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风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风险

我们的时代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

保尔森:在我50年的职业生涯中,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我从未见过公共和私人部门受到如此多风险的冲击。
2018年11月9日

外国投资者在A股市场打安全牌

在贸易战可能扰乱中国领先科技企业发展的大环境下,消费品公司成为了受外国基金青睐的安全牌。
2018年8月27日

比特币泡沫的真正输家

现实世界中,销售顾问会忽悠小白投资者购买未经检验和不受监管的金融产品。加密货币世界也是一样。
2018年8月27日

“石油集团对长期油价预测过于乐观”

若原油需求随新能源的崛起而见顶,石油公司将面临什么风险?英国资管公司Sarasin要求其投资的石油公司全面披露。
2018年8月6日

风险也许就是你视若无睹的东西

邰蒂:我们很少意识到,语言塑造我们的思维方式以及感知风险的方式。被标为“安全”的领域所蕴含的风险往往被忽视。
2018年6月25日

准备迎接波动性加剧的新时代

菲尔斯:随着长期的经济扩张和牛市进入最后阶段,流动性、分散配置和灵活性对于保护投资组合而言至关重要。
2018年4月18日

2018:警惕经济增速下行超预期

张明:新监管格局落实后,金融监管力度有望在二季度加强;投资者应警惕大宗商品价格显著回落的风险,股市至少在指数方面难言大的投资机会。
2018年3月28日

2017年全球宏观经济的七大主题

赵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金融市场异常乐观。今年全球经济仍将不上不下,破局恐怕还得等到2018年之后。
2017年2月10日

海外伤亡频发考验中国情报共享机制

李江:中国领事整体保护能力不足,最大问题是各个单元之间无法有效协作,这就需要建立主体多元的安全信息共享机制。
2016年7月15日

中国着手遏制理财乱象

在过去三年中海量放贷的中国各家银行为满足监管要求正大量揽储,导致短期、高收益理财产品爆炸式增长,引发监管部门对于银行业流动性和系统风险的担忧。
2011年6月30日

牛市不需“国家战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A股走高导致国内外投资者的态度出现反差。A股低位反弹源自流动性宽松和改革预期,但面临较大风险时,政府与投资者应该防范股市风险与泡沫的积聚。
2015年6月17日

中国为规避风险在拉美分散投资

由于担心投资委内瑞拉、阿根廷等国的财务风险,中国正在加大对秘鲁、智利、巴西、哥伦比亚等国的投资。不过,这些投资依然面临很多问题。
2015年5月12日

去杠杆中的底线思维与双轨经验

陶然、刘明兴:中国新一轮改革政策协同不足,不仅是因对风险判断仍存在数据陷阱,还因改革者缺乏底线思维的最坏准备。回顾历史,去杠杆势在必行的条件下,80年代的“双轨制”经验值得重新评估。
2015年1月19日

2015:中国经济五大风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平安第一的原则在生活或投资都适用,今年中国经济的关键词是风险,国际、政府、企业、机构等四大风险最终会传导到居民端。
2015年1月9日

汇丰董事长:员工避险情绪过重

范智廉的言论显示,银行业普遍担忧监管对业务的影响
2014年8月5日

中国影子银行风险被高估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黃育川:中国影子银行真正高风险的部分占GDP比重并不高,只有在这些资产表现异常糟糕,政府又管理不力的情况下,才会对银行体系构成威胁。
2014年7月21日

“安全第一”的风险

FT专栏作家约翰逊:繁文缛节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规避风险和避免受责的结果。人们越来越无法忍受任何错误和过失,也因此变得越发神经脆弱和畏首畏尾。
2014年6月6日

资产价格上涨不足为惧

FT专栏作家明肖:正如托尔斯泰所述“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不幸”,不同泡沫造成灾难的方式也不一样。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泡沫都很要命。
2014年1月7日

高风险信贷工具再度盛行

“以债偿债”等曾在金融危机前大行其道的复杂债务结构重现,令人担心市场可能过热
2013年10月23日

世界需要冒险的银行家

金融学教授佩蒂斯:历史表明,没有一个增长中的经济体能够维持稳定的金融体系。往往是那些金融体系愿意资助冒险企业家的社会,长期创造积累的财富才最多。
2013年4月1日

Lex专栏:评估风险加权资产的艺术

任何资本充足率制度都须确保银行在危机中拥有充足资本,并让外界对这一资本抱有信心。但迫使银行持有越来越多资本,从而削弱放贷能力,并非答案。
2013年2月28日

瑞银对自身风险缺乏监控

FT专栏作家加普:瑞银高管们对下面发生了什么几乎一无所知,与其说它是一家腐败或欺诈性的银行,不如说它是一家无知而疏忽大意的银行。
2012年12月28日

心理调查:企业家在规避风险

研究显示,企业创始人往往比普通人更易表现出谨慎的行为特征
2012年11月19日

管好华尔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要解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问题,唯一的解决方法是限制其在系统中的重要性。如果政治家不准备压制华尔街,监管改革无从谈起。
2012年9月26日

金融监管应简单易行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拉贝:在限制杠杆方面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过于复杂的风险加权上面。过于复杂的银行应被分拆。在金融监管领域,简单就好。
2012年9月10日

人类学家教我们理解风险

FT专栏作家邰蒂:人类学家认为,关于两大关键变量的假设决定风险控制:组织内是否存在操控全局的个人?组织的权力结构是否是有益的?
2012年8月10日

语言文化差异的“风险”

FT撰稿人布劳顿:即使是语言和文化背景相同的人,对“风险”一词的理解也可能存在差异,而不同国家的人对风险的看法就更不同了。
2012年6月12日

谁说美国国债无风险?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国债收益率不再是“无风险”基准,我们可能正步入一个根本不存在真正“无风险”收益率的世界。
2011年9月7日

IMF:全球最大银行应向政府投保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银行应当缴付额外费用以换取金融危机期间的官方支持
2011年4月7日

如果水变成了酒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如果你杯子里的水变成了酒,在宣布出现奇迹之前,你应考虑一些更平常的解释。风险模型也是一样。高盛的风险管理模型也未必能正确世界。
2011年3月21日

风险值多少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谁谁谁:同样的风险在不同人的心目中,代价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也不同。
2011年3月9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