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国竞争:中国准备好了吗?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金融危机给美国模式的资本主义带来了沉重打击。中国也不失时机地宣扬这一点。但《红色资本主义》一书认为,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作好支撑其参与大国竞争雄心的充分准备。
2011年2月14日

金融危机离中国有多远?

北京大学教授黄益平:地方债、企业跑路、影子银行、房价大跌等问题失控,都可能令金融危机由风险变为现实。金融危机是国际经济生活常态,政府大力推进金融改革或最有利于长期发展。
2011年11月16日

IMF不应甘当配角

William R. Rhodes Global Advisors公司总裁比尔•罗兹:随着欧洲危机扩大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配角。我们急需IMF重新担当起全球金融体系“顶梁柱”的角色。
2011年11月16日

救温州不能“头痛医头”

上海交通大学朱宁:对温州该不该救和怎么救的讨论,和2008年间西方对要不要救银行业的讨论惊人相似。欧美经验显示,短期应急措施不当,很可能埋下长期隐患。
2011年11月1日

迷失方向的央行

FT专栏作家邰蒂:八年前,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克博里奥警告:世界金融体系在走向失控。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如今,克博里奥指出,各国央行在挑战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1年10月26日

Lex专栏:全球再次步入金融危机?

IMF说世界正再度走向金融危机,不过是说出了很多人已有的担心。但IMF不仅证明市场的担心合理,还暗示,各方青睐的解决方案,即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是问题的一部分。
2011年9月22日

警惕A股外围市场风险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A股与海外市场走势关联度其实很低;但从08年金融危机以来,A股受外围市场影响有所增强。尤其海外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时,A股往往难以独善其身。
2011年9月20日

危机与衰退是否会再来?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黄有光:金融危机是否重要,实际社会与经济理论认知存在巨大差异,背后症结何在?对比08年金融危机,全球经济能否走出黔驴技穷困境?
2011年9月19日

不要指望新兴市场拯救世界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如果发达国家受到双底衰退的打击,新兴市场能够保证全球经济安全吗?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实力显然已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
2011年9月6日

17家金融集团因“有毒资产”遭起诉

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起诉这些机构不当销售了约2000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2011年9月5日

终结危机:还有什么新招儿?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夫:政策制定者现在的选择越来越少,但“弹药”仍未用完。债务减记方案、暂时抬高通胀和切实的结构性调整,仍能显著缩短金融危机后漫长的缓慢增长期。
2011年8月10日

避免金融危机重演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前主席弗兰克:立法是为了防止坏事发生。《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的宗旨便是迫使银行承担责任,并让贷款风险变得透明。
2011年7月29日

谁在对经济问题胡扯?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我的朋友提姆•康登致函本报称:“财政主义者的凯恩斯主义,就像历史一样,是胡说八道”。我想说的是,他自己对历史的借用是胡扯。
2011年6月9日

英国及亚洲监管者不满盖特纳言论

美国财长此前称,其它国家必须以美国为榜样加强金融监管
2011年6月8日

盖特纳呼吁全球从严监管衍生品

他警告海外市场不要靠比美国更宽松的金融法规来吸引业务
2011年6月7日

曼哈顿检察官向高盛发出传票

要求该行提供有关金融危机期间行为的信息
2011年6月3日

华尔街仍面临司法审判

FT专栏作家加普:时隔这么久,现在再对华尔街在危机期间的犯罪行为采取行动,难度很大,但人们仍值得付出努力。
2011年5月25日

经济学家为何不认错?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经济学家会说,全球金融危机对约定俗成的观点提出了挑战,但这似乎是给别人的建议,而非个人自白。
2011年4月26日

金融高管逍遥法外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为什么金融危机过后被捕入狱的银行家这么少?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公众怒火就有继续溃烂化脓的风险。
2011年4月13日

美国政府金融纾困计划可望盈利236亿美元

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等纾困行动的形象在过去一年内有所改善
2011年3月31日

格林斯潘抨击奥巴马金融改革法案

美联储前主席在FT撰文指出,所谓“加强监管”的措施根本行不通
2011年3月30日

金融危机加快了历史进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全球金融危机加快了人们对西方、尤其是对美国态度的转变。同时,中国赢得了荣光。如今,中国需要负起应有的责任。
2011年2月16日

西方不应误读中国的变化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中国政府当前施行的一系列国际、国内政策,是出于一些务实考虑,而非精心策划的产物。如果西方不能理解,只会让事情更糟。
2011年2月11日

FT社评:IMF带头“自我批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一份报告,检讨自身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失误。通过检讨自身的过错,IMF起到了带头作用。现在,其他人应该跟进。
2011年2月11日

独立报告批评IMF未及时察觉金融危机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督者称,该组织对美英金融监管模式盲目崇拜
2011年2月10日

全球金融危机须由西方负责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西方金融危机。如果西方领导人不能正视这一点,就不可能贯彻为避免危机重演而必须要进行的改革。
2011年1月30日

北欧是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

达沃斯论坛联席主席瓦伦堡: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北欧国家也曾面临经济和银行危机,其经验或许能成为其他许多国家的灵感源泉。
2011年1月26日

央行决策更自由?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欧元区又将有什么惊人之举?宏观政策正从遵循“规则”重新转向“相机抉择”。最明显的迹象是本轮危机中政府干预大行其道。
2011年1月4日

美联储3万亿美元救了谁?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我个人认为,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如果美联储不采取行动,整个体系将会有冻结的风险。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相关问题值得投资者思考。
2010年12月7日

美联储的“维基解密”时刻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拉贝:如今重新挺直了腰杆的华尔街金融机构之所以能生存下来,唯一原因是纳税人救了它们一命。
2010年12月6日

美联储危机期间接收巨额低评级抵押品

银行用数十亿美元“垃圾债券”和其它低评级抵押品,向美联储换取亟需的流动性
2010年12月3日
|‹上一页‹‹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