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革命

鞋匠闹革命

何帆:19世纪群众聚会时,若有人发表演说,不用问,准是一位鞋匠。鞋匠爱闹革命,成了当时人们的普遍感受。
2016年11月7日

俄罗斯:从输出革命到反对革命

保加利亚自由战略中心克勒斯杰夫:俄罗斯和西方关系正常化的最大障碍,不是莫斯科的现实政治,而是克林姆林宫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的反对革命之战。
2015年6月29日

君主与真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在巴列维国王看来,用经济增长带动现代化,是伊朗国富民强的唯一道路。但经济发展有过热和衰退,犹如天气有阴晴,而最关键问题不是经济。
2014年10月13日

走在前线的阿拉伯女性

FT专栏作家库柏:那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取得了哪些进展?活动人士对变革是否仍抱有希望?是什么促使他们甘冒生命危险?
2012年12月28日

卖水果的布阿齐兹

世界可能已经忘记了穆罕默德•布阿齐兹这个名字。但是,当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被载入史册时,世人会记住这个26岁的突尼斯青年。
2011年3月7日

中东革命:奥巴马应表明立场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布朗:在引导深陷民主革命浪潮的阿拉伯国家走出冲突、进而实现转型方面,美国发挥的作用远远大于人们愿意承认的范围。
2011年2月28日

纪念一个天真的老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世间还有一种天真的人,以为统治者会遵照自己的承诺,倾听人民的呼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故乡就有这样一位可爱的进谏者。
2015年11月19日

在大革命的旗帜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广东作家叶曙明的《中国1927•谁主沉浮》,试图探寻中国政治基因。以个人、党派理想替代国家制度,是基因之一。
2012年10月22日

土耳其文化革命何以成功?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罗天昊:土耳其从初期脱亚入欧,到后来对中西文化兼收并蓄,文化革新奏大功。这既是由于身处文化边缘的幸运,也是由于纯洁的革命领导层。
2012年2月29日

FT社评:民主征途尚未结束

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宣称,民主政体终将成为人类政府的普遍形式。那时,全球只有69个民主国家,今天的数字已接近翻番。2011年的革命有力支持了福山的主张。
2011年12月31日

中国的革命恐惧

旅美学者薛涌:中国的许多“文化人”并非像韩寒那样想入非非地要扮演哈维尔,而是越来越认识到民主是一场漫长、深刻的社会革命。 “公正”理念的确立,要从地方草根社会的脉络中去寻求。
2011年12月27日

辛亥回眸:革命远非一劳永逸

民间历史学者维舟:革命常常让人忽略发生在它之前的“小修小补”。“把中华民族从根救起”的思维惯性延续至今,然而“从根救起”最终也可能变成“连根拔起”。
2011年10月12日

辛亥百年反思“革命”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刘波: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今天我们能以如此热情投入对百年前一场剧变的回述,无疑也承载了一些现实的期望、对变革的希求。
2011年10月10日

走向革命是必然的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雷颐所著的《走向革命:细说晚清七十年》主旨为:清政府的腐败与堕落,使革命成为中国变革的最终必然性。
2011年6月27日

联合国必须对利比亚采取行动

澳大利亚前外长埃文斯:国家主权不是杀人执照。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社会“保护责任”原则,适用于利比亚目前局势。制止卡扎菲政权的杀戮,国际社会必须有所行动。
2011年3月1日

埃及二次“走向共和”

前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在穆巴拉克治下,埃及沦落为“失败国家”。如今我们必须从头开始。要实现民主,埃及在过渡时期必须打好四个基础。
2011年3月1日

中东剧变 伊朗得利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萨班中东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马洛尼: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们很可能会发现:这一次的“阿拉伯之春”,真正的胜利者是伊朗。
2011年2月28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