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人口录得60多年来最低增速

中国在截至2020年的十年间人口增速降至几十年来最低水平,2020年出生人口数量也大幅下降。
1天前

消费者维权可以有团队吗?

刘远举:很多人认为,在维权中任何形式的策划、团队、利益都是不可接受的。一看到团队就会条件反射式的说:“事情性质起变化了”
2021年5月6日

科学早恋、阶层流动与婚姻内卷

张林:对于横向流动性降低、纵向流动性受阻的担忧,使得富裕家庭在婚恋选择上更加谨慎,但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或许是教育内卷之后的婚姻内卷。
2021年4月30日

中国将报告50年以来首次人口下降

知情人士称,已于去年12月完成、但尚未发布结果的最新中国人口普查将报告全国总人口不到14亿。这可能带来各种后果。
2021年4月28日

中国对斯诺克热情高涨

中国观众对斯诺克运动的热情日益高涨。今年的斯诺克世界锦标赛将在中国受到狂热追捧。
2021年4月19日

《我的姐姐》不该只有性别视角

刘远举:个人独立当然要,但不是朝着消灭家庭、或者通过消灭家庭来得到的。这是历史的教训。
2021年4月19日

身份的幻象

刘远举:当一个男性觉得杨笠侮辱到他了,是因为他的身份选择范围实在太少了,或者说,能够令他感到力量感的身份归属太少了。
2021年4月8日

中国监管机构不再对科技巨头网开一面

反垄断监管看起来将成为中国政府政策制定中的下一个大趋势。但消费者有时似乎被夹在了科技巨头与政府之间。
2021年3月25日

孔子是真正的保守主义者——谈将教师节设在孔子诞辰日

邓聿文:孔子的思想尤其是政治思想具有保守主义的特质。中国思想界应恢复儒家的本来面目。将教师节设在孔子诞辰日是有必要的。
2021年3月23日

创新、民生与绿色:中国“十四五”规划主要维度

叶胜舟:“十四五”规划是中国擘画的宏伟复兴蓝图,集中资源、重点攻关,客观上也是接受美国全面竞争和深度对抗的应战书。
2021年3月17日

一位美国作家眼中的“内卷”与“回到乡村”运动

卓睿:未来将引导我们走向何方?答案是:中国的乡村,一个广袤的、即使对那些在中国生活了多年的人来说也可能显得神秘莫测的地区。
2021年3月10日

马金瑜事件、女权主义与社会反家暴机制

吕恒君: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需要基于反家暴机制所倡导的“科学”与“社会政治”角度,客观深入地剖析马金瑜事件及其交织折射的复杂现象。
2021年3月8日

不必拯救县域中学

刘远举:所谓拯救县中,关注的是学校,而非学生;关注的是县教育局局长的利益,而不是学生的利益。
2021年3月5日

2020年中国新生儿户籍登记数量下降15%

根据中国公安部的户籍登记数据,去年全中国出生人口为1004万,而2019年为1179万。新冠疫情加剧了中国面临的人口结构挑战。
2021年2月10日

中国出口工厂鼓励员工春节加班

生意繁忙的中国出口企业正在加紧生产,纷纷提供奖金和加班费鼓励工人春节加班,中国政府也鼓励民众就地过年。
2021年2月5日

吉林通化疫情期间物资严重短缺

吉林通化疫情期间的物资短缺在中国国内引发强烈批判。上周日,通化官员就物资配送不及时道歉。
2021年1月26日

代孕问题冷思考

刘远举:伦理是多变的,自由与权利比伦理来的更为久远、自然、更为恒定,也更为具体。
2021年1月22日

2020,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2020年公关大事件和趋势回顾

王真:如果给2020年取一个关键词,那就是“磨难”。从国家到个人都采取了“自救行动”,无不奋勇。黑天鹅终究会过去,新常态终究会到来。
2020年12月31日

2020年中国时政大事盘点

叶胜舟:新冠疫情防控决战,金融创新与监管“两翼齐飞”,张玉环案的悲剧、正剧和悬剧,直播带货的“双刃剑”凸显。
2020年12月30日

再说“问题与主义”——谈有关中国保守主义思潮的几点看法

张伦:当下的一些中国保守主义者所持的立场与论述方式是否是另一种新的“激进主义”或至少带有“激进”色彩的论说?
2020年12月24日

科技与民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最大亮点

叶胜舟: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民生领域着墨很多,政策导向非常清晰,近8年甚至1994年以来罕见。
2020年12月21日

丁真、杨超越、普通人

万喆:普通人和普通人,并不是一样的普通人。做一个精英眼中的普通人,好像很容易,但做一个普通的普通人,谈何容易。
2020年12月10日

北京1986:被遗忘的中国留影

德兰斯菲尔德:最近偶然翻出30多年前我在北师大任教时拍摄的未曾洗过的一组底片,将我的思绪带回到当时处于社会变革边缘的中国。
2020年12月9日

何帆:中国要回归本土时代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何帆表示,中国未来发力点第一个应在流通环节,这包括物流及其他软性制度,而分配,政府在收入政策上会做出调整。
2020年11月30日

为什么如今炫富不能引发社交媒体刷屏

刘远举: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2020年11月23日

深圳两次隔离手记:从福田到龙华

自2月深港封关后,像我这样苦于深港跨境的人不在少数。下半年我从香港回到深圳两次,经历了两次隔离,对于深圳的抗疫管理和服务升级深有感触。
2020年11月4日

电梯停了之后——996、内卷化、佛系

刘远举:随着大公司上市,无法爆发式发展。职场的无风险红利消失了。电梯停顿,预期还在。于是为了电梯内那点空间,无数聪明人竞争、挣扎。
2020年10月19日

数字经济与圈层文化

程实、高欣弘:圈层文化与数字经济的最终结合体,将推动单一世界升维至平行世界,而技术的持续进化,则为分裂的世界创造出新的弥合可能。
2020年10月16日

三星从中国电商平台下架防弹少年团特别版产品

在防弹少年团成员发表有关朝鲜战争的言论激怒中国网民后,三星从京东、天猫旗舰店及自己网站撤掉与该组合合作的产品。
2020年10月13日

疫情之下中国高校的返校难题

赵敏竹:随着十一长假到来,中国高校再一次面对学生流动。为避免“封校”措施的一刀切,该如何在疫情下寻找平衡有效的常态化管理?
2020年10月5日

小区式骨灰堂背后的 “民生”、“民死”之艰

刘远举:中国的死人与活人,都处于几乎一模一样的土地政策之下:供应限制、身份限购、年限,高价。
2020年9月4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