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大数据

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间谍科技”?

从运营大数据的人那里听到更多,而不是更少,这一点很重要。
2022年9月10日

如何训练你的TikTok算法

摩尔:TikTok的算法很神奇,总能向你推送一些你在看到之前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感兴趣的视频,但最近几周我开始被奇怪的视频轰炸。
2022年9月8日

数据不是新的石油,它是沙子

科技行业中充斥着各种故事,但其中一个最响亮、最持久的故事,是关于人工智能和一种叫做“数据”的东西。
2022年5月29日

零氪科技正式终止赴美IPO  下一站香港?

这家医疗大数据公司已经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申请,正式撤回在纽约上市筹集2亿美元的计划。
2022年4月18日

如何为价值观负责,算法应有方法论

刘远举:算法是商业中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东西,依靠关闭算法来对抗算法的弊端并不现实。
2022年4月1日

谷歌变更cookie替代品计划

该公司承认,FLoC可能不足以保护在线个人身份,而且并未让web用户足够容易地理解或控制其数据被使用的方式。
2022年1月26日

人工智能需要“人情味”

最近的科技创新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上而下的,开发者和政策制定者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让人们参与到算法的设计和生命周期中。
2022年1月19日

Lex专栏:中国大数据/AI板块提供投资良机

中国力求在未来四年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产业扩大两倍,这对本土企业是巨大利好。新一代本土科技公司有望很快崭露头角。
2021年12月2日

谁能颠覆传统银行业?

汤志贤:以Kakao Bank为代表的韩国互联网银行还不足以改变韩国当前银行业格局,互联网银行也不会从根本上重塑全球银行业体系。
2021年8月19日

如何理解中国企业境外上市?

郑志刚:滴滴网络安全审查事件一定程度表明,中国民企境外上市的道路未来会充满更多不确定性。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理解中国企业境外上市?
2021年7月28日

大数据杀熟的监管难题

陈歆磊:《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中明确大数据杀熟为违法行为,但现行的针对它的管理方法存在概念不清,操作困难,后果难料等诸多问题。
2021年4月12日

我们需要南丁格尔式的抗疫英雄

哈福德:南丁格尔以护士的身份而闻名,但她对数据的创造性使用,推动了公共卫生的进步,让很多人免于死于传染病。
2021年2月1日

从清代旅蒙商号的“万金帐”看数据的产权属性特征

郑志刚:大盛魁万金帐作为较早的数据究竟归属谁?属于财东、掌柜或“称己掌柜”?探究上述问题对理解互联网平台数据产权属性带来积极的启发。
2021年1月13日

公共研究云有利于激发创新

桑希尔:公共研究云可能是激发创新的一个好办法,扩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获取渠道,可以带来更多竞争者。
2020年11月25日

再论《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六大关系

许可:在权利不足以制约权力之时,个人信息保护机构亟待发挥独立第三方的“权力制衡”功能,监督其他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2020年10月26日

科技巨头们还能风光多久?

福鲁哈尔:新冠疫情期间,为抗疫做出贡献的科技巨头们似乎势不可挡,规模变得更大。这正是为什么它们最终将受到遏制。
2020年7月16日

欧盟承认实施GDPR有难度

官方报告透露,生效已两年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被证明难以实施,而且给中小企业和那些开发新技术的企业带来特别沉重的负担。
2020年6月24日

人脸识别的雷池之界

许可:在数字化社会,人脸信息一旦被搜集就可能被永远保存。随着时间流逝和信息控制者更迭,这些人脸信息被泄露、滥用的风险不可避免。
2020年6月23日

防控疫情不只需要大数据

邰蒂:“自上而下”的大数据工具与“自下而上”的文化分析相结合时效果最佳,防控疫情需要将医学、社会科学和数据科学结合在一起。
2020年5月28日

我们该把健康数据交给谷歌吗?

谷歌有意彻底改变医疗保健行业,海量数据使这家搜索巨擘处于独特的有利地位,但它将需要说服患者交出一些最敏感的个人信息。
2020年5月25日

中国的“健康码”如何影响人们出行?

苏琳:疫情下中国的接触追踪系统被外界视为通过数据大规模地规范人们,但从用户反馈来看,这套系统并非万能。
2020年5月6日

数据规则:构建数字经济之制度基石

蔡雄山: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被纳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是一个划时代的决定。
2020年4月23日

该怎么看拐点?数据科学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应用

来源:除了确诊率、疑似病患人数、死亡率等疫情指标,还有很多信息能带来帮助。我们也要冷静思考拐点过后的工作。
2020年3月6日

科技巨头不应寻求扮演政府角色

沙克:大型科技公司应对自己治理的领域负责,而不是扮演政府。它们应依据法治和民主原则确立使用条款和标准,并允许独立审查。
2020年2月27日
1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