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周一周五周四周三繁体版

西方正在失去军事优势
FT专栏作家拉赫曼:BBC记者厄本在新书《优势》中提及,现代西方缺少人力、资金和装备来维持传统军事主导地位,而中俄的军事支出在飙升。政治后果是否会象厄本担忧的那样可怕?从目前全球紧张局势升温似乎表明,他的警告很有道理。

6名国际足联官员遭瑞士警方逮捕 这些FIFA官员涉嫌受贿1亿美元,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不在被捕人员之列

IMF:人民币“不再被低估”在关键时刻对中国投下信心票,但美国仍认为人民币被“显著低估”

5月中国消费者信心继续低迷 A股大涨和中国央行的宽松措施并未提振消费者信心,5月MNI指数仍维持在111.1

多重因素改变亚洲国家增长排名受贸易转型、油价下跌和中国经济放缓等因素影响,菲律宾、越南与印度将成增长排头兵

高银和汉能薄膜股价震荡拖累ETF 富时罗素首席执行官麦思平称,无论市场好坏,我们都不得不如实反映市场状况

中国药价改革危及医院收入 零加价政策短期内对中国患者来说是好消息。但医药业分析师称,医院或会通过提高使用费来应对,因为债台高筑的地方政府不大可能有能力填补医院的预算缺口。

紫金矿业斥巨资收购西方矿商资产对全球领先矿业企业而言,与中国公司建立合作,已成为重要战略内容

中国市场放缓致塔塔汽车利润锐减 旗下拥有捷豹路虎的塔塔受中国反腐影响利润锐减,2002年以来首次表示今年将不分红

短线观点:投资中国券商不靠谱中国券商近来在香港竞相募资,以支撑其内地融资交易业务。不过,投资它们的理由并不靠谱,那些希望在中国股市泡沫中寻找廉价获利方式的投资者,应把目光投向别处。

富时将A股纳入新兴市场指数中国A股将获得该指数5%的权重,超过俄罗斯,与墨西哥相近

比亚迪拟私募筹资19亿美元分析师认为,募资所得很可能用于研发,以期获得对特斯拉的竞争优势

北京暗指美国加剧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同时发布最新国防白皮书,强调中国军队将提高远距离进攻能力

纳什:让你重新思考选择在纳什之后,经济学家不再只着眼于不切实际的完全竞争市场模型,开始关注每个主体在判断对手策略后的选择。他传奇的一生,就像在天才禀赋和偏执妄想之间的选择。

在沪外侨眼中的上海在高薪工作机会的吸引下,世界各地的人士纷纷涌入中国的商业之都。不过,是什么因素让他们留了下来?上海的外侨在这里讲述了他们的家庭生活、上海的街头小吃以及“逃离”这座城市的故事。

    中美并未进入南海军事冲突倒计时 中国社科院薛力:美军机事件让中美冲突论调升温,但作为双方非核心利益,南海争端有季节特征:上半年冲突下半年合作,香格里拉峰会则是冲突剧高潮节点,今年亦然。

    低迷生产率困扰世界 生产率增长近乎停滞,已成为世界经济面临的最紧迫问题。乐观者认为,当前的低迷数据只是金融危机的暂时性后遗症;但经济学家们却担心,若无法扭转生产率的疲态,经济增长或陷入永久性放缓。

    社会资本能否帮助中国清理地方债?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迈出地方债置换一步后,中国政府还寄望于将社会资本引入公共项目,以缓解地方政府资金链压力,但这一模式面临各种挑战。

    西方正在失去军事优势 FT专栏作家拉赫曼:BBC记者厄本新书《优势》的主题是,现代西方缺少人力、资金和装备来维持传统军事主导地位。全球紧张局势的升温似乎表明,他的警告很有道理。

    FT社评:美国对乌立场并未退让 要推进乌克兰危机的最终解决,美国必须走向谈判桌,但参与对话不等于美国退让,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强硬立场,也不代表美国应断绝与俄罗斯的一切沟通。

    FT社评:伦敦土地稀缺之殇 表面上看,伦敦高昂的房租是城市成功的标志,而事实上这已成为阻碍商业发展的因素。这里的土地稀缺问题是人为造成的,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政治。

    周采茨:中国只有富,没有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薛莉:周采茨用熟人介绍、线下活动等与互联网绝缘的方式创建了一个顶级品质的社交平台,并期待能改良中国畸型的“富贵观”。

    王健林:布拉特的王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国际足联本周换届选举,王健林成为受邀观礼的唯一非国际足联代表。发出邀请的现任主席布拉特显然需要这位强大的中国盟友为他的连任助阵。

    美国在线的“恶棍”CEO FT专栏作家凯拉韦:现代管理专家声称,成功的领导人应该谦逊、团结且善于倾听,但美国在线的CEO阿姆斯特朗,则用现身说法证明,这纯属无稽之谈。

