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国际关系

大博弈——拜登欧洲行之后的世界

张伦:拜登重新确认美国领袖地位,整合民主阵营,为营筑一种全球性、全方位、全领域有利于与主要对手中国博弈的战略格局奠定基础。

地缘政治历史上,有过一个著名的“大博弈”(The Great Game)提法,乃指19世纪扩张中的俄国与大英帝国围绕欧亚大陆的中亚地区、阿富汗、波斯的控制而展开的争斗。至于远东地区19世纪到20世纪初发生的种种变故,如果不从“大博弈”这个角度去审视,也是很难得到较好的理解的。后来,这种博弈因一战、德国的崛起及“十月革命”等事件而发生重要变化,博弈双方也调整了各自立场,甚至携手应对德国为主的法西斯轴心国家。战后,承继了英国地位的美国与接续了俄国衣钵的苏联之间的冷战,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为是这种“大博弈”的继续。

威权、极权政治的2.0 版与新世纪的“大博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