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专栏

读者评论: 基辛格:中美对抗如果持续,情况有可能失控

冯郁青:基辛格强调,美国和中国几乎注定要共存,如果陷入不断对抗,将会产生实际后果。他敦促拜登政府扭转自特朗普以来对中国的政策。
2022-11-02 19:03 来自意大利
来自北京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如果是老百姓但凡体会过后者的,往往不想在前者的环境中生活。当然如果你是统治阶级那就反过来了。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1-02 19:00 来自意大利
来自上海市 [ 匿名 ] 的原贴:
这不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事。而是落后与先进的对抗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 匿名 ] 的原贴:
长江黄河不会倒流
已经倒流了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1-01 11:18 来自江苏省南京市
来自北京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两分法,不值得辩论。如同小时候,看到人要分好人坏人一样,这个世界真的如此简单吗?思维太幼稚了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好像看到老爷爷对我的说教:你想的太简单了
二楼道不出所以,大可不必装高深。无论社会发展处于哪个阶段,民主治理的国家始终确保利益为了民众,权力服务于民众。古希腊人在公元前700就表示,既然没有人有超然的智慧,那么用民主的方式领导国家就更合理!事实上国际主流社会形态如此!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22-11-01 10:19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
经济的改革是离不开政治的改革,这是定律,中国现在就是违背定律,我相信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永远有青春、自由、奋斗的气质。
回复 支持(3) 反对(0)
2022-11-01 09:35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来自上海市 [ 匿名 ] 的原贴:
这不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事。而是落后与先进的对抗
长江黄河不会倒流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22-11-01 08:33 来自IANA
来自北京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两分法,不值得辩论。如同小时候,看到人要分好人坏人一样,这个世界真的如此简单吗?思维太幼稚了
是非不分 黑白颠倒 连基本价值观都没有就别评价别人了 暴露智商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1-01 07:56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太左了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0-31 22:48 来自江苏省常州市
基辛格的强调没意思,倘若能够“共存”不存对抗,如果对抗定有后果,且对抗必是“共存”或“共赢”的失控。评论有趣,然众皆遗二关键,立场如何,逻辑自洽。立场不是中美这么简单,有官民、富贫、等级。逻辑不是口号,不可饱腹,不能绝驳。尚此,对抗也罢,失控亦行,起码道理是明白的。
回复 支持(0) 反对(1)
2022-10-31 21:49 来自IANA
中国的经济的确强大到了可以让它的政治开始令人不安,包括国内和国外,包括底层和高层,这就是客观现实。这不是文化或者文明的冲突,一定程度上是影响整个人类社会未来的冲突。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0-31 17:23 来自重庆市
不同经济发展阶段是有不同上层建筑与之适应。就目前发展阶段及国际环境而言,显然相对威权体制更适合中国。总而言之,对发展本国经济更有利的制度是一国所应该选择的,制度本身没有对错之分。但是经济发展了,政治制度也要相应改变以适应经济发展,没有什么政治制度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亘古不变的。
回复 支持(0) 反对(3)
2022-10-31 14:05 来自IANA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 匿名 ] 的原贴:
如果担心生产集中于中国,是一个巨大风险的话,那么尖端技术集中于美国算什么呢?美国可是实打实的利用技术胁迫中国,而中国可还没有胁迫美国的。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霸权思维。
我们为什么自己没有尖端技术?就像抄学霸作业,学霸为什么要让你抄?因为你付钱了? 难道不应该思考,为什么我们留不住人才,为什么创新动力不足?
回复 支持(3) 反对(0)
2022-10-31 14:02 来自IANA
来自北京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两分法,不值得辩论。如同小时候,看到人要分好人坏人一样,这个世界真的如此简单吗?思维太幼稚了
好像看到老爷爷对我的说教:你想的太简单了
回复 支持(0) 反对(0)
