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德国

德国通胀率达6%,欧洲央行压力加大

11月份德国物价涨幅为三十年来最高,但欧洲央行面对要求其收紧货币政策的呼声不为所动。
2天前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需两手准备,并把德国政府与民间分开

曹辛:中德关系将进入一个非常敏感与不安的阶段,至少在新政府执政的第一年内,大概率会如此,中德之间的外交碰撞恐怕难以避免。
3天前

FT社评:朔尔茨能否为德国带来变革之风?

德国三个政党达成的执政联盟协议表明,由朔尔茨领导的新一届联合政府有望使德国政治方向在默克尔主政16年后发生重大变化。
6天前

绿党掌管德国外交部对中俄意味着什么?

绿党一直认为默克尔对中俄过于软弱,希望在人权和价值观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立场,不再将德国的利益等同于德国的商业利益。
5天前

朔尔茨将出任新任德国总理

德国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就组建联合政府达成协议,新政府将于下月初在德国联邦议院宣誓就职。
2021年11月24日

法德警告俄罗斯勿对乌克兰展开敌对行动

北约秘书长称,北约正在密切监控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的“异常集结”。德国和法国也对俄罗斯发出警告。
2021年11月16日

德国暂停认证“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

德国能源监管机构的这一决定,是对这项克里姆林宫所支持的项目的又一次打击。英国和欧洲大陆的天然气价格应声上涨。
2021年11月16日

吃洋葱饼喝羽毛白的时节,又悄然过去了

张冬方:洋葱一年四季都有,葡萄酒随处可见,羽毛白却不一样,它只出现在秋季的一个短暂时段里,而且每天一个口味,稍纵即逝,就像时光。
2021年10月28日

魏德曼的退出能否帮助德国重建与欧洲央行的脆弱关系?

据说这位德国央行行长已经厌倦了在债券购买和负利率问题上的多次孤军奋战。
2021年10月22日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宣布辞职

自加入德国央行以来,魏德曼一直是对欧洲央行奉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
2021年10月20日

拉舍特表示将辞去德国基民盟领导人职务

自基民盟在9月的大选中惨败以来,拉舍特面临越来越大的辞职压力。他表示将提议在下周召开一次党的会议,选举一位新领导人。
2021年10月8日

德国2021大选系列之五:小党正在如何决定德国的未来走向?

张冬方:无论是由社民党还是联盟党组建政府,绿党和自民党参与执政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么他们对中德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2021年10月9日

FT社评:政治革新将为德国带来生机

即使两大传统政党似乎已是强弩之末,德国选民仍然没有选择极左和极右翼政党,而是寄望于较小的绿党和自民党带来变革。
2021年9月28日

德国大选初步计票出炉 社民党微弱领先 但前景仍不明朗

异常接近的结果表明,确定谁将在后默克尔时代领导德国尚需时间,未来的联合政府谈判将非常艰难并涉及多个政党。
2021年9月27日

投资者关注德国大选后的 “政治转变”

基金经理们对押注潜在的执政联盟持谨慎态度,但债券市场已做好德国出现左倾执政联盟的准备。
2021年9月24日

默克尔外交顾问:AUKUS是对北约伙伴的侮辱

霍伊斯根称,拜登对待盟友的方式与特朗普无异。他这番评论是德国政治建制派在AUKUS事件上对美国最尖锐的公开批评。
2021年9月24日

德国大选系列之四:大选在即,哪些颜色组合最有可能?

张冬方:这届德国大选,即便是两党联盟可能也无法获得议会的多数席位,德国可能将由此进入三党联盟时代。
2021年9月13日

德国就大选前的网络攻击对俄罗斯提出抗议

德国外交部称,俄罗斯以“钓鱼”电子邮件非法获取一些政界人士的个人信息。外界怀疑俄罗斯正在干预本月的德国大选。
2021年9月7日

联盟党选情告急 默克尔公开为拉舍特拉票

默克尔利用在德国议会的最后一场演讲,为本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拉票。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最近在民调中岌岌可危。
2021年9月8日

让孩子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德国教育在做哪些努力?(上)

张冬方:在德国,学生对学业道路的选择体现了家庭背景的差异,而且差异在拉大。在学业道路和家庭背景的脱钩之路上,德国仍在负重前行。
2021年8月26日

默克尔:俄罗斯不能将北溪2号用作“武器”

德国总理访问基辅期间试图缓解乌克兰方面对该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担忧,称如果俄罗斯将其用作武器,将实施新的制裁。
2021年8月23日

FT社评:“房产公有化”不能解决柏林住房问题

柏林即将举行的关于征收房东房产的公投若获得通过,大型房东将被迫按“公允”价格将其房产出售给市政府。这无助于解决根本问题。
2021年8月16日

在高速上想开多快就开多快的德国,准备好限速了?

张冬方:速度作为一种自由的象征,已经成为德国人的一种信仰。有人甚至把德国人对速度的执念,比作美国人对自由持有枪支的态度。
2021年7月27日

德国人为什么不“鸡娃”?

张冬方:在德国,职业教育是平行于普通教育之外的另一种选择。而且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种系统对彼此保持开放和接纳,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2021年7月18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