    黄昌圭:移动芯片老兵的新挑战 一年前接掌韩国电信的黄昌圭,曾被乔布斯请到苹果总部,就如何改进移动设备出谋划策。如今,他不光要帮韩国电信扭亏为盈,还需直面从政府到工会的诸多棘手问题。

    中国股市“水至清则无鱼”? 中国支付通集团张化桥:一些人担心中国政府反腐斗争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他们认为,生物只有在浑水里才能生存。按此逻辑结论是:“别对骗子太狠,不要对朋友太苛刻。”

    李光耀的新加坡:法治外衣之下 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与李光耀有过几次亲身接触,得以一窥他如何继承了大中华帝国的传统,给一个集权而武断的政府披上合法性外衣。

    1/1

    专栏

    《天则横议》

    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现在大规模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还有个别以颠覆国家罪,聚众滋事罪等把人打入监狱的事,当局只要还能够独断整人,百姓就没有安全感,就仍非正常社会。

    《中西两半录》

    校友与校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母校复旦,将为她的110周年庆生。我们这代人的包容,是在当年七人同居一室的呼噜和磨牙声中炼成的。出门在外,即便从不相识,“校友”二字,就够了。

    露西•凯拉韦

    有关商学院高管项目的问答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有些公司愿意花大价钱送高管去读商学院课程,但对于这笔昂贵的额外福利,似乎谁也没有试着去想想到底值不值。

    马丁·沃尔夫

    国债市场多头尚难“王者归来”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表面上看,主要发达经济体国债收益率的长期下降趋势就要画上句号。但也不要期待收益率会迅速上升至以往的正常水平。

    《中国股事钩沉》

    国债市场遭遇双重打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国债市场刚经历国债期货暂停交易的冲击,又遭遇监管部门严查国债回购违规业务,这犹如自行车的双轮同时被闸死,而车上的骑者就只有一个结局——摔倒。

    《一知半解》

    迷宫里的政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决策即政治,而且首先是内部的政治。很多决策不过是不同利益之间的妥协,各种不完美方案的拼凑。但政治就像是希腊神话里米诺斯的迷宫,走进去容易,走出来难。

    《中外对话》

    全球电子垃圾贸易“繁荣”依旧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报告显示,全球多至九成的电子垃圾在发展中国家堆积如山,或是通过非法走私网络销往各地,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

    戴维•皮林

    欧洲黑暗时刻在亚洲重现

    FT亚洲版主编皮林:1939年,一艘满载犹太难民的德国客轮先后被古巴、美国和加拿大拒绝入境。如今,逃离缅甸种族迫害的6000名罗兴亚人也被安全港拒绝入境。

    《智库》

    中国经济不平衡是成功的标志

    黄育川、韩磊: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正是中国经济发展取得成功的一种标志,而中国的债务问题则是政府有意刺激经济的结果,并不会导致经济崩溃。

    《中国纪事》

    同代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正面对的信息革命,与15世纪印刷革命颇为类似,新技术出现后,是一整套知识价值和社会组织的重组。我们很可能是五个世纪以来最后一代“印刷人”。

    《剃刀边缘》

    我的中学时代(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唤醒强烈自我意识的,是1980年《中国青年》发起的“人生观大讨论”,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雷锋等英雄人物确立的“革命理想”坍塌了。

    《中间论坛》

    反思“按比例搞斗争”的当代意义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毛泽东:真实的故事》中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毛的“按比例搞斗争”方法论,曾经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生死存亡,同时对目前中国艰难推进的法治进程和曲折迂回的改革有着深刻的警示意义。

    吉迪恩•拉赫曼

    美日无法用TPP遏制中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即使《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真按美日所愿如期达成,也无法满足其暗藏的真实战略期望。尽管美国仍是亚太地区占主导地位的军事强国,但中国如今是该地区实力超群的经济强国,想通过TPP阻止中国成为亚洲经济核心,为时已晚。

    吉莲•邰蒂

    金融业买方成为监管新重点

    FT专栏作家邰蒂:金融危机刚刚过去时,全球监管机构把重点放在了提高银行安全性上,但过去几年里,随着监管改革逐步到位,重点转向了作为买方的资产管理公司。

    约翰•加普

    艺术收藏家为何一掷千金?

    FT专栏作家加普:尽管大量资金流入艺术品领域,但艺术品的回报是不确定的。收藏家购买艺术品可能更多在于社会地位与审美方面的回报。

    《经济人》

    中国地方债置换:不是QE,胜似QE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地方债是财政改革核心,也被视为最大金融隐患,缘何置换方案如此低调?“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并非市场化,不罚“坏孩子”,谁来约束乱花钱之手?

