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特别策划

FT-FISF TALK第一期圆桌讨论实录

FT-FISF TALK第一期圆桌讨论期间,主持人FT中文网高级内容策划编辑戈扬与嘉宾洪灏、杜以龙、高翔就读者关心的有关金融投资和企业管理方面的话题进行了深度讨论。

主持人-戈扬:谢谢大家!接下来掌声有请三位发言嘉宾上场!话不多说,接下来开始提问,今天话题是2018年下半场,大家很关注中国经济以及创新的未来。三位都属于精英人群,你们怎么来对自己的资产进行配置?

杜以龙:首先,我没有把自己当成精英,也没有想过财富配置。简单介绍一下我个人经历,我本科是读数学的。那个年代数学很难,工作特别不容易,所以要找一个途径。那时候法学院在组织双学位,理科生也可以读法律。我非常感兴趣,就去读法律,后来去美国读书,回来工作。我没有想到有什么样的财富、个人什么样的资产、怎么配置、怎么管理、怎么个人利益最大化,而且个人人生观不一定需要这么去做。

我觉得需要的是努力去做一件事,尤其是做律师。我在国外拿的牌照,也有中国牌照,不能注册而已。中国有一句话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律师核心的价值。

主持人-戈扬:律师收入很高,都存入银行吗?

杜以龙:没有。律师靠小时赚钱,24小时,每个小时多少钱,永远成不了富翁。从个人角度来讲,我最大的财富是能够在市场上有一定的认可度,在工作过程中交到很多的朋友,尤其是像金融学院的,包括FT、业界的贤达,在这个过程中有机会不断的提高自己,帮助到别人。

主持人-戈扬:洪灏老师刚才讲了很多宏观经济和投资策略,您个人投资怎么做的?

洪灏:我们做卖方的投资渠道很少。

首先,不能买股票。买股票要写一个书面证明,持股三到六个月以上。经历过中国股市的人都知道,这不靠谱的。要买主动管理型的基金也不太靠谱。大部分主动管理型基金都跑出市场。退一步,买一个被动型的基金注定要跑出市场。假如每年市场回报10%,再被动的管理费都有20%到30%,无论如何都小幅跑出市场。

我刚回国的时候,大家都很少讲资产配置,都分开看,做股票的搞股票,做债券搞债券。现在股票市场不怎么样,股票分析师开始讲债券、讲房地产。按照金融型理论,风险回报相匹配的。想要有高回报要承担高风险。其实不一定,有很多高回报低风险的东西。

比如说刚才讲的美国国债,这是过去三十年中全球所有的资产类别表现最好的,而且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低风险,甚至没有什么风险,大幅跑赢所有的资产类别。

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多年之后,人均GDP大概9000美元左右,很快进入到1万美元的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但是想象一下,用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GDP远远超过很多亚洲发达国家。到了这个境界,考虑以风险作为资产配置的衡量,我觉得是不对的。传统的金融学最大的一个假设就是每做一个决定都很确切知道这个风险是多少,回报是多少,其实不是的。最著名的投资者的书,读完之后并不是看到这本书教你怎么买股票。我看到一句话,晚上睡不着觉,翻译大白话是:“你开心就好”。

主持人-戈扬:我在来之前有两个不同的朋友分别想让我向您提问,一个人手握现金,觉得接下来2018年经济形势不好要过苦日子。另外一个朋友比较偏好风险,各种领域都配置了,手里没有什么钱,这两类都很焦虑,您怎么评价这两类人群呢?

洪灏:两个人都差不多,一个不敢投,一个投太多了,所以现在很害怕。比如说当一个公司借钱借太多时成100%的负债,所有的债权都变成股东。这两位朋友情况是一样的。一个是满手的现金,一个是各种各样的风险。

很多人担心我们讲的周期,我们进入中国经济三年周期的最后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最苦的。今年股票市场跌到3200点时,比去年稍微低一点,你就会听到各种各样的买方让大家抄底,抄到2600点。按捺不住寂寞,这个阶段是最苦、最动荡的阶段、最考验人的阶段。甚至做股票交易时,并不是说我们每天要在股票市场中操作,更重要的决定是什么时候操作,是否能够耐得住寂寞,现在是最考验人的时候。

有的人对中国股票市场失去了信心,觉得中国股票市场很多年前是2000多点,现在这么多年还是2000多点,20多年买的股票还没有解套,有一种很悲愤的心情。

我可以用数字向各位证明,经过一些简单的处理,中国股票市场投资取得正收益的概率、赢面可以提高到60%到70%,每操作三次有两次赚钱的。如果澳门的赌场赢面是2/3,每天赌肯定会赢。风雨无阻每天赌肯定会赢。中国股市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对于有理论基础以及有一定知识的朋友来说,是给大家送钱的一个赌场。

主持人-戈扬:我觉得以后洪灏老师每天早上发的宏观报告我要仔细阅读。高总,作为全球TOP50的独角兽柔宇科技,未来财富指日可待,您怎么布局?