2022-10-31 08:44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来自北京市 [ 匿名 ] 的原贴: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两分法,不值得辩论。如同小时候,看到人要分好人坏人一样,这个世界真的如此简单吗?思维太幼稚了
回复 支持(5) 反对(6)
2022-10-31 08:43 来自山东省青岛市
如果担心生产集中于中国,是一个巨大风险的话,那么尖端技术集中于美国算什么呢?美国可是实打实的利用技术胁迫中国,而中国可还没有胁迫美国的。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霸权思维。
回复 支持(4) 反对(3)
2022-10-31 06:21 来自江苏省苏州市
和意识行态及制度没有关系,当年的日本就是榜样。美国只是想永远想获得全方位绝对优势。欧州有苦难言。
回复 支持(7) 反对(0)
2022-10-30 12:22 来自北京市
一种是:由一个人选几个帮手,由他们决定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百姓不能发表意见;另一种是:大家选出几个人来领导大家,由媒体监督、由反对党时时挑你的毛病,百姓也可以上街发表对领导层的不满。
你会选择哪一种?
回复 支持(23) 反对(3)
2022-10-30 12:16 来自香港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 匿名 ] 的原贴:
独裁制度和民选制度哪一个对人类更有利?
来自IANA [ 匿名 ] 的原贴:
新加坡算哪种? 你这判断太简单化了
新加坡如果制度没有控制好,以后一样可能出现我们这样的情况,靠领导人自觉是不行的
回复 支持(10) 反对(0)
2022-10-30 02:47 来自新加坡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 匿名 ] 的原贴:
独裁制度和民选制度哪一个对人类更有利?
习家黑帮 肯定不行
回复 支持(15) 反对(2)
2022-10-30 02:06 来自香港
這一陣子的文章怎麼幾乎都是英文翻譯過來的?而且數量也很少,對不起訂閱花的錢。另外,之前經常寫中文評論文章的作者呢?
回复 支持(6) 反对(0)
2022-10-29 21:40 来自上海市
这不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事。而是落后与先进的对抗
回复 支持(19) 反对(1)
2022-10-29 15:51 来自新加坡
老贼
回复 支持(8) 反对(2)
2022-10-29 10:06 来自湖南省长沙市
“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文化背景,但这些文化背景使得双方在处理问题时并不总是能够相容。”可惜现在的美中关系不止是文化的问题
回复 支持(19) 反对(1)
2022-10-29 08:59 来自IANA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 匿名 ] 的原贴:
独裁制度和民选制度哪一个对人类更有利?
新加坡算哪种? 你这判断太简单化了
回复 支持(2) 反对(10)
2022-10-29 07:54 来自IANA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 匿名 ] 的原贴:
独裁制度和民选制度哪一个对人类更有利?
美国加油
回复 支持(11) 反对(3)
2022-10-29 00:44 来自云南省玉溪市
无论是特兰普或是拜登对中国的政策都没什么错 是该让傲慢的中国知道 傲慢是必须有代价的
回复 支持(7) 反对(7)
2022-10-29 00:04 来自江苏省徐州市
这么说,我都无语了
回复 支持(1) 反对(0)
2022-10-28 20:56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
独裁制度和民选制度哪一个对人类更有利?
回复 支持(30) 反对(9)
2022-10-28 15:41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注定的
回复 支持(10) 反对(0)
2022-10-28 15:33 来自上海市
意识形态的完全对立和经济规模的可竞争性注定了要有胜负
回复 支持(26) 反对(4)
2022-10-28 15:24 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
这个老伙计,哎
回复 支持(6) 反对(0)
用户名: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青听华尔街

冯郁青,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曾任第一财经纽约评论员和美国业务主管。报道了2008年金融危机,四届美国大选。自2008年开始连续五次专访了巴菲特,对巴菲特的先锋报道及对中国经济的讨论在财经界产生广泛影响。还先后专访了格林斯潘,克林顿总统,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金斯基, 纽约前市长彭博和世界银行前行长James Wolfensohn,以及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纽约主流智库举办和主持年度金融论坛,和美国政界及华尔街大佬讨论美国经济发展及中美关系的热点话题。2018年当民粹主义和反特朗普浪潮在全球范围内激烈碰撞之际,冯郁青和世界顶级略家和经济学家展开深度对话,制作六集纪录片《世界推动者》,探寻二战之后世界秩序的变化。冯郁青现为数据媒体BitpushNews总编。

相关文章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