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读者评论: ofo还有救吗?

陈歆磊、李嘉怡:ofo的命运和共享单车市场是资本逐利而扭曲市场的生动案例。在传统市场中,掠夺者定价是监管关注的要点,而在互联网行业却被忽视。
2018-11-19 17:56cbc25_ft 来自广东省中山市
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 [ wangchdq ] 的原贴:

1945年7月1日,黄炎培、冷遹、褚辅成、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等六位国民政府参政员,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邀请,为推动国共团结商谈,飞赴延安访问。

黄炎培在延安看得很仔细,过得也很舒心。7月4日下午,毛泽东邀请黄炎培到他住的窑洞里作客,整整长谈了一个下午,这次谈话促使黄炎培从延安回来撰写一本书,叫《延安归来》。在书中黄炎培回忆了他和毛泽东的这段谈话,就是关于"国家兴衰周期率"的内容。

毛泽东问:"任之先生,这几天通过你的所见所闻,感觉如何?"

黄炎培直言相答:"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

对黄炎培的这一席耿耿诤言,毛泽东庄重地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上去前打着民主制度的名忽悠中国人民帮其赶走蒋介石,可是毛泽东上去后却没有改成民主制度,反而弄了社会主义,人民没法监督政府,政府也不为人民说话和办事,结果饿死几千万农民,毛泽东还弄死几千万中国人。

孙中山何尝不是以建立共和为理想?奈何当时民智未开!因此不应将所有结果都归咎于个别人,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官府也是成立的。
回复 支持(2) 反对(5)
2018-11-10 20:14亮亮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说点具体的,深圳是没有专门的自行车道的,共享单车出来之前政府还禁摩,那时走在人行道上很轻松放心。自从出来共享单车,整个城市都不好了,走在路上感觉随时会有险情,不仅替自己担心,看着呼呼擦身而过的车子,为骑车的人,其他的行人捏把汗,尤其是带着孩子走在路上,得时刻小心。新闻里时不时有共享单车惨案。
共享单车这件事,从起因,经过,到现在悬而未决的结果,还有一堆堆丢弃如山的车子,让我看见在罪恶资本扶持下放大的人性的弱点。
回复 支持(3) 反对(9)
2018-11-10 12:43快完蛋 来自辽宁省本溪市
信仰而已,请问,毛时期,毛不为人民说话办事,能告知下,从古至今,有谁真正为人民说话办事吗?请答。
回复 支持(0) 反对(4)
2018-11-10 12:41快完蛋 来自辽宁省本溪市
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 [ wangchdq ] 的原贴:

1945年7月1日,黄炎培、冷遹、褚辅成、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等六位国民政府参政员,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邀请,为推动国共团结商谈,飞赴延安访问。

黄炎培在延安看得很仔细,过得也很舒心。7月4日下午,毛泽东邀请黄炎培到他住的窑洞里作客,整整长谈了一个下午,这次谈话促使黄炎培从延安回来撰写一本书,叫《延安归来》。在书中黄炎培回忆了他和毛泽东的这段谈话,就是关于"国家兴衰周期率"的内容。

毛泽东问:"任之先生,这几天通过你的所见所闻,感觉如何?"

黄炎培直言相答:"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

对黄炎培的这一席耿耿诤言,毛泽东庄重地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上去前打着民主制度的名忽悠中国人民帮其赶走蒋介石,可是毛泽东上去后却没有改成民主制度,反而弄了社会主义,人民没法监督政府,政府也不为人民说话和办事,结果饿死几千万农民,毛泽东还弄死几千万中国人。

信仰而已,请问,毛时期,毛不为人民说话办事,能告知下,从古至今,有谁为人民说话办事吗?请答。
回复 支持(4) 反对(4)
2018-11-09 16:29xieq98 来自新加坡
共享单车前期野蛮夸张拖垮对手的策略,必然导致大多数哀鸿遍野,最后一个倒下的才有希望享受垄断的利润。这是滴滴的策略。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8-11-09 07:39wdm 来自安徽省芜湖市
别的不说,仅浪费资源就太吓人,几乎每个城市连三线小城都车满为患,单车到处乱丢,老百姓无话语权管不了,有权的又不管,任其泛滥成灾。
回复 支持(1) 反对(1)
2018-11-07 15:08nyjvivian 来自上海市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 mamingyu1626@f... ] 的原贴:

的确如此,可笑的是中国还引以为豪吹嘘“新四大发明”。“新四大发明”是对中国古人的侮辱,是现代中国人无知愚昧又自大的表现。“中国新四大发明”中也根本不存在发明与创新。我一直不能理解,今日的中国人普遍上拥有的“迷之自信”是怎么得来的,毕竟中国不是发达国家,且仍旧处于国际分工体系的低端。中国除去华为再也没有可以在世界市场上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市场上拥有较大市场占有率且被同行尊重的企业。

