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国竞争:中国准备好了吗?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金融危机给美国模式的资本主义带来了沉重打击。中国也不失时机地宣扬这一点。但《红色资本主义》一书认为,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作好支撑其参与大国竞争雄心的充分准备。
2011年2月14日

西方不应误读中国的变化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中国政府当前施行的一系列国际、国内政策,是出于一些务实考虑,而非精心策划的产物。如果西方不能理解,只会让事情更糟。
2011年2月11日

FT社评:IMF带头“自我批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一份报告,检讨自身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失误。通过检讨自身的过错,IMF起到了带头作用。现在,其他人应该跟进。
2011年2月11日

独立报告批评IMF未及时察觉金融危机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督者称,该组织对美英金融监管模式盲目崇拜
2011年2月10日

全球金融危机须由西方负责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西方金融危机。如果西方领导人不能正视这一点,就不可能贯彻为避免危机重演而必须要进行的改革。
2011年1月30日

北欧是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

达沃斯论坛联席主席瓦伦堡: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北欧国家也曾面临经济和银行危机,其经验或许能成为其他许多国家的灵感源泉。
2011年1月26日

央行决策更自由?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欧元区又将有什么惊人之举?宏观政策正从遵循“规则”重新转向“相机抉择”。最明显的迹象是本轮危机中政府干预大行其道。
2011年1月4日

美联储3万亿美元救了谁?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我个人认为,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如果美联储不采取行动,整个体系将会有冻结的风险。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相关问题值得投资者思考。
2010年12月7日

美联储的“维基解密”时刻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拉贝:如今重新挺直了腰杆的华尔街金融机构之所以能生存下来,唯一原因是纳税人救了它们一命。
2010年12月6日

美联储危机期间接收巨额低评级抵押品

银行用数十亿美元“垃圾债券”和其它低评级抵押品,向美联储换取亟需的流动性
2010年12月3日

美联储公布金融危机紧急信贷使用细节

一些最大的贷款人包括许多欧洲银行,突显此轮金融危机的全球规模
2010年12月2日

全球监管新规之缺失与对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夏斌:从巴塞尔III到《多德-弗兰克法案》,全球监管新框架并不能堵截危机真正的源头,即货币泛滥。新兴国家应该拥抱这个新框架,但同时不能过度依赖它。
2010年11月4日

AIG筹资370亿美元偿还政府贷款

AIG出售了旗下的美国人寿保险,并成功让友邦保险上市
2010年11月2日

清盘破产银行的最佳方式

FT专栏作家加普:对未来陷入困境的银行,美欧拟采取的清盘方式不同。但关键不在于具体清盘形式,而在于监管机构是否有信心一致行动。
2010年10月27日

金融危机在推动变革

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德拉吉:危机总是会加快变革进程。在雷曼兄弟破产后,人们改变了对风险的看法,同时也消除了对金融改革必要性的疑虑。
2010年9月20日

听人的还是听电脑的?

FT特约撰稿人布劳顿:经营企业时,你是相信人还是相信程序?在艰难时刻,你是相信数据,还是相信那位对根据数据所做决策感到不安的高管?
2010年9月18日

9.11难敌9.15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本月,美国有两个灰暗的纪念日:9.11和9.15。两个事件都发生在纽约曼哈顿。在我看来,雷曼破产比恐怖袭击对历史的影响更深远。
2010年9月17日

如何推动金融改革?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长戴维斯:美欧政界人士越来越被邪恶银行家的阵线所吸引,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必须以竞选为重。那我们怎么办?
2010年9月13日

Lex专栏:究竟什么是银行资本?

有太多计算银行资本的方法被滥用一气,银行往往会选择让自己看起来最光鲜的定义。因此,对银行资本金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十分重要。
2010年9月9日

Lex专栏:巴克莱的新老板

戴蒙德接任巴克莱集团CEO原本不值一提。但考虑到他曾经将将巴克莱的命运押注于令竞争对手蒙受重大损失的业务,这一任命就值得关注了。
2010年9月8日

伯南克:美联储救不了雷曼

美联储主席后悔此前不够坦率,从而让人们有了美联储见死不救的错误印象
2010年9月3日

美金融改革法案不足以预防危机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巫和懋:美国试图恢复其金融业领导地位,最近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就是关键一步。但作为一个多方妥协的结果,改革的深度和广度都不足。
2010年9月2日

前雷曼CEO指责美联储加剧金融危机

富尔德称,若美联储当时伸出援手,雷曼至少能完成有序清算,缓解危机
2010年9月2日

政府并非越大越好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齐柏:金融危机后,政府的恰当职能是什么?在发达国家,政府规模已达到极限,福利制度可能需要重审。然而,现在预测政府灭亡还为时尚早。
2010年8月31日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界应该对此次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它提供的模型曾让监管机构相信:市场可以自我监管;模型是有效的,而且会自我修正。但事实证明这些结论是错误的。
2010年8月23日

让央行走下神坛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西方国家的央行刚成立时,并不掌管宏观政策,而获得这些权力后又履行得不怎么样。我支持央行独立性,但我们不应对其过分尊崇。
2010年8月4日

危机祸首仍在逍遥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危机爆发已经三年,我们多数人都更穷了,银行家仍然是市场的主宰者。在把其他所有人拖入灾难后,他们仅仅是受到公众的指责。
2010年8月4日

寻找安全资产

经济学家迈克•斯托里:麻省理工学院的理查德•卡巴里洛提出一种值得投资者认真思考的理论:安全资产的严重匮乏,是造成此次全球危机的原因。
2010年7月22日

银行业困境危及复苏

FT专栏作家普伦德:银行业仍岌岌可危的现实,令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景不容乐观。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且令人不安的全球性试验中,只有靠祈祷才能度过难关。
2010年7月6日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结果可能即将公布

德国放弃了抵制态度,西班牙也表态将采取行动,打消市场对其金融机构的疑虑
2010年6月17日

为银行家鸣不平

金融学者拉詹:理解本轮危机的关键在于,市场为何会为糟糕的冒险决定提供过度回报。非理性的兴奋感有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因素是扭曲市场的政治力量。
2010年6月12日
|‹上一页‹‹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