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特别策划

复旦大学沈逸教授演讲全文

理性认识中美贸易争端一直是一项很热门的话题。在经济和金融面前讲理性是非常搞笑的事情。这边的理性我们先做最基本的解释。在这里,理性是经济人的假设,在利弊之间进行权衡。但是问题是,在于不同的时期对设立利弊的标准是不同的。让我们来看看最近的发展。

其实我们中西部农场主早期反映。打了中美贸易战之后,中国对于美国农产品的禁运和限制进口是有作用的。在这方面请大家注意这样的现象:在政治活动当中,多数和少数的问题。什么意思呢?当一件事情出来以后,它的成本是由多数人承担,但是多数人是分散的,没有得到有效的组织和结构。另外一部分的收益集中在另外一群人。但是他们很难被有效地组织起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公共决策当中。经常出现少数驱动多数的现象,我不说中美贸易的问题,很经典的就是禁枪,美国人有没有成功的禁枪呢?没有,因为枪支的风险和成本是分摊在两个不同人群里面的。中美关系当中也有这个问题。第二,在美国的决策过程当中,外交是集中在总统这方面。要有权利制约总统。基本上要经过3—4年,到第二次选的时候才能有作用。超过一年的事情他不记得。这是数据告诉我们的结果。所以基于这样的原因,有时候理性站在我们这边,我们需要有一个承受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