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FO周国端演讲全文 - FT中文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活动页面

泰康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兼CFO周国端演讲全文

2019年3月21日,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兼CFO周国端受邀参加“FT高端视点”活动并发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是个不喜欢迟到的人,所以今天很早就到了会场的休息室,在休息室的时候主持人问我,说中国现在的政策要把保险市场开放给西方更多的金融机构,我怎么看这件事?以我过去的从业经验,我是1987年毕业开始进入金融保险市场的,我在美国呆过一段时间,应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也经历过日本的保险市场的兴衰,我也看到台湾保险市场外商的全面撤退。我的答案是,以中国现在保险市场的现况,中国可以大胆地把市场开放给外商,你们一定会很好奇为什么?我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保险市场第一阶段的竞争已经结束了,纵使中国保险市场全部开放给西方的保险公司,西方的保险公司未来的10年要在中国占一席之地根据我过去的经验是很难的。

为什么呢?让我举一个例子,日本是在1970年代中期开放给外商的,台湾是1986年开放给外商。再看一个更有趣的事情,全球最大的财产公司安联是20年前进入中国的,现在可以看一下它的市场份额是非常非常小的。我的答案是,大家不要以为保险市场是完全法规政策的关系,其实保险这个产业有很强的文化性跟地域性。所以,如果你对这个社会的文化不够了解,也不够尊重,以一个自我优越的心态来经营这个产业是非常辛苦的,这是保险产业和高科技产业最大的区别。

第二,主持人也问我另外一个问题,中国保险政策有没有考虑到中国的保险公司未来的10年会有全球化趋势?我的答案很清楚,也很直接,不需要考虑。根据我个人在中国10年的工作经验,以我对中国的保险市场的理解,我认为中国保险市场还有10到15年的高增长,从资本的配置,资本使用的效率上看,中国的保险公司没有任何理由把它的资本配置在中国以外的市场。所以这个答案是很清楚的。

今天我汇报的主题是《漫谈保险业会计准则和监管规则对中国保险市场未来的影响》,在正式进入主题前,,我希望给各位一个背景,因为在场各位不是所有人都有保险背景,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多花一点时间跟各位说明保险经营的基本准则,有了这些共识,接下来我的报告会比较容易产生共鸣。

首先,在保险公司做经营管理,基本上有两个指标,一个是财务,一个是经营。财务指标包含会计、价值、偿付能力,会计侧重在财务报表的角度来看事情,价值侧重在股东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公司经营,偿付能力则侧重在监管角度,在保险公司里有长期和短期波动的指标。因为保险尤其是寿险是长期经营的产业,所以长期经营的指标就显得格外重要,我记得在1981年我在美国第一次上保险会计的时候,老师讲得很清楚,保险会计的设计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希望保险公司的报表不要受短期波动的影响,这个观念与国际会计准则有很大的差异,我们现在讨论的国际会计准则是要反映短期波动,这两个观念的差异一直困扰着我。在美国保险会计有三套准则,第一是给投资者看的,一个是监理机关看的,另外一个是给税务机关使用的。讲到这里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个笑话,你问一个数学家1+1等于多少,他说2,工程师是接近2,问会计师,他说你要多少。这个笑话有点调侃会计师,但我不这么看。因为这个笑话背后的本质是在告诉我们本来会计报表就是设计给不同需求的人看。今天国际会计准则希望弄出一套会计准则给所有人看,这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

我们再退一步想,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无论GDP还是PPP已经大到一定的程度,可以成为国际化输出的国家,所以今天我们谈国际化并不是要接受欧洲所有的东西才是国际化。另外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中国的保险公司未来20年我不认为需要考虑对外扩张,但是现在整个国际会计准则为什么这么设计呢?欧洲有很多的小国,像荷兰、像法国很多的保险公司在全世界有自己的分公司和子公司,所以他们希望他们的报表跨国是可以比较的,但中国未来20年我不认我们有这样的需求。我讲这些背景的原因是想跟各位说,在保险会计准则的设计,我们应该从两个角度看,一个是长期稳定的,一个是短期波动的。接下来我想跟各位分享的是,像平安,像友邦,像泰康,像太保这些经营比较好的保险公司,在管理上会非常重视两个指标:一个是税后的营运利润(OPAT),另外一个是剩余边际的释放。这两个指标是我们在管理上最重要的指标。相反,在短期波动里,有投资收益、运营偏差跟折现率,这个东西是我们管理的参考指标,不是我们在管理上的重要指标。

