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式管理”能在全球走多远?

尹一丁:企业将本国市场的成功管理经验移植到海外往往能事半功倍,但为什么说沿用”中国式管理“反而成为中国企业海外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
2020年12月24日

有限合伙构架与重庆钢铁的“混改”

郑志刚:在新一轮国企混改中,未来国有资本一个重要发展趋势就是投资的基金化,重庆钢铁混改开创了国企混改的新范式,值得推广和借鉴。
2020年12月24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十四五的三大突破

沈建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了什么信号?实现科技引领的超越、人民币可兑换、农村土地市场化,可能成为“十四五”的三大突破。
2020年12月24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什么强调“效率”与”安全”

周浩:中国选择,事实上从“双循环”就慢慢露出全貌;强调进取却又重视秩序,强调创新却又强化监管,决策者对于市场理解进入新阶段。
2020年12月23日

中国楼市2020:超预期复苏,高确定未来

刘渊:2020年楼市政策演变过程体现出维持市场稳定是政策首要目标;而2021年全国楼市量价将维持与2020年总体相当的水平。
2020年12月22日

“十四五”城镇化,开启中国小城镇时代

沈晓杰:合理控制大城市人口密度和规模、以加快小城镇发展来提高新型城镇化,已成共识,“十四五”中国城镇化发展,小城镇必将担当起历史重任。
2020年12月22日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看国家发展战略变化

章俊:疫情之后,刺激政策再度加码,结构性失衡日趋严重,导致全球中长期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中国经济增长确定性,恰恰来自对前者认识。
2020年12月22日

展望2021: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张明:“疫情”“衰退”与“冲突”,构成了今年全球经济形势的三大关键词。这三个关键词仍将继续发酵。中国如何满足稳增长与控风险的目标?
2020年12月22日

科技与民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最大亮点

叶胜舟: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民生领域着墨很多,政策导向非常清晰,近8年甚至1994年以来罕见。
2020年12月21日

2021:中国经济政策大变局

徐瑾:中央经济工作有什么信号?面对中国经济的老问题,如何处理?当强调内循环甚至需求侧时,意味着中国开始了战略转移,即面向内在。
2020年12月21日

中国南北经济差距拉大,为什么以及做什么

张林:1949年以来中国南北经济差距变化的三轮周期说明,谁与良性的制度变迁结合,谁就能取得好的经济增长结果。
2020年12月18日

金融创新如何赋能经济

李楠、陈开宇:金融如何能够真正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什么样的金融创新才能赋能实体企业的创新研发?通过降低信息不对称性,有效配置资源。
2020年12月17日

《商业银行法》为何修订?

周浩:《商业银行法》修订体现了行业发展、国际监管潮流变化、国内政策变化及货币政策框架现代化,大方向体现了“市场化”和“严监管”趋势。
2020年12月17日

后疫情时代应建立新的职业培训伙伴关系

在后疫情时代,变革将以日益加快的速度到来,企业、政府和工会之间需要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以设计一种终身职业技能培训体系。
2020年12月14日

零利率的经济学

刘劲、陈宏亚:可以预计,未来世界主要经济体会增加税收,增加转移支付,小心提高通胀率,用以解决40年来缓慢积累的经济极端不平衡。
2020年12月11日

如何认识中国当下改革?

邓聿文:中国政府授权深圳进行先行示范区的改革探索,其授权范围超越了一般的事务性调整,是力度比较大的一次改革。
2020年12月11日

为什么说弗里德曼的企业学说是错误的?

沃尔夫:弗里德曼在1970年提出,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我以前也笃信这一观点。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2020年12月10日

新金融企业如何设计公司治理制度?

郑志刚:本文通过比较以蚂蚁为代表的新金融企业与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企业的治理制度设计的差异,回答如何为新金融企业设计公司治理制度的问题。
2020年12月10日

老龄化困境:东京留给北京的教训

在日本,人口老龄化问题现在只是个不算新闻的惨淡事实。该问题真正重要的受众是中国,中国应为应对与日本类似的老龄化困境做好准备。
2020年12月9日

展望2021:“双循环”与经济安全

胡月晓:“双循环”的经济发展新格局,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确认——内需型经济主导方式的确立。
2020年12月8日

缓和美中关系的三大优先事项

罗奇:始于贸易战的美中摩擦已演变成科技战,目前已陷入僵局。现在迫切需要一条新路径。这条新路径应包含三个主要方面。
2020年12月8日

当弗里德曼遇到新冠疫情

希尔:在这位经济学家谴责高管们为了“笼统的社会利益而花股东的钱”半个世纪后,新冠疫情为他对社会责任的狭窄定义提供了新思路。
2020年12月8日

蛋壳暴雷:经济凛冬将至的隐喻

徐瑾:蛋壳暴雷,不少年轻人流离失所,构成经济寒冬的复杂隐喻。长租公寓暴雷,拷问其商业模式是否成立;资本的雄心,是否正在消散?
2020年12月7日

李剑腾:中国需要大幅增加基础研究投入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李剑腾接受采访认为,中国制造业要从大走向强,需要增加基础研发投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2020年12月7日

全球化并未死亡

邰蒂:新冠疫情确实在2020年让全球化倒退,但并未扼杀它。事实上,2021年可能会带来令人惊讶的全球化复苏。
2020年12月7日

Lex专栏:中国开发商的债务警钟

10多年来,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股票一直是卖空者的噩梦。似乎没有什么能遏止它们的涨势。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改变。
2020年12月4日

FT社评:疫苗获批带来经济曙光

英国已成为首个批准新冠疫苗的国家。这是一个重大时刻。疫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但启动疫苗接种标志着结束阶段的开始。
2020年12月3日

新冠阴霾出现一线光明

沃尔夫:疫苗喜讯令人振奋,疫情的经济影响不像半年前人们担心的那样糟糕。也许世界会更快从噩梦中醒来,状况也会更好。
2020年12月3日

FT社评:日本教你如何优雅地老去

日本这三十年的经历为其他国家展示了一个国家可以在不增加人口的情况下继续改善其公民的物质福利。
2020年12月3日

展望2021:特朗普主义的影响和中美关系

沈建光:美国割裂会消耗执政者较多精力,拜登不会“极限施压”,中美短期冲突或淡化;但中美关系也绝无可能回到过去,合作竞争并行是常态。
2020年12月3日

中国到底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

Chenqin: “6亿人月入1000元”的说法一出,有的人不意外,有的人怀疑月入千元要如何生存。这笔数据到底要怎么看?
2020年6月3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