高翔:现场的投资者可能未来是我们公司投资者。我本身负责战略投融资这块,整体来说,方法洪老师已经讲的差不多了,最关键是读一下洪老师的宏观报告。

我们关注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多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选择投资环境下,选择好的投资标的。本身在资产管理方面,我唯一的经验就是怎么样把被投资的标的管理更加好。

刚才杜律师有讲,现在很少有最终皆大欢喜的投资结果。我的想法和目标是在公司成长过程中让各位投资人分享到公司成长的红利。我们目标和方向也是向投资人传达未来投资资产发展的方向。最终希望实现协助大家投资人管理的资产达到皆大欢喜的效果。

主持人-戈扬:中国经济的投资模式已经从模式创新变成硬科技创新,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大家想要一级市场重点关注的领域。

杜律师刚才提到小米CDR相关的事情,能否透露一下关于CDR的情况,当时市面上讨论还是蛮多,您觉得小米最后一个礼拜周日讨论完说要放弃更核心的原因能不能讲一讲,包括像阿里、京东要回来的话对中国的股市会不会有促进?A股是不是可以更赚钱一点。

杜以龙:A股能不能更赚钱留给洪老师。关于CDR我第一次听说时,对证监会调研搞CDR有很大的怀疑。我本人经历了十年前上海要做国际版,也是做了很多的东西。我在台上讲到了中国搞了一个注册制,我协助证监会做了一个产品叫做优先股,优先股有了,很不国际范的产品。

当初听到CDR很怀疑的,想象太简单。我们做沪港通都做了很久,联交所做了很多次演习,CDR涉及到公司的监管、披露以及交易的时间,时差就是一个很重大的技术问题。你会看到国务院批复文件和规则,用心很好,长远方向正确的,那时不够精准、细致,落实很困难。

举一个例子,要求中国上海上市要符合上交所监管披露规则。有一个规则所有董事会决议都要公告的,境外没有。比如说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回到中国之后,很多个人的行为要发生很大的转变。以前做的事情很容易董事之间讨论一个事,要不要决定收购一个标的,现在不能随便去讨论,讨论不能形成决议,形成决议就要公告,标的就不要收购了。用心非常好,但是不够精细。

所以说,落实其实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事实上最后也显示出了当时的参与者想象太简单了。

小米为什么退出?主要还是估值问题,对证监会来讲也是估值问题,证监会特别怕割韭菜,证监会对割韭菜很痛苦的,小米退出CDR不搞了,公司和证监会公告有很强的合作,基本上很有默契的。听说其他美股CDR回归也比以前想象慢很多,CDR回归会不会对监督造成影响。中国所有的公司去美国上市用的是ADR,是自由流通的,普通股可以随时转换成美国存托股,存托股可以随时转为流通股,只是技术上的。CDR本身不是一个DR,准备一部分股票做DR,就这么多,不能出也不能进。

举一个例子,中国很多投资人,尤其是散户投资人,账户有5万块人民币的投资人,其实很想买阿里的股票,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中国普通老百姓投资不一定有这个机会。5%是很多的股票,超过绝大多数市值。从供求关系上来讲,很有可能DR交易价格比市场交易价格高的多,有点畸形。对公司的管理激励造成很多的困扰。A股市场容量有限,对于这么大公司提供一个融资平台很难讲这些公司需要在A股市场直接融资。

目前主要是政策上考虑,希望作为第一家,对公司有吸引力,但是大家有各种各样的担忧困扰。这件事情值得关注,肯定进展不会像四个月以前想象的那么快,但长远是一个很好的方向,是必须的。因为闭上眼睛想一想,中国最好的科技公司、最好的股票,中国老百姓没有机会投资本身就不符合逻辑,DR是解决问题的手段,长远来讲是必须要解决的。

主持人-戈扬:洪灏老师怎么看CDR?

洪灏:我们投资界不欢迎CDR,今年跑的最好的基金是CDR基金,因为它筹了3000亿之后一分钱没买,大幅跑赢了CDR指数。中国人说塞翁失马,哲学思维比较高,从易经开始到现在。

CDR有好有坏。除了刚才杜律师讲的制度上问题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样看待投资的问题,之所以不能投资我们中国的好的科技公司,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我们的资本管制让我们没有办法把我们自己的钱很容易投到海外市场,如果把这个关卡去掉,把没有用的制度去掉的话,这个CDR存在就没有任何的必要性了,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经济的格局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想象一下的这个世界两个货币:美元、欧元。很多中国人表示不乐意,人民币160万亿的广义货币,怎么说人民币不是主要货币呢?两点告诉你:

1、160万亿的广义货币基本上全部在中国的境内。

2、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和美国挂钩了,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的实体经济。第二大实体经济把自己货币汇率跟最大的经济体美元挂钩,所以它是同一个货币。