    《钱体育》

    如何重启一个奥运主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时隔四年,伦敦2012夏奥会主体育场终于迎来一个长期使用者,这是奥运体育与职业体育间的一次妥协。时隔七年,北京鸟巢仍在期待类似妥协。

    《沈时度势》

    降息是否重回“四万亿”老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近来,中国央行降息降准力度非常大,同时,应对当前经济下滑的一系列政策举措也在加速,但与2008年相比,同样为了“稳增长”,如今的政策却体现了“新常态”下的新思路。

    《市场的边界》

    创业家摧毁身份经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培育创业家是为了摧毁身份经济、血缘经济。创业家也可能受制于平台租金。建立创业家层出不穷、优胜劣汰的土壤,才是最重要的。

    《投资者的敌人》

    A股为何缺少“长牛”和“慢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宁:在市场风险面前,监管者不断传递对“慢牛”的期望,但市场上涨反而不断加快。中国股市难以摆脱“牛短熊长”怪圈,散户对此也负有责任。

    菲利普•斯蒂芬斯

    中美关系:磕碰中的“新常态”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21世纪的全球秩序将由中美关系中的三大要素,即“合作、竞争和冲突”所决定。迄今中美之间一直是磕磕碰碰的合作与竞争,但在对于亚洲地区主导地位的争夺中,两国距离冲突往往也仅有一步之遥。

    约翰•普伦德

    日本国债融资模式不靠谱

    FT专栏作家普伦德:让储户以低利率为巨额政府赤字融资的模式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这让日本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的冲击,进而引发一场财政噩梦。

    卧底经济学家

    吸烟与肺癌:数据有没有说谎?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已经知道吸烟会导致肺癌和其他多种致命疾病。但广泛意义上的相关性与因果之间的关系仍极易引起争议,大数据的到来改变了这场辩论。

    约翰•凯

    我看经济学教学改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宏观经济理论在金融危机中暴露了不足,现在很多年轻人要求老师讲授非主流或非正统经济学。对此,我是不敢苟同的。

    “一带一路”的三重定位 北京大学教授卢锋:“一带一路”传递出做长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短板”,从而培育全球经济新增长点的政策思路,可从经济外交、全球增长、结构调整三重视角讨论其战略定位。

  • FT社评:美国将启动“最宽松的收紧政策”
  • 富二代撑起艺术一片天
  • FT社评:中国应力避全面信贷危机
  • 泡沫股买家须自负后果 香港股市连续两天发生巨额市值蒸发。监管机构应该做些什么?不需要。汉能和高银的经营业绩根本不能解释其股价上涨。

  • 中国科技股受热捧
  • 超现实的银泰股价
  • 中国地产商积极筹资
  • 收购公司新玩法:搜索基金 搜索基金这一理念在3多年前诞生于商学院,如今已在全球遍地开花。相比风投,它不仅风险性更低,而且更有乐趣。

  • 小额贷款的大抱负
  • CEO兼董事长渐成“濒危物种”
  • 我们需要女掌门
  • 与BBC总裁霍尔共进午餐 BBC是英国公共电视广播机构,霍尔的挑战是就BBC的皇家特许证和未来10年的公共拨款金额与政府谈判。BBC的经营模式在互联网时代可持续吗?

  • 中国-丹麦-英国:自行车印象
  • 伦敦的高端“台湾料理”
  • 男装为何错季销售?
  • 中国经济再平衡的难题 《中国投资参考》哈尔平:中国政府最近的政策举措,似乎是在致力于重振旧的经济增长引擎。这并非是转型努力失败的信号,而是为保全经济新引擎而采取的务实之举。

  • 去年全球生产率仅增长2.1%
  • 报告:亚洲将成新亿万富翁发源地
  • 中国为3000亿美元基建项目寻求私人投资
  • Myo:不只是超级遥控器 加拿大科技公司Thalmic Labs推出的Myo臂环采用一种全新的、不需要摄像机的手势控制方式。这一技术有可能在物联网时代确立输入设备领域的新标准。

  • 珠海中富警告将违约
  • 乔纳森•艾夫爵士成为苹果首席设计官
  • 广州将推官方打车应用
  • 中国赴英游客人数下滑 尽管英国政府承诺将为吸引中国投资降低签证门槛,但因缺少实质性改革举措,中国游客最终选择用脚投票,“绕道”英伦。

  • “中港基金互认”推动港深两市大涨
  • 太平洋建设与部分地方政府达成偿债协议
  • 中国反腐新方法:参观监狱
  • 美股还能涨多久? 招商证券赵可:观察历史数据,每逢美联储加息美股都会大涨,这是市场对经济繁荣的确认。但经济扩张也会受到限制,市场通常在维持六个月左右的疯狂后见顶。

  • 博弈论大师纳什死于车祸
  • 希腊再次警告无力还债
  • “沙特2050年可能淘汰化石燃料”
  • /

    金融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