如果一个会计准则把太多的精力放在短期波动的分析上,我觉得它最严重的负面影响是时间长了以后,会让这个产业在经营管理上出现很大的扭曲。

接下来我们谈一下保险公司中的价值指标,价值指标主要是给股东和投资者看的。比较常用的是内含价值和新单价值。最后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偿付能力。我向各位展示的这张图,我认为保险分析所有的概念都在这张图里了,而且逻辑非常清楚。保险公司的新业务基本上会产生两个东西,一个叫新单价值,一个叫新增剩余边际,这两个差别在哪里?新单价值是保险公司今年销售的保单,未来的净现金流乘上合理预期的投资收益,用股东的期望报酬做折现,这就是新单价值,新单价值是从股东的角度来看价值。剩余边际是今年销售的保单,未来的净现金流不考虑投资收益,同时用无风险的投资的报酬来折现,所以某种程度上没有考虑投资波动的风险,而是未来净现金流的时间价值。这个数字为什么重要?因为它跟损益表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一个保险公司,今年创造的新单价值越高,从投资者股东的角度来看,这家公司有价值了,但是将来对公司利润影响最大的是新增的剩余边际。所以当你有了新增的剩余边际,这个新的边际就累积到剩余边际,剩余边际就会变大,每年会释放出利润,再加上运营偏差,(运营偏差是什么?费差+保单品质,如果保单品质越好,运营越有效率,这个东西的值就越大。)这两个加起来就到了一个运营的利润。运营利润如果再加上超额的投资收益,就变成你家公司的税后利润,就会贡献到你的资本,再加上有效的业务价值就是内含价值。所以这张图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图,这张图我蛮骄傲的,我觉得我已经把一个保险公司的经营用很简单的两个概念就表现出来了。

现在再看一看管理,基本上我们的逻辑是非常清楚的,就是管这几个数字而已。跟各位报告这个东西,我希望大家有一个共识,要定一个行业的的财报规则,首先要知道保险公司的价值是怎么管理的,不能够让一个财报的规则的制定违反了保险公司长期的价值管理。我们常常开玩笑说这么大的一个产业,竟然让一堆会计师坐在那边20年,弄出一套东西累死你。我也常说,我最担心17号准则实施了以后,我们必须请外部顾问到董事会,跟每个董事花巨大的时间来解释会计报表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当我们弄出一个只有少数人才看得懂的报表,将来沟通成本会非常大。

友邦是一个好公司,虽然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我是蛮尊敬的,他们的OPAT从2007年到2018年是缓慢上升的。但是他们的净利润,是有很大的波动的,随着当年的投资收益是有很大的波动,另外他的内含价值也是缓慢上升的。它的市值基本上是跟OPAT的趋势是很像的,所以这点告诉我们什么呢?经营一个保险公司的价值,友邦不谈短期净利润而谈稳定OPAT。投资者对友邦的股价看三个数字,一个是OPAT,一个是内含价值的增加尤其是新单价值当年的贡献,另外一个是新单价值的增长速度。

对一个保险公司来讲,净利润是一个管理的参考指标,但并不是一个关键重要的指标。这里面有一个事情值得我们关注,当新的会计准则实施的时候,9号公报和17号公报一起公布了以后,(企业)受短期因素的影响会非常巨大。对一个关注长期经营的公司,短期的波动对他的利润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那么所有的 CFO,必须为了短期利润的管理而付出很大的力气,这个对一个长期经营的产业来讲并不是一个好的事情。

在我们大家有了上面的基本的共识以后,接下来我们看一下17号公报。在谈17号公报之前,我们来思考四个问题:

