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降息

中国央行宣布降息

分别下调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并扩大存款利率浮动区间
2014年11月21日

中国央行应全面放松货币吗?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周皓:坊间降息降准呼声再度高涨。对比国际经验及中国现状,缺乏深化结构性改革条件下,全面放松货币不能带来显著效果。
2014年11月21日

降息之门已经打开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中国央行今年不断引导货币成本下降,“紧数量、低利率”政策组合利好债市偏空股市,但低货币政策透明度让市场预期常常大起大落。
2014年11月17日

FT社评:德拉吉调转枪口抗通缩

要消除眼下的需求疲弱和通货紧缩风险,就会埋下未来出现资产价格泡沫的隐忧。德拉吉正推动事态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尽管他还没有“不惜一切代价”朝这个方向推进。
2014年9月5日

欧洲央行首推负利率遏止通缩

德拉吉宣布一系列激进举措,并表示愿意考虑量化宽松
2014年6月6日

经合组织敦促欧洲央行进一步降息

基本看好富国短期经济前景,但预测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
2014年5月7日

欧洲央行降息是正确之举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据透露,欧洲央行上周就是否降息发生分歧,两名德国代表投了反对票。的确,对德国来说,降息并非最优货币政策,但仍然要好于其他选择。
2013年11月14日

欧洲央行意外降息预防通缩

上月欧元区通胀下降后,央行将主要利率降至0.25%的创纪录低位
2013年11月8日

中国应降息提振经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经济疲态下,房价仍在上升,有人认为这将影响中国央行降息进程。货币政策对房价影响效果十分有限,中国应该尽快降息来提振经济表现。
2013年6月19日

降息不如贬值

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研究员付兵涛:中国降息预期不断升温,但是,目前的内外经济形势并不支持降息。利差并非热钱流入的主要原因,稳定人民币汇率甚至贬值值得考虑。
2013年5月28日

中国央行应顺势降息

FT中文网专栏作者刘利刚:汇率成为大国之间较劲的重要工具,人民币的过度升值,已开始侵蚀中国制造竞争力。与其和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对着干,中国不如加入降息队伍,以保持自身的竞争力。
2013年5月28日

7.6%发出了什么信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经济减速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与就业压力。当下的数据缓和迹象,正是政策调整的时机,而不完全是全面企稳的信号。
2012年7月13日

中国一月内再度降息

中国在不到一个月内第二次下调利率,表明政府对经济增长乏力十分担忧;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还告诫金融机构“继续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此举可谓不同寻常。
2012年7月6日

Lex专栏:中国降息发出什么信号?

中国再次降息,原则上对大宗商品投资者是利好消息。但大宗商品在中国的“特殊功能”和影子银行体系,意味着放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买入信号。
2012年7月6日

中国经济风险:通胀,还是通缩?

中国建设银行研究员张涛:中国央行连续两次降息,似乎已在为化解未来可能出现的通缩局面做准备,中国资本市场或将迎来一次“大熊”。
2012年7月6日

中国特色的“非对称降息”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宏观分析师王静文:中国央行本次降息令人意外,或是一次 “伪非对称降息”;相比欧洲央行弹药库的匮乏,中国货币政策连续放松是可期的。
2012年7月6日

各国央行纷纷降息保增长

中国降息之际,欧洲央行将利率降至创纪录的0.75%,英国则启动了第三轮量化宽松
2012年7月6日

中国放松利率管制影响深远

中国朝着利率市场化迈出了重要一步,银行利润将因此出现下滑。这不仅将动摇银行业的现有格局,还可能改变中国过度依赖投资的经济增长模式。
2012年6月15日

中国央行用心良苦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卢锋:中国央行利率新政“调放结合”,显示对利率改革攻坚似已成竹在胸,未来一个市场化的金融体制也呼之欲出。
2012年6月13日

利率市场化的尝试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这次降息反而是一次存款利率“升息”。利率市场化伴随着一次降息而展开,算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2012年6月13日

中国如何稳健推进利率市场化?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分析师袁江:发轫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利率市场化,在过去近二十年基本遵循了渐进式改革思路。本次非对称降息仅仅是中国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的开始。
2012年6月13日

降息: 好心或办坏事

中国人保资产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倪金节:中国最近降息,初衷无疑为了“稳增长”,但带来的效果则未必值得乐观,或许能暂时稳定经济增长,却面临着一系列的副作用。
2012年6月13日

中国刺激经济的两难

中国政府2008年末以来首次降息。由于经济增速的下滑幅度远高于预期,加上一系列指标都预示增速在继续下滑,中国不得不采取措施刺激经济。但出台新一轮刺激和宽松信贷计划会有危险,可能再次引发房地产泡沫,进一步恶化严重的结构失衡。
2012年6月8日

降息难降经济之忧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一方面长期负利率,另一方面经济步入下行周期,单纯降息难以解决当下中国经济的困境;未来不仅应解决信贷问题,更应考虑推进全局性改革。
2012年6月8日

中国央行意外降息

中国央行做出了2008年以来首次下调基准利率的决定,给全球金融市场来了一个措手不及。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
2012年6月8日

一次非典型降息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融资成本的降低,加上近期财政政策不断配合,笔者也认为中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见底,并从第三季度回升。
2012年6月8日

欧洲央行下调利率

基准利率从1.5%下调至1.25%;新行长德拉吉上任伊始就展现出大胆风格
2011年11月4日

Lex专栏:解读巴西降息

巴西央行将政策利率从12.5%下调至12%的举措,引发了包括羡慕、担忧和嫉妒在内的种种情绪。人们羡慕的是巴西的大胆做派,但巴西此举也创下了两个可怕的先例。
2011年9月5日

欧洲央行降息至1%

突显欧洲央行对欧元区经济前景趋于悲观,英国央行将“印钞”500亿英镑
2009年5月8日

俄罗斯央行在普京敦促下降息50基点

央行称降息是因为通胀下降,但分析师认为是普京“呼吁”所致
2009年4月24日
上一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