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花旗

花旗将与东方证券组建合资公司

交易最早将于今日公布,将为花旗提供一个在中国承销股票和债券发行的平台
2011年6月2日

花旗出售127亿美元不良资产组合

该行在金融危机期间遭受的部分亏损系由这些资产造成
2011年4月19日

印尼禁止花旗向新客户销售理财服务

此前有指控称,花旗一名老雇员窃取了客户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2011年4月7日

花旗第四季度业绩不佳 股价大跌

凸显该银行在收复金融危机失地方面遭遇挑战
2011年1月19日

G20必须重思巴塞尔协议

花旗集团CEO潘伟迪:G20领导人与其试图超越巴塞尔协议已经做得很好的方面,倒不如抓住这次机会,修补尚存在缺陷的地方。
2010年11月15日

美财政部可能无法在年底前全部脱手花旗股票

突显美国官方在试图退出危机时期的纾困投资时面临的困难
2010年9月27日

Lex专栏:花旗财报说明什么?

花旗刚刚发布了亮丽的首季度业绩,但投资者不能因此就认为银行业的盈利水平已回归正常。银行的核心盈利能力仍难以评估,高盛一案也可能引发不利于银行业的改革。
2010年4月20日

花旗前高管为次贷亏损道歉

道歉者中包括前美国财长罗伯特•鲁宾
2010年4月9日

美国财政部:年底前出售所持花旗股份

以目前价格计算,出售股份将实现约75亿美元利润
2010年3月30日

花旗核心业务有望每年盈利200亿美元

该行CEO潘伟迪今日将宣布在未来几年实现这一目标
2010年3月11日

花旗CEO:不会停止在亚洲扩张步伐

面对花旗可能将会退出国际市场的质疑,潘伟迪在香港表示,花旗将保留所持中国及印度银行令人觊觎的股权,同时扩大在这两个国家的零售网络。
2010年2月4日

前高管要求花旗续付遣散费

华尔街薪酬问题可能再次引起热议
2010年1月7日

阿布扎比投资局的角色转变

阿布扎比投资局在此次金融危机初期曾率先向花旗伸出援手,但在花旗现欲偿还200亿美元政府纾困资金时,它却声称自己在投资花旗时成为了“欺诈性虚假陈述”的受害者。
2009年12月24日

花旗将偿还200亿美元纾困资金

此举将使该行摆脱严格的政府监管,但可能给股东带来更多痛苦
2009年12月15日

花旗要求偿还美国政府TARP资金

以在薪酬及运营上摆脱政府限制,同时科威特投资局已出售所持花旗5%股份
2009年12月7日

花旗或被迫出售墨西哥业务

这是花旗接受美国政府纾困的“副作用”之一
2009年10月19日

高盛和花旗业绩差距突显美国分化

度过危机的华尔街投行成金融危机赢家
2009年10月16日

花旗因衍生品交易受罚

美国监管当局对离岸税务操作趋于强硬
2009年10月12日

花旗被迫出售大宗商品业务部门菲布罗

此前美国政府就交易员天价薪酬向花旗施压
2009年10月10日

GIC出售花旗股份获得利润16亿美元

这家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称,它对花旗的未来经营仍充满信心
2009年9月23日

花旗聘曾令祺任中国投行业务联席主管

以加强与中国民营企业的联系
2009年9月18日

花旗再次发行政府担保债券筹资50亿美元

此举可能会加深外界对花旗健康的担忧
2009年9月16日

美国监管机构曾授意花旗撤换首席财务官

本报看到的保密协议证实了投资者猜测
2009年8月19日

美国企业断臂自保

从通用电气到花旗银行,美国企业面临着要么在危机中转型,要么被淘汰的生死抉择。伊梅尔特和潘伟迪的策略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出售其著名前任留下的大部分遗产。
2009年8月17日

美国政府要求花旗聘请外部顾问评估管理层

此举加大了该银行高管和董事会承受的压力
2009年8月13日

花旗完成580亿美元换股计划

美国政府持股34%,成为金融危机中的一个里程碑
2009年7月27日

花旗将与联邦存款保险签署秘密协议

此举将强化对这家美国银行的监督
2009年7月16日

花旗撤换首席财务官

此举可能削弱首席执行官潘伟迪的地位
2009年7月10日

亚太CEO辞职打击花旗

班加宣布加盟万事达,有望明年出任首席执行官
2009年6月22日

花旗出售日兴资产管理进入第二轮

该银行希望借此筹集逾10亿美元
2009年6月17日

IT问题困扰摩根士丹利与花旗合资经纪公司

全面整合要等上最多两年
2009年6月15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