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巴克莱及前CEO被控金融危机期间欺诈

本案涉及金融危机时期拯救了该行、使其无需接受政府纾困的注资,焦点是巴克莱当时与卡塔尔投资者达成的附带交易。
2017年6月21日

防控金融风险的两难:金融过度还是金融抑制?

刘哲:面临结构性不平衡,过度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又不至于监管过度,需认识当前金融风险的本质。
2017年6月5日

债务高增长,中国能否避免金融危机?

沈建光:穆迪宣布将中国评级降低,独特的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广泛的国际指标并非没有借鉴意义,相反这其实为中国敲响了警钟。
2017年5月31日

《多德-弗兰克法》争议为何如此之大?

一部奥巴马时代的标志性金融法规,为何如今却被指“堵塞了资本主义动脉,伤害了工薪阶层和消费者”?
2017年2月15日

2017年全球宏观经济的七大主题

赵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金融市场异常乐观。今年全球经济仍将不上不下,破局恐怕还得等到2018年之后。
2017年2月10日

我们和金融魔鬼有个约会

何帆:英格兰银行前任行长默文•金的新书对货币金融理论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是一本能够引发经济学革命的书。
2016年11月28日

中国应确保金融稳定

刘陈杰:对中国金融周期指数监测显示,当前中国的金融周期处于高涨阶段,维持金融稳定是重中之重,刻不容缓。
2016年11月1日

新财政政策的五个原则

福尔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财政刺激把我们从第二次大萧条的边缘拉了回来,但尚无任何国家实现了完全复苏。
2016年11月1日

中国经济的改革共识在何处?

徐瑾:中国经济究竟处于什么历史位置?改革为何难?当前全球趋势之一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双向纠结越发明显,这并不单单是中国特色。
2016年10月17日

汇改一周年的得与失

沈建光:人民币汇改当初时点并不完美,但最大收获莫过于克服了贬值恐惧,市场对波动适应性增加,为未来走向浮动提供了空间。
2016年9月13日

811汇改:潘多拉盒子与汇改成本

郭磊:如果没有汇改,不去打开潘多拉盒子,在锁定汇率的情形下去推供给侧改革和房地产去泡沫,结果会怎样?
2016年8月30日

811汇改一周年:利大于弊,摸索前行

许思涛:外界认为,“8•11”只是一次贬值现象。但在中国政策制定者看来,此举意在开启人民币汇改的序幕。
2016年8月16日

811汇改一周年:有多少教训可以重来

徐瑾:人民币汇改成绩如何,下一步如何走?811汇改引发的全球市场波动值得玩味,这一效应甚至超出中国监管者预期。
2016年8月10日

否定之否定:中国债务之忧过度了吗?

胡志鹏:各界对中国债务的讨论经历了两个阶段。即使排除了“西方式债务危机”,中国仍如背负着炸药包前行。
2016年7月28日

直升机撒钱的表象与本质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直升机撒钱的表象令人困惑,但本质是依靠短期借款融资的赤字财政。我不认为它是个馊主意,但鉴于实际利率这么低,更好的办法是依靠长期借款融资的赤字财政。
2016年6月3日

求解“去杠杆”:“权威人士”的头号任务

刘胜军:权威人士访谈中最值得关注的当数“去杠杆”;中央政府应设计出“激励兼容”的改革方案,让各级官员和银行都有正确的激励去推动“去杠杆”。
2016年5月27日

如何应对下一场衰退?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历史证据表明,美国有超过一半的几率在未来三年正式陷入衰退。当下一场经济衰退来临时,美联储很可能不会有太大降息空间。经济学家需要重新评估自以为已经了解的宏观经济政策,并开发新方法来思考波动和通胀。
2016年5月26日

中国杠杆率真的偏高吗?

北溟:中国债务水平过高且不可持续,这是海内外经济学界的主流看法,但回到杠杆概念的本原,结论或许与主流相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并不高。  
2016年5月19日

中国债市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从表面上来看,中国债市上的违约不过是零星浮现。但从趋势来看,这只是违约潮流的开始,风险正在从中小企业蔓延到国企和央企。
2016年4月28日

银行业的真正危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可怜的桑德斯,如果你不了解负责监管全美银行的美联储和财政部,如果你不清楚银行业的真正风险,你怎么能够当美国总统?
2016年4月25日

金融危机如何演变为经济危机?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这场金融危机引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为什么会爆发这场危机?什么原因导致危机变得如此严重?政策应对是否正确?
2016年4月25日

“看衰中国”的评级机构是否靠谱?

钱军:评级机构对公司债券评级相对最准确,对无法收费的主权信用,其评级值得信赖吗?国际市场又为何在意?一季度数据出炉后,或应改改对中国的负面展望。
2016年4月20日

债转股之后,超发的货币怎么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中国,十多年前债转股被称为最后的晚餐,如今盛宴再来,看似银行企业双赢,但如何避免多数人为少部分利益集团买单?
2016年4月11日

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系统性风险?

苏格兰皇家银行胡志鹏:系统性风险是理解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关键。随着经济和金融体系传导不断深化,隐患相互共振,而监管部门缺乏协调的被动应对更是火上浇油。
2016年4月7日

中国高债务风险之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是否有债务风险,主要体现在哪里?客观分析中国债务危机利弊条件,并对可能引发危机的导火索加以高度防范,或许更务实。
2016年4月5日

欧美投行今年首季交易业务大幅下滑56%

金融危机过后的各项改革既限制了投行的机遇,又推高了它们的成本
2016年3月31日

中国债务红线背后三大隐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政府本身债务占比不算太高,风险大体可控,但中国债务风险要点在于企业债务,不仅在于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于其成因。
2016年3月22日

从治道审视中国金融危机风险

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中国金融危机发生与否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金融市场的治理结构以及治道变革。虽然目前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没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危机,但其治理结构自身就是危机,因为它扼杀了市场的发展。
2016年3月7日

中国应警惕货币危机

中央财经大学李杰: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原因有三:本币过度升值,经常项目大幅逆差及短期外债过高。货币危机已撬开很多邻居大门,我们也隐约听到敲门声了。
2016年3月3日

美联储官员提议拆分大银行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称,是时候解决银行“太大而不能倒”的问题了
2016年2月17日

索罗斯们是金融危机的黑武士吗?

夏春:为资本市场空头辩护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如果说索罗斯们是金融危机的黑武士,那么政府管理者和其他传统金融机构起到的破坏性作用更不应该被忽视。
2016年2月17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