是的,大家兴哄哄地沉浸盛世中,就抗日神剧中打日本鬼子一样,难道不知道人均GDP只有8000美金多点,距离日本4~5万美元何其之遥远,只是靠人口数量才得GDP第二。
回复 支持(17) 反对(0)
2018-11-07 13:30富道春秋 来自北京市
那么,已经实现了垄断的滴滴如何考量?
回复 支持(2) 反对(1)
2018-11-07 11:55龙龙三 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
共享单车大家都方便了吧,只是资本进来玩坏了,想象空间太多。
回复 支持(3) 反对(2)
2018-11-07 11:36wangshuoyuan 来自上海市
为什么要去救?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8-11-07 10:20achillis 来自广西南宁市
两年前大吹特吹的中国新四大发明,结果高铁根本不是我们发明而是强迫外国厂商转让技术发展起来的,并成为贸易“摩擦”的导火索之一;共享单车现已基本歇菜;根本经不起时间考验啊。我是爱国的,但宣传的同志不要拉低我们的智商去盲目爱国行吗?
回复 支持(7) 反对(0)
2018-11-07 02:20fengbsas2015126 来自阿根廷
这是政治林彪理论:政治收获是最大最大,经经收益可以不计。三面红旗人民公社大跃进如此,中国模式也如ofo一样新结构发展主义!林毅夫与张维为—政治经济的一对毒瘤。
回复 支持(4) 反对(1)
2018-11-07 00:36幸运儿 来自北京市
用户感太差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18-11-06 21:24wangchdq 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
在中国央行的首次金融机构评级中,4,000家银行约有十分之一落在高风险的8-10级,突显了规模45万亿美元(62万亿)的中国金融体系所面临的挑战。

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央行发布2018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称,这次评级结果分为1-10级,级别越高表示风险越大。在8-10级的银行有420家,均为农村金融机构。只有两家银行为1级,即最高评级。但机构名称均未予披露。

中国央行上周末表示,对于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金融机构,在金融政策支持、业务准入、再贷款授信等方面采取更为严格的约束措施。

中国政府已将控制金融风险摆在了首要位置,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试图阻止创纪录地积累起来的公司债让经济陷入危机。尽管当局最近几个月似乎放松了去杠杆行动以促进短期增长,但金融监管机构并没有削弱根除行业不当做法的决心。

中国央行及其分支机构运用央行金融机构评级结果对金融机构进行差别化管理。评级结果是核定存款保险风险差别费率的重要依据,评级结果较差的机构应适用较高费率,并可对其采取补充资本、控制资产增长、控制重大交易授信、降低杠杆率等早期纠正措施。
回复 支持(12) 反对(4)
2018-11-06 21:18wangchdq 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
1945年7月1日,黄炎培、冷遹、褚辅成、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等六位国民政府参政员,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邀请,为推动国共团结商谈,飞赴延安访问。

黄炎培在延安看得很仔细,过得也很舒心。7月4日下午,毛泽东邀请黄炎培到他住的窑洞里作客,整整长谈了一个下午,这次谈话促使黄炎培从延安回来撰写一本书,叫《延安归来》。在书中黄炎培回忆了他和毛泽东的这段谈话,就是关于"国家兴衰周期率"的内容。

毛泽东问:"任之先生,这几天通过你的所见所闻,感觉如何?"

黄炎培直言相答:"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

对黄炎培的这一席耿耿诤言,毛泽东庄重地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上去前打着民主制度的名忽悠中国人民帮其赶走蒋介石,可是毛泽东上去后却没有改成民主制度,反而弄了社会主义,人民没法监督政府,政府也不为人民说话和办事,结果饿死几千万农民,毛泽东还弄死几千万中国人。
回复 支持(136) 反对(32)
2018-11-06 19:31mamingyu1626@foxmail.com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的确如此,可笑的是中国还引以为豪吹嘘“新四大发明”。“新四大发明”是对中国古人的侮辱,是现代中国人无知愚昧又自大的表现。“中国新四大发明”中也根本不存在发明与创新。我一直不能理解,今日的中国人普遍上拥有的“迷之自信”是怎么得来的,毕竟中国不是发达国家,且仍旧处于国际分工体系的低端。中国除去华为再也没有可以在世界市场上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市场上拥有较大市场占有率且被同行尊重的企业。
回复 支持(65) 反对(16)
2018-11-06 17:5113126766544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
共享单车现在留下一地鸡毛。
回复 支持(25) 反对(3)
2018-11-06 16:47彭喜 来自湖南省
多么希望这个社会大多数人民过着幸福指数高的生活啊!不是什么平均收入啊!特别是在医疗退休等民生方面要公平公正啊!不要成为只有少数人的特权啊!都是生命啊要善待大多数人民啊!!!!
回复 支持(51) 反对(3)
2018-11-06 13:39彭喜 来自湖南省
希望这个社会的政策要考虑大多数人民啊!不要只为少数人服务啊!大多数人都要有尊严啊!政府是为大多数人民谋幸福啊!不是为少数人谋特权啊!!!
回复 支持(19) 反对(1)
2018-11-06 12:55longhuang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
一直不看好ofo、和mobike相比它任何方面都低人家很多档次。一个不在乎产品品质的企业最终的命运只会是倒闭~
回复 支持(50) 反对(4)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