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中国需正确处理经济再平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黃育川:人们常常争论是否需要通过实施更多市场化改革来纠正中国金融市场的运作机制,但解决实体经济中的扭曲同样重要,正是这些扭曲让劳动力和资本得不到更有效的配置。
从经济学角度谈春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如果央视猴年春晚算是供给侧经济改革推出的产品,就是完全失败的尝试。从央视春晚能看出中国为什么会出现产能过剩。
2016年02月10日
一场被误解的危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军:人民币波动引发中国经济政策对外沟通大讨论;沟通欠缺源自不熟悉中国决策体制,是沟通方式的差异所致,这一不适应难以都归咎于央行。
2016年02月06日
中国如何挤压信贷泡沫?
International eChem董事长霍奇斯:中国未来的重点不是“放水”而是供给侧改革。投资者最好密切关注中国借贷政策的新动向,以免大祸临头而不自知。
2016年02月05日
北京控股收购德国EEW垃圾能源公司
私人股本集团殷拓(EQT)周四表示,已同意将EEW垃圾能源公司(EEW Energy from Waste)出售给北京控股,这家中国企业集团由北京市政府控股,业务范围涵盖废物处理、燃气及自来水,以及啤酒。
2016年02月04日
做空之下,人民币到底“高估”多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人民币与港币均遭做空,情况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相近。危急之时,中国切勿采取一次性大幅贬值的方式。
2016年02月04日
中国企业开年掀起海外并购潮
2016年一开年,中国企业便强势掀起一股并购潮,参与者既有进行过多次收购的大型国企,也有首次进军海外的小型企业。这一情景让人想起了日本企业在1980年代掀起的并购潮。
2016年02月04日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潮的债务阴影
许多自身负债累累的中国企业之所以能在海外大举收购资产,是因为有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如果这种支持减弱,那么被收购的公司可能会面临被母公司“抽血”的风险。
2016年02月04日
中国发展新潜力:缩小地区差异
汇丰高级经济顾问简世勋:在中国,贵州人均收入仅为天津的25%,中国地区之间的差异比发达经济体大得多。但这也意味着,只要拆除地区之间的人为边界,中国拥有比其他多数国家更快扩张的潜力。
2016年02月04日
熊彼特的中国药方
北溟: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核心可概括为“均衡的经济不发展,发展的经济不均衡”;借其理论视角,可以深刻地理解中国经济“行”和“不行”。
2016年02月04日
权利秩序: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是要把权力的秩序结构转变为权利的秩序结构,衍生出复杂的内生治理机制,让官僚无法干预,突显医生和经营者的作用。
2016年02月04日
有机畜牧业救中国经济?
FT记者杨蓓蓓:为了应对中国增长放缓,中国政府希望民众不仅要消费,而且还要提高品味,购买更多高利润率的商品,比如独山村出产的肉类。
2016年02月03日
如何应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周皓、张际: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引起的恐慌,主流经济学家提出哪三种政策建议?各有什么后果?利率扭曲操作为何可行?
2016年02月03日
房贷放松下的杠杆之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房贷放松为何搅动市场?房地产能否堪当转移杠杆之重任?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缩影,从中可以一窥债务与杠杆的真实图景。
2016年02月03日
中国为何不应实行资本管制?
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日本呼吁中国实行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这再一次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但是,资本管制可以给中国一些喘息空间的观点是错误的。管制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2016年02月03日
中国P2P网贷风波可能冲击经济
中国不受监管的P2P网贷行业已有21人因参与庞氏骗局而被捕。尽管P2P贷款在中国社会融资总量中占比不大,但P2P领域的整治可能产生相当大冲击波。
2016年02月03日
1月份中国服务业呈现半年来最强扩张
1月份财新中国服务业经营活动指数(Caixin-Markit services PMI)为52.4,高于去年12月的50.2。该指数的读数若大于50,表示服务业处于扩张之中。本月的读数为去年7月以来的最高数值。
2016年02月03日
澳元贬值的中国因素
澳洲央行周二在宣布利率决定的声明中指出,澳大利亚整体经济在好转。然而,对任何期望澳元复苏的人来说,问题是来自中国的三重影响。
2016年02月03日
互联网改善性别不平等?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互联网交易淡化了性别差异,也许有助于两性平等。但互联网经营因更为隐蔽,更可能违反劳工标准,也可能造成对劳动的滥用和对女性的压榨。
2016年02月02日
中国小银行:利润飙升,但风险暗藏
在中国大银行的放贷有所收敛之际,小银行的发展势头却超过了前者。为应对资金成本升高而采取的更激进放贷行为,掩盖了小银行不断积累的风险。
2016年02月02日
中国如何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经济学家王小鲁:中国收入差距过大的局面一直没有根本改变,出路只能是综合性改革、多方面的体制改革,而不是调一调薪酬、改一改个税的税率就能解决问题的。
2016年02月01日
改革空转时代急需袁庚式先锋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今天中国要涌现袁庚这样的改革促进派,不能简单地指望官员的觉悟和责任,更重要是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创造出改革的正向激励。
2016年02月01日
1月份中国制造业活动继续收缩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1月份中国经济仍在收缩。该指数显示,制造业过去六个月一直在收缩。制造业PMI指数的读数为49.4,低于经济学家49.6的预期,也略低于此前一个月49.7的读数。
2016年01月29日
中国的政策沟通危机
基辛格对欧盟曾有一句著名的提问:“如果我想给欧洲打电话,应该打给谁呢?”现在这句提问有了中国版:投资者如果想就中国的货币和汇率政策寻求指引,应该找谁呢?如今,中国政府和中国央行也已经意识到了他们所面临的政策沟通危机。
2016年01月28日
中国推动美国走向金融洗牌
米卫凌:美国完全凭空造出了数万亿美元来支持美国经济,积累了万亿美国国债的中国感到陷入困境,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对冲美元风险?
2016年01月26日
亚洲金融危机对当下的三点启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香港遭受大规模冲击,为防止亚洲金融危机重演,中国作用至关重要,此时切勿采取一次性大幅贬值与资本管制的方式应对危机。
2016年01月21日
中国应对高杠杆:一场刚刚开始的战争
邓体顺、胡一凡:全球杠杆总量在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中国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续上升的债务使投资者忧虑。中国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未来如何疏导?
2016年01月21日
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开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需要审慎调整经济结构,让信贷助推的投资占GDP的比重下降,消费占GDP的比重上升。遗憾的是,中国急需的这种经济结构转型并没有发生,或者至少可以说发生得太慢了。
2016年01月19日
不要事事怪罪中国
美国耶鲁大学罗奇:不能低估中国的规模及其跨境关联性,但其全球影响却微弱得多。尽管中国金融改革遇到很大挫折,但经济转型取得了相当良好的进展。比起中国因素,各国央行退出量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大。
2016年01月11日
2016: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除了熔断机制,更应反思公共政策制定如何得到有效讨论?链条总是最脆弱的一节破裂,股市风险只是引线,最大风险在于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