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G7:Libra等数字货币构成“严重风险”

G7的一个工作组警告,Facebook的Libra等加密货币需要受到严格监管,否则它们可能会破坏全球经济稳定。
2019年7月19日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中国再次就系统性金融风险发出警告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即使最初的风险已经化解,在化解过程中可能还有新的风险,存量风险化解了,可能还有增量风险。
2019年2月26日

达沃斯论坛与会者今年最担心什么?

邰蒂:10年前,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与会者担心的是经济和金融体系,如今,他们最担心的却是气候变化。
2019年1月21日

中国将认定更多“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机构

全球监管机构已将中国四大银行划入“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如今中国将把更多机构列入该名单,其中可能包含券商和保险公司。
2018年11月28日

中国治理P2P平台的两难

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2018年11月14日

“微表情”技术协助银行降低风险

这项技术能辨识54种短暂、不自主的微表情,这些表情在大脑有机会控制面部运动之前流露在人脸上,从而让银行察觉客户没说实话。
2018年11月14日

纳斯达克:挪威交易商违约造成重大损失

奥斯造成纳斯达克清算所会员出资成立的1.66亿欧元共同违约基金损失三分之二,即1.07亿欧元。监管机构势必对此展开调查。
2018年9月14日

美联储内部围绕银行缓冲资本展开辩论

多名政策制定者呼吁提高大银行的资本金要求以遏制金融风险,但此举将招致热衷于放松监管的特朗普及共和党反对。
2018年8月30日

中国如何破解债务困局?

沃尔夫:在全球金融危机后为刺激经济增长,中国债务总额飙升至GDP的三倍,这会在中国引发一场危机吗?
2018年8月8日

中国地方银行面临信贷危机

对陷入困境的地方经济有敞口、依赖不稳定的非存款资金来源、超出监管限制发放影子贷款,是地方银行的主要风险因素。
2018年8月8日

中国私募股权基金“跑路”潮

中国另类资产管理公司成了中国打击债务和金融风险行动最新的牺牲品。最近几个月“失联”基金数量创下纪录。
2018年8月7日

中国金融风险比贸易紧张更值得关注

桑晓霓:中国整治非银机构的行动正导致流动性紧张和投资者惊慌。观察人士警告,2018年开始让人联想起2015年的股市大跌时期。
2018年7月19日

意大利唤醒投资者风险意识

许多投资者本以为欧元区政治虽然难免乱糟糟,但不至于再次引发市场波动和无序。意大利时局迫使人们警醒。
2018年5月31日

盾安集团陷450亿元债务危机

这家中国大型制造集团请求政府提供援助,以免发生债务违约。这是对中国当局降低金融风险承诺的一次考验。
2018年5月8日

中国金融市场风险有多大?

章凯恺:中国金融市场是一个复杂系统吗?外部环境变化时,中国金融市场最有效价值“锚”是基本面。严格监管意义在复杂系统视角下更加清楚。
2018年4月11日

中国“去杠杆”还未真正到来

马格努斯:如果代价是经济增速大幅下滑,中国政府就不会想要遏制杠杆。但“去杠杆”和“保增长”的平衡术还能玩多久?
2018年1月29日

FT社评:暂时不用太担心比特币

比特币的杠杆不高,似乎只在有限情况中被用作抵押物,因此没必要太过担忧,但监管部门需要密切跟踪事态发展。
2017年12月8日

中国降低债务努力初见成效

据摩根大通估计,第二季度末中国债务与GDP之比为268%,比三个月前降低一个百分点,这是近六年来首次下降。
2017年9月25日

标普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A+

标普表示,长期的强劲信贷增长加剧了中国的经济金融风险。此举使标普对中国的评级与穆迪和惠誉的评级相仿。
2017年9月22日

中国监管机构警示ICO风险

互联网金融协会警告投资者在投资“首次代币发售”方案前提高警惕,监管机构已对目前不受监管的ICO展开调查。
2017年9月1日

信用违约互换正在为中国银行业“挡枪”

张化桥:信用违约互换是华尔街的发明,金融危机期间曾重创许多重要的金融公司,而如今此类工具在中国最受欢迎。
2017年8月31日

抑制金融风险将让中国经济更具可持续性

拉迪:中国的信贷扩张已显著降温,当局应维持这种更温和的信贷扩张,这跟降低金融风险和增强可持续性的政策一致。
2017年8月25日

金融业如何去杠杆防风险?

赵玉睿:金融自我强化到失衡,最终会被市场校正,通常以极端的方式回归。引导金融去杠杆,有助于金融稳定。
2017年8月10日

如何修理中国的金融体系?

普拉萨德:金融改革必须确保更多的信贷流向服务业以及中小企业,并让增长模式摆脱对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的依赖。
2017年7月20日

中国风险之辩:“降级”之后,“去泡沫”更重要

周浩:对于已经显露出泡沫迹象的人民币资产价格来说,穆迪的降级可能意味着资产价格回归正常化的开始。把坏事变成好事,才是相对成熟的心态。
2017年6月13日

防控金融风险的两难:金融过度还是金融抑制?

刘哲:面临结构性不平衡,过度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又不至于监管过度,需认识当前金融风险的本质。
2017年6月5日

中国努力平衡防风险与保发展

近来,中国政府加大了防范金融风险的努力,但也明白整肃力度过大可能酿成债务危机或导致GDP增速急剧下滑。
2017年5月4日

中国限制房地产相关融资

房地产开发商在香港股市、债市和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发行将受到限制,银监会要求严控房地产金融业务风险。
2016年10月26日

IMF风险警告导致德银股价大跌

IMF称德银为风险最高的全球性重要银行,同时德银在美一业务部门未能通过美联储的一项压力测试,德银股价随之大跌。
2016年7月1日

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如何?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明年的某个时候,中国央行可能会允许人民币再度贬值3-5%,但如果管理不当,则可能会进一步强化人民币贬值预期。
2015年9月1日
12››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