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IMF

中国不理睬东京IMF年会

中国最高级金融官员缺席在东京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表面上的理由是“日程安排问题”,此举突显出中国国内政治如何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蒙上阴影。
2012年10月11日

IMF计划增资五千亿美元

称今后两年全球需要1万亿美元纾困贷款,知情人士表示欧元区国家最感兴趣
2012年1月19日

欧元区面临艰难抉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目前,欧元区应在糟糕的结局和一场大灾难之间做出抉择。前者是指推出大胆的政策以促进调整,后者是指伴随欧元区解体而来的大萧条。但是,欧元区领导人却无力作出决断。那么,IMF该怎么办?
2011年12月5日

“中国应放松金融管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首份中国金融业评估报告中表示,中国金融体系“脆弱性不断蓄积”,这要求中国政府放松其对银行、汇率和利率的严密管制。中国央行表示,IMF这份报告总体上是富有建设性的,但一些建议有失妥当。
2011年11月16日

拉加德警告欧元区面临严重后果

IMF总裁拉加德称,除非各国共同采取行动、消除各种威胁经济增长的因素,否则全球经济可能面临“失去的十年”
2011年11月10日

IMF警告:日本各银行持有太多国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这使这些银行易受利率飙升冲击
2012年10月11日

IMF:欧元区银行将抛售2.8万亿美元资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欧债危机将迫使该地区银行缩减资产负债表7%
2012年10月10日

IMF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全球经济产出将增长3.6%,低于7月份的3.9%的预测
2012年10月9日

人民币汇率是否“中度低估”?

中国社科院学者张明:由“显著低估”变为“中度低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人民币立场为何软化?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分化与贬值压力,恰好为进一步改革汇率形成机制提供了时机。
2012年8月13日

FT社评:IMF可从希腊脱身

希腊经济一直没有起色,如今又陷入大选后的混乱。除非这种混乱局面出现较大改观,欧元区其他借款人也同意帮忙,否则IMF现在就应该考虑“撒手不管”。
2012年7月30日

从IMF官员的辞职信说起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名前高官的辞职信内容隐晦,但其暗含的意思相当重要:IMF在两个关键问题上出现失误。
2012年7月30日

IMF调低2012年全球增长预测至3.5%

中国、印度和巴西的预测增长率分别调低至8%、6.1%和2.5%
2012年7月17日

IMF增资意义不明

FT记者罗宾•哈丁:IMF官方表态称,新增的资金与欧洲无关,将用于IMF的所有成员国。然而如果不是因为欧元区状况令人担忧,IMF根本就不需要增资。
2012年4月27日

IMF评估银行“自救”风险

IMF研究人员编写的一份报告警告称,由债权人共同承担纾困成本的机制虽能增强大型金融机构的安全性,但也会令金融危机中的问题进一步蔓延。
2012年4月26日

FT社评:IMF应慎用新增资金

对于各方的增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独立使用,并为欧元区制定严厉的支持条件。它必须坚持实施那些有可能奏效的计划,如果无法获得保证,它应该敢于置身事外。
2012年4月25日

日本承诺向IMF贡献600亿美元

此举将对中英等其它国家构成压力,促使它们慷慨解囊
2012年4月18日

IMF将“显著下调”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预测

这将证明人民币汇率不再被大幅低估
2012年4月11日

欧盟呼吁其他大型经济体向IMF增资

德国和法国财长表示,欧元区向财政纾困基金增资2000亿欧元,“已经做了自己份内的事”
2012年4月1日

FT社评:改变美国把持世行的第一步

欧美人长期把持世行和IMF领导权的旧制度应当被打破。不妨从世行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IFC)迈出第一步,通过全球竞争,公开选聘其领导人,赋予IFC更独立地位。
2012年3月20日

IMF增资能否解决欧债危机

FT中文网撰稿人周子章: 解决欧债危机是IMF的核心问题,许多国家与欧元区存在一定分歧。如果中日等国直接参与特别融资,不仅面临投资风险,还面临政策风险。
2012年2月28日

卡恩涉嫌参与性派对遭拘留

这些性派对据说是法国里尔市的一些高级警界和商界人士组织的
2012年2月22日

中日在IMF增资问题上立场一致

中国和日本均表示,欧元区须首先扩大其自身纾困基金的规模
2012年2月20日

IMF将中国今年增长预测下调至8.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如果欧洲陷入严重衰退,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减半
2012年2月7日

FT社评:各国应积极响应IMF增资请求

欧洲能够而且应当自行解决欧债危机,但这不是拒绝IMF增资请求的理由。金融稳定符合全球利益,IMF目前能够随时动用的那3870亿美元是不够的。
2012年1月20日

IMF必须顶住欧洲压力

IMF必须有勇气抵制欧洲的威吓;全球其它国家必须共同努力,加快IMF的治理和代表性改革。只有到那时,IMF才能够帮助全球经济恢复增长和创造就业。
2012年1月10日

IMF女掌门人拉加德

拉加德曾开玩笑说:当初如果有“雷曼姐妹”在,金融危机的走势或许会相当不同。拉加德曾在美国留学和工作,颇为理解英美人士的思维方式。
2011年12月20日

FT社评:IMF的参与救不了欧洲

欧元区的问题不是缺乏资金,而是在市场失灵时各成员国缺乏互相融资的政治意愿。让IMF参与到新一轮欧元区纾困中.并不能解决问题,许多老的症结依然存在。
2011年12月19日

IMF不应甘当配角

William R. Rhodes Global Advisors公司总裁比尔•罗兹:随着欧洲危机扩大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配角。我们急需IMF重新担当起全球金融体系“顶梁柱”的角色。
2011年11月16日

IMF筹划新贷款安排

IMF提议创建一种新的贷款工具,将允许某些金融动荡中的“危机旁观者”国家迅速得到为期约6个月的短期贷款。它还拟通过发放“特别提款权”增加数十亿美元。
2011年11月4日

新兴市场筹划为IMF提供资金

致力于快速筹措资金,提升IMF在应对欧元区危机中的作用
2011年10月14日

IMF敦促俄罗斯管好本国银行业

称救助莫斯科银行暴露俄银行业欠缺透明度
2011年10月9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