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同性恋

同性恋不是病,如何结束扭转治疗的闹剧?

董一夫、龙大瑞:尽管同性恋已被去病理化,心理学研究也显示扭转治疗会使人受到心理伤害,但扭转治疗依然很普遍。

当成长在纽约布鲁克林的男孩本吉•昂格尔(Benjy Unger)发现自己无法消除对同性的渴望时,他和家人来到了新泽西州的“乔纳”(JONAH)诊所——一个以宗教保守派为背景的同性恋“扭转治疗”机构。

为昂格尔进行“治疗”的,是一位号称“人生导师”的阿兰•唐宁(Alan Downing)。唐宁既没有正式的心理学教育背景,也没有心理医生的职业资格。在他看来,昂格尔的同性吸引由年幼时与母亲接触过密所致。于是,在一次“治疗”时,唐宁命令昂格尔用网球拍反复猛击一个枕头,并想象着那个枕头就是昂格尔的母亲。每击打一次枕头,昂格尔都被要求大声喊出:“妈妈!”直到他紧握球拍的手开始流血,击打才被叫停。昂格尔与母亲原本亲密的母子关系,也因这一次次“治疗”而几近崩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