者必须面对的新问题。
2014年3月5日

中国面临首例公司债券违约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宣布无力为其两年前发行的债券支付利息
2014年3月5日

期待信用违约事件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中国债务市场刚性兑付的历史,直接导致风险定价行为扭曲。信用风险事件的发生,或成为风险定价实现普及的推手。
2014年2月27日

联盛能源债权人就重组达成共识

中国金融机构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第二次出手救助影子银行产品
2014年2月18日

中国一信托产品被指违约

据中国媒体报道,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对一笔信托贷款发生违约
2014年2月13日

信托刚性兑付是福还是祸?

中国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打破刚性兑付,会引起中国金融市场局部震荡,但这种阵痛是治病的痛,是让宏观经济消炎、痊愈的代价。
2014年2月13日

广信破产的启示

15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时,时任中国总理的朱镕基表示,中国有能力替其还债,“问题是这种债务是不是应该由政府来偿还”。如今,人们再次对中国影子银行提出了同样性质的问题。
2014年2月6日

中诚信托避免违约

这家基金公司宣布,与未指明的第三方达成协议,出售其所持山西振富能源集团股份
2014年1月28日

信托贷款风险考验中国政府

今年中国有4万亿元人民币信托贷款到期,中国政府一方面要解决信托贷款背后的地方债问题,向影子银行业引入违约风险概念,一方面又要防止金融体系的剧烈震荡。
2014年1月24日

FT社评:美国不应再玩违约游戏

美国玩违约游戏动摇了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心。如今所有人都担心,美国可能几个月后再次上演一场财政摊牌。但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的身上还肩负着相应的责任。
2013年10月30日

美国财政的真正灾难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狂热的政治斗争和立场冲突,可能会让观察者得出美国面临财政灾难的结论。但实情并非如此,美国面临的唯一危机,是在应对危机时“光打雷不下雨”的做派。
2013年10月24日

基金经理:美国债务谈判影响缩减QE

对冲基金总裁安德鲁•劳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缩减QE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2013年10月21日

共和党领袖表示愿与茶党对抗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美国不会再出现政府关门事件
2013年10月21日

中国应对美债梦魇有所决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中国汇率制度长期被诟病,其背后代表庞大且低效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决策程序。与汇率制度配套的是繁杂的外汇管理体系,中国应如何管理外储?
2013年10月21日

美国与欧洲渐行渐远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曾经谴责美国滥用权势的欧洲人,现在却哀叹美国不愿保护全球公域。欧洲不想受美国的摆布,却希望美国代表它去搞定其他国家。
2013年10月21日

美国债务僵局结束 推高金价

本来卖空黄金的交易商争相补仓,使金价出现一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
2013年10月18日

美国应废除债务上限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债务上限之所以危险,一是因为它会不可避免地造成宪政危机,二是政府无法在不带来破坏性后果的前提下遵守上限。
2013年10月17日

美国参议院达成协议避免债务违约

随着美国商界和中国等海外债权人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参议院同意结束政府部分关门状态,并将债务上限期限延长到明年初,同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就一项新的预算开启谈判。
2013年10月17日

美国债务摊牌余波仍在

即便能避免违约,华盛顿方面不顾惜债务违约的做法也令投资者“很受伤”,美国将长期生活在由此带来的盈利预警、不确定性和投资者的反感情绪之中。
2013年10月17日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