第一,行业特性。保险是一个长期的产业,财务报表应该体现的是一个公司长期稳定的经营成果。譬如泰康今年的剩余边际已经接近2000亿,我在董事会作报告,我说当我的剩余边际已经达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每年的边际利润释放超过100亿的时候,基本上我的投资应该开始要从相对报酬走向绝对报酬了。为什么?因为我认为泰康的本业已经足够贡献合理且客观的利润,我们不希望投资的超额收益对公司当期的利润造成太大波动,所以,对一个保险产业来讲,他关注的是长期稳定的经验成果,他规避的是短期的外部环境造成的波动。所以我个人认为,财务报表应该体现这样的一个行业特性。

第二,保险是一个文化性、地域性非常强的产业,所以我个人认为基本上整个财务报表的设计上要与这个国家的文化、地域性有直接的关系。

第三,会计应该只是真实客观地来记录一个企业经营的状态,会计的报表不应该来引导甚至于影响干预一个企业的经营方式。

第四,任何一个新的制度的实施一定要具备可读性和可操作性。接下来来看一看IFRS 17的实施对整个保险产业的影响有多巨大。

IFRS 17的产生是国际会计师公会希望能设计出一套会计准则,能够对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产业制定一套可比性的统一的会计准则,另外尤其是希望在跨行业上有一个可比性。最后,国际会计师公会还希望提升保险公司盈利的透明性。对最后一点我是同意的,因为现行会计制度,保险公司的利润是很容易在短期内受到操纵的,但长期是很难受操弄的。短期的利润可以通过很多精算假设的调整改变,因此我们看保险公司的财务报表一定要看几年的趋势,这一点在行业的专业里是大家都有的共识,接下来看针对上面的这些,17号公报做了哪些改变。

第一,在资产跟负债端都用现行的公允价值来计量,这个方法自然会让当年利润的波动加剧。

第二,在行业的可比性中IFRS 17希望保险和银行的可比性提高,因此保险公司的保费只承认保障的部分。但是我们要知道,保险产业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风险保障的功能,一个是退休保障功能。年老退休的功能其实就是通过长期的储蓄,或者是长期投资。保险公司跟银行不同的是长期经营,保险基金跟公募基金相比也是长期经营,所以保险公司做的是长期。这种情况下,如果会计准则对保费的收入只承认保障的部分,那么就否定了保险在退休保障上提供的功能。这个时候保险公司的经营者,在市场的排名上基于面子的考虑,保险公司的整体产品结构会产生巨大的改变,保险公司在退休保障的功能上会逐步萎缩,一个保险会计准则应不应该去干涉一个产业长期的产品结构,我的答案是不应该。

第三,损益表中改变了传统的收益跟列支的方式,由保险从精算的角度来表达。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精算的背景,是很难看清楚生态系统的,因此将来所有保险公司的会计主管一定要经过精算的训练,同时阅读保险财务报表的人也必须有精算的基本背景,这一点我个人持保留的态度。

另外,IFRS 9的实施,将来保险公司的资产将越来越多的必须以公允价值计量,不只是影响到资产负债表,而且会影响到损益表,增加损益表的波动性。此外,我认为最可怕的事情是,新会计准则希望对将来的资产基于预期损失计提减值的概念。预期损失的概念其实某种程度上看起来好像是很科学,但是我是学计量数学的,我知道任何财务的模型里面,没有一个模型是完全客观的,因为他用了很多的假设。越多用计量的东西,你不要以为是越客观的,里面很多的参数是人为主观的意见构成的。所以对未来的资产价值的减损,用未来的预期来计提,在技术上和实施上都会产生很大的困难和争议。这将造成保险公司与外部审计不必要的困扰。

另外,IFRS 17会把折现率从750天的移动平均改成当天的利率,因此可以预期,保险公司负债的准备金的波动都会变得非常巨大。最后,新的会计准则虽然引进了可变费用法(VFA),希望负债与资产可实现一定程度的联动,但这个方法论可不可行,我觉得以中国现有的资本市场的投资工具,他产生的效果是非常有限的。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过去传统的损益表,用的是大家很熟悉的概念,收入-费用=利润,可是新准则就不一样了,用的是保险合同的收入、剩余边际释放、预期赔付、预期费用,这些全部是精算的概念。在会计的报表里面,仰赖这么大精算人员的计算,你觉得透明度是加大还是减少了?虽然我本身也从事过精算的工作,但我不认为精算的角色应该扩张到这样的程度。

