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如何纠正全球失衡?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去年建议采用一种“超主权储备货币”,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就是这种货币的雏形。我们应当逐步赋予SDR更多真实货币的特征。
2010年6月7日

蚂蚁、蚱蜢和蝗虫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谁受益于蚱蜢的进口和蚂蚁的出口?勤俭的蚂蚁和爱花钱的蚱蜢能够互惠共存吗?蝗虫(金融资本家)会不会愚弄蚱蜢和蚂蚁双方?
2010年6月4日

我是蚱蜢我怕谁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在新版“蚱蜢和蚂蚁的寓言”中,当中国蚂蚁提醒美国蚱蜢借钱太多不好时,美国蚱蜢大笑道:“我们从未让你们借给我们钱。”
2010年5月28日

可怕的市场崛起(上)

FT投资编辑奥瑟兹: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危及全球经济的根本因素并未被根除。这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依然很有可能再次发生。
2010年5月26日

Lex专栏:巴克莱的新老板

戴蒙德接任巴克莱集团CEO原本不值一提。但考虑到他曾经将将巴克莱的命运押注于令竞争对手蒙受重大损失的业务,这一任命就值得关注了。
2010年9月8日

伯南克:美联储救不了雷曼

美联储主席后悔此前不够坦率,从而让人们有了美联储见死不救的错误印象
2010年9月3日

美金融改革法案不足以预防危机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巫和懋:美国试图恢复其金融业领导地位,最近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就是关键一步。但作为一个多方妥协的结果,改革的深度和广度都不足。
2010年9月2日

前雷曼CEO指责美联储加剧金融危机

富尔德称,若美联储当时伸出援手,雷曼至少能完成有序清算,缓解危机
2010年9月2日

政府并非越大越好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齐柏:金融危机后,政府的恰当职能是什么?在发达国家,政府规模已达到极限,福利制度可能需要重审。然而,现在预测政府灭亡还为时尚早。
2010年8月31日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界应该对此次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它提供的模型曾让监管机构相信:市场可以自我监管;模型是有效的,而且会自我修正。但事实证明这些结论是错误的。
2010年8月23日

让央行走下神坛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西方国家的央行刚成立时,并不掌管宏观政策,而获得这些权力后又履行得不怎么样。我支持央行独立性,但我们不应对其过分尊崇。
2010年8月4日

危机祸首仍在逍遥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危机爆发已经三年,我们多数人都更穷了,银行家仍然是市场的主宰者。在把其他所有人拖入灾难后,他们仅仅是受到公众的指责。
2010年8月4日

寻找安全资产

经济学家迈克•斯托里:麻省理工学院的理查德•卡巴里洛提出一种值得投资者认真思考的理论:安全资产的严重匮乏,是造成此次全球危机的原因。
2010年7月22日

银行业困境危及复苏

FT专栏作家普伦德:银行业仍岌岌可危的现实,令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景不容乐观。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且令人不安的全球性试验中,只有靠祈祷才能度过难关。
2010年7月6日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结果可能即将公布

德国放弃了抵制态度,西班牙也表态将采取行动,打消市场对其金融机构的疑虑
2010年6月17日

为银行家鸣不平

金融学者拉詹:理解本轮危机的关键在于,市场为何会为糟糕的冒险决定提供过度回报。非理性的兴奋感有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因素是扭曲市场的政治力量。
2010年6月12日

金融危机启蒙课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爸爸对儿子博比说:“未来几十年,西方国家政府将会缺钱。日子将会很悲惨。不过你可以学习中文,然后去东方发展。”
2010年6月10日

国际清算银行首席经济顾问:强化银行监管不是“世界末日”

称银行业夸大了监管改革对经济的影响
2010年5月31日

可怕的市场崛起(下)

FT投资编辑奥瑟兹:用同行业绩或某个指数的表现为标准来衡量,只会鼓励羊群效应。目前,在理解与衡量投资技巧方面,人们不断加大努力,答案或许就在其中。
2010年5月28日

央行独立并没有过时

FT专栏作家克鲁克:央行独立性的理论应该作出调整,而不是彻底废除,因为在紧急情况下,央行不得不屈从于政治要求。
2010年5月28日

可怕的市场崛起(中)

FT专栏作家奥瑟兹:“机构化”加之市场不断蔓延,覆盖了全球经济更大的领域,这助长了泡沫,也引发了许多同步形成的泡沫。
2010年5月27日

如何打破危机循环?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过去三十年间,平均每三年会发生一次危机。每场危机都有一个共同点——宽松的货币。这种“格林斯潘对策”是短效麻醉剂,一次又一次地为下一场危机搭建舞台。
2010年5月20日

重建信用:西方金融业之失与拯救之策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美国版执行主编吉莲•邰蒂在英国《金融时报》青岛国际金融高峰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回顾始于美国、并仍在蔓延的金融危机,并讨论其对策。
2010年5月20日

金融危机中的“明星”

FT专栏作家加普:在此次危机中,CDO令许多大型华尔街投行一败涂地,但有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对冲基金,凭着协助推出许多CDO获利丰厚。
2010年4月22日

IMF减少全球银行业需减记资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此举原因在于世界经济更加健康及财务状况好转
2010年4月21日

让银行自担风险

加拿大金融机构监管署署长朱莉•迪克森:一个稳固的金融体系需要市场自律。内嵌或有资本金为解决与道德风险及市场自律相关的许多问题提供了一种方法。
2010年4月15日

银行业改革,文化是关键

《哈佛商业评论》总编贾斯廷•福克斯:虽然困难重重,但在改革金融业文化方面,监管机构仍大有可为。同时,监管机构也应着眼于所有权结构的改革。
2010年4月1日

贝尔斯登危机两周年祭

《纽约客》特约撰稿人卡西迪:回首两年前的贝尔斯登危机,我们已从中汲取到许多代价高昂的教训。我们懂得了,杠杆是毒药,大银行就像核电站,而统计模型则好比比基尼泳衣。
2010年3月18日

FT社评:雷曼破产的教训

雷曼破产调查报告带给我们的最大教训是:拥有类似银行特征的机构应该全部被当作银行来对待。监管机构不应该再有漏洞让另一个雷曼加以利用。
2010年3月15日

华尔街不能再搞“特殊化”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克劳夫及雷切尔•克兰顿教授:我们现在知道,至少有四个原因,说明施行奖金和绩效工资的做法存在风险。
2010年3月10日

金融业也需要“事故调查组”

美国斯隆管理学院教授罗闻全:当前金融危机以及纾困的最终成本,应该足以推动人们仿照美国交通运输安全委员会的模式,创建致力于调查、报告和存档金融业“事故”的资本市场安全委员会。
2010年3月5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