如果人民币变成全球最主要的货币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只是时间问题,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这个趋势形成过程中一定会看到一百多万亿两百多万亿的广义货币往外流,只在国内(流通),国外没法用,人家都不知道你的货币长什么样。你会看到英国的英镑,英国女王的头像会变老。但是我们的领导人没有变的。所以,很多老外根本不知道人民币长相,没有办法成为国际货币。

只有逆转思维:人民币汇率要保7,要有资本管制才能保证,这些都是很奇怪的思维,正是这样的思维导致用CDR的形式让大家投资中国的领先科技股,才会导致资本管制,才会导致资本管期,才会因为人民币波动导致金融市场大幅度波动,以及各种各样不必要的担心。

长远来看,虽然近期CDR有用的,但是从很长一段时间内看并没有存在的必要。

主持人-戈扬:刚才您聊了A股,同时大家也很关注美股,美股现在是非常长期的牛市,基本上比08年牛市还长。美国经济已经5%了,这个牛市还会继续怎么投资呢?

洪灏:现在有一个康波周期理论,说2019年是特别不好的年,基本上灰飞烟灭,如果这样大家赶紧用钱,花了才是赚了的,但是并没有这样。大部分人以实际的证明对明年的展望还是比较乐观的。

康波周期是一个超长周期,大约持续40到60年,如果用康波周期做资产配置,大波牛市里面最强的一波。其实没有办法用康波周期投资的,中短周期来说大家很担心,涨那么多了是不是不行了。现在美国经济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可能要衰退,而在于很可能要过热,产生过热之后大家想象一下,在一个经济周期后半场,特朗普进行减税,财政刺激,明年可能到一万多亿甚至两万多亿了,这一系列的政策对经济的刺激是非常大的。所以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大家都觉得美国繁荣那么多年要衰退了,更大的风险是过热,过热时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这是一个更有可能的路径。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我们中国三年周期下行阶段把美国带下来之后,美国的资本市场接着进入一个新的上升时期,而且这个观点好像听到市场上有人说,先扔出来,我觉得没有人看到的东西才是真正的机会。

谢谢!

主持人-戈扬:高总,柔宇科技我们听说很多,柔性屏的技术含量核心点在哪?以后如果真的大规模量产对今天的产业链产生哪些影响?

高翔:分为两个方面回答:

首先,屏幕本身优势,OLED屏本身的优势。早期用的是摄像管,到液晶显示器到LED屏幕,这个屏幕本身成像效果比较好,没有侧面偏光的效果,各个角度看的非常清晰。另外,可以做到各种各样的形态,省电是非常大的环保优势。最后,因为材料限制非常少,只要材料有所突破,一定会在屏幕形态上做革命性的改变。

屏幕本身四个模块,最上面的膜和发光材料,OLED技术产生二十多年时间技术非常成熟,就看成本的选择。接下来的两个模块是现在做OLED屏或者做全柔性屏幕的厂商在做技术创新的核心点,也就是TFT的集成电路和基材的标准表层,这是创新的核心点。市面上创新技术有几种,我们是其中一种。一方面要物理属性极端限制性能的提升,可以达到极端弯曲,只要想到就可以做到。另外,本身带来的美观享受。生活当中绝大多数异型或者曲线型的东西都会给大家特别的感官享受。

只有异型东西出现之后大家跟机器之间的人机互动才可以变得更好。原来通过屏幕本身展示内容被动接受,现在是从屏幕当中获取。怎么从屏幕当中感受到性能呢?智能手机做到触碰的功能,还是直面屏的效果,怎么互动、怎么自己选择内容,这是我们接下来的重点。

最后一个问题,怎么样跟产业合作?八个领域方向内跟商业伙伴做一些畅谈。好比两个技术土壤,中间土壤当中有足够的养分,自然能长出来你想要的东西。邀请行业里非常资深的商业伙伴,把他们在行业当中打拼多年的经验和视野植根到土壤当中去,在八个行业中培养真正的我们手头的产品,这是我们的想法。

主持人:最后问一下关于材料科技的创新。一旦一个新材料出来会发生颠覆性创新,你们在柔性屏方面有没有提前布局?布局下一步是什么?

高翔:我可以讲一下策略。我们在美国有前沿科技研发中心,这种中心通常这样的企业不会做的,太高屋建瓴了。材料创新是重要的课题之一。美国有一个研发中心,关注材料在全世界各个范围内的发展情况,从理论学术层面,到材料体系中形成的商业模式,再到最后面向市场的模式,去监控了解同步世界的过程。

另外,创始人之一有一个专门做材料学,是清华和斯坦福材料博士。基于这样的理解,知己知彼,探索一下未来大家研究的方向。其实最适合市场的或者最能够满足大家需求的,未来可以看到合作点的才是对我们来说是真正有意义的产品或者说更长远的产品。

未来材料是什么样子的?我一定要卖关子。

主持人-戈扬:期待柔宇未来发布更好的产品,提供更好更便利的生活。由于时间关系,讨论到此结束。非常感谢三位嘉宾非常精彩的发言,带来很多对于行业、对于经济的洞察。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