最后,我个人认为,新会计准则的实施有几个问题:第一操作性很差,因为太复杂。我一直认为自己算是一个蛮聪明的人,我为了IFRS 17的实施,过去这几个月都在读它的东西,但是越读越难受,因为我知道(开玩笑),我公司比我聪明的人不多,所以将来要实施这个东西应该很困难,而且我已经这么痛苦了,我相信他们会比我更痛苦。此外,作为一家公司的CFO,每年我必须向股东、董事会解释为什么公司利润波动如此巨大,这就是我前面提到的沟通成本。

根据德勤委托经济人杂志对欧洲尤其是英国保险市场做的调查,净保费收入超过50亿欧元的保险公司,79%以上预期投入超过5000万欧元来实施 IFRS 17同时高达69%以上的保险公司必须组建高达50人以上的财务团队来落地这个系统。最近我回台湾,也和最大的两家金控集团谈这个事情,他们也认为必须投入2-5亿台币来建设这个系统,我现在服务的公司泰康保险集团,我们管理着1400亿的资产,我都认为这样的投入在财务上是个很大的压力,各位想想,中国还有为数众多的寿险公司,他们的规模远小于泰康,不要说财务投入,光是让他增加人手就很困难,所以我常开玩笑,IFRS17的实施就只造福了一个产业,就是会计师事务所。

今天还有另外一个主题我要跟各位探讨,偿付能力制度对中国保险业的影响。这张投影片我引用的是大数法则的理论,大数法则的结论告诉我们,偿付能力是一个概率的概念,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不是会计学的概念,而是经济学的概念。我在这里跟各位比较三个区域的偿付能力系统,一个是美国的RBC,一个欧盟的SII, 一个是中国的CROSS.我在1989年加入美国RBC的工作小组,当时在设计RBC的时候,有一个概念是非常重要的,任何的监理工具一定要贴合当地的文化,美国是一个喜欢什么都标准化的国家,所以到美国去就觉得很枯燥,所有的购物商店都长得一样,他们都吃汉堡吃薯条,早餐都长得差不多。美国对RBC制度的设计基本是会计静态的观念,计算也相对简单。有很多学者层批判RBC为什么那么简单?我在这里告诉各位,RBC在设计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RBC的计算是由公司会计部门来算的,设计的逻辑是从会计原理来思考,同时也考虑到公司的会计人员在计算上不擅长太复杂的计算公式,很多学者批评RBC计算太过简单,其实是他不了解RBC背后设计的精神。

但是我今天也要跟各位探讨,RBC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RBC以法定会计准则为基础,一个偿付能力的制度建构在法定会计准则上,会产生很大的问题。一家保险公司卖长期保单,首年佣金较大,必然会造成首年亏损,因此保险公司会产生巨大的资本金压力,某种情况下这个制度在惩罚卖好产品的公司。就像待会儿讲到中国的C-ROSS,它过度强调利率风险,过度强调资产跟负债利率的久期匹配,但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的资本市场要找到5年期以上的固定收益的债券是很难的,但是长年期产品的久期都超过14年,因此自然造成卖长期产品公司在资产负债久期匹配上产生很大困扰。因此中国CROSS的设计在利率风险的计算上某种程度对于销售长期险产品的公司是不公平的,所以我的结论是,美国的RBC是一个好的监管工具,因为他符合美国的监管文化,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惩罚保险公司卖长期商品,同样中国的CROSS我也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监管工具,因为他符合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保险市场的背景,唯一需要修正的是对利率风险的计算公式欧洲的Solvency II是经济学的概念,因此是一个动态的关系,它是用市场价值为基础,中国目前的CROSS还是用会计报告为基础,这是目前这两套最大的差异。另外,我觉得中国的CROSS在设计上有一个最好的地方,就是Solvency II把计算弄得太复杂,经济学者的论文为什么一般市场不看,因为他们总把简单的事情讲复杂。我在念博士的时候曾经问我的导师说,我们写的论文在产业界有多少人看,老师说没有人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我们学术界自己的运动,就是我们自己做脑力运动,锻炼身体。我当时是听着有点失望的,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在学术界可以把任何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也没有关系因为没有成本。可是在企业经营中如果把很简单的事情弄得很复杂是有成本的。所以我觉得C-ROSS在中国的设计中,中国的监理管最聪明的是把它简单化,可操作性就比较强。

接下来我来谈谈我怎么看C-ROSS。首先,我跟各位说的是,在整个监理工具中,偿付能力只是其中一部分,我认为不应该期待把一个工具弄得复杂到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美国在推出RBC的时候,监理理念讲得很清楚,他说这是一条很大的河流,河流里面有很多很脏的东西,RBC只是第一关拦掉最脏的东西的,下面还有很多其他脏的东西,可以用其他的工具来处理。但现在很多人就希望仅仅通过Solvency II就把水过滤干净,这样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你想想家里的过滤器过滤水,也是一道一道过滤的,这个道理是一样的。一个好的监管体系应该是使用不同的工具来完成不同阶段的过滤作用,而不是期待一个大而全的巨无霸。

接下来,我们看中国的保险市场未来的发展,我们必须要非常务实来看这件事情。第一,中国的保险市场还在高速增长,我在2011年的时候,跟泰康的董事长陈东升先生做了一次谈话,当时我是泰康的独立董事,我跟董事长说如果要我下来做CFO只有一个条件,我们不能靠银保渠道,而要发展个险,因为中国的保险市场当时是高速增长的,在高速增长的时候建立自己的零售部队是最便宜的,这时候如果不建立零售的部队以后一点机会都没有。我个人认为中国的保险市场对全世界的保险公司开放没有问题,为什么?因为现在在中国要建立零售代理人队伍成本太高了,最优效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另外,我们也必须要了解,中国的资本市场跟欧洲市场差别很大,同时在商品结构上,欧洲有一个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保险的功能相对低,这一点跟我们是很大的不同。所以我的结论是,中国的保险市场无论在销售渠道、资本市场投资工具、产品结构上都和欧美有巨大差异。

我认为SII和中国 C-ROSS设计里面最漂亮的地方就是把剩余边际承认成为公司的实际资本,剩余边际是什么?就是保险公司现有保单未来净现金流折现后的价值,这里没有考虑投资风险。这为什么是非常聪明的设计?当保险公司卖好的产品,比如长期的产品,就会贡献剩余边际,剩余边际会对资本金形成补充,偿付能力就会上升。这个设计就克服了RBC惩罚长期产品的弊端。所以中国的C-ROSS就是监管机关非常有智慧的利用偿付能力工具来引导保险公司卖高品质产品。因此,现在保险公司如果经营不善卖不好的产品,像目前银行渠道销售的短期理财型产品,这种造成保险公司亏损而产生偿付能力问题是没有办法增资改变的,各位想想泰康将近2000亿的剩余边际,这是一笔多大的钱,哪是股东出资可以承受的。如果你问我CROSS应该做什么改变,第一就是对资产负债利率风险的计算必须做调整,第二对权益投资的逆经济周期必须做适当调整,这两个都是计算公式的调整,不会影响到CROSS整体制度的设计。

最后,在要结束之前,我对今天讨论的主题有两个建议:第一,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PPT购买力来看,我们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拥有14亿人口,拥有广大的保险市场,而且未来还有很大成长空间,监管机构应该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中国是不是一定要跟国际接轨,即使要接轨欧洲也不代表国际,欧洲的发展跟中国未来要走的路差异是很大的,中国的保险监管制度可以借鉴欧洲和美国的制度,中国可以有自己的监管理念和政策,这套政策应该符合中国未来20年的发展,符合中国的文化,符合中国老百姓购买保险的习惯。第二,如果IFRS17非实施不可,应该尽可能的简化,我认为保险产业应该把资源放在对客户的服务以及对公司效率的改善上,而不是在合规的报表的制定。

以上是我跟各位的报告。谢谢!

(注:图片来自现场演讲演示内容)

点击下载周国端先生现场演讲PPT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