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量宽政策摇摆的市场风险
皇府金延投资总监林航任:全球低通胀甚至通缩的威胁,令美欧量化宽松接力赛有望延续,但美联储以IMF预期世界经济放缓为由,不急于加息的行为,投资者需留神。
中美酝酿新一场钢铁战
上月中国钢材出口创纪录,同比增长73%。产能过剩的中国钢铁厂寻求通过扩大出口,摆脱国内需求放缓等因素的影响,但这可能引起美国和欧洲的反弹。
2014年10月22日
中国GDP仍被高估?
中国宣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7.3%,为2009年以来最慢增速。但若以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为评估标准,中国经济的增长率并非如官方数据那样强劲。
2014年10月22日
美国再度对人民币汇率表示不满
美国政府再次对中国汇率表达不满,认为人民币汇率被人为压低了。
2014年10月22日
邓小平的转型智慧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邓小平实现的并非是技术层面的改革,而是宪政原则的改革,他让毛泽东时代“姓社姓资”的社会原则发生根本性转变。与此同时,在推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他还能通过政治智慧和对语言的把握,化解意识形态上的矛盾。
2014年10月22日
乌干达青睐中国投资
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表示,该国正仰赖中国提供100亿美元,以建造其主干基础设施中的一大部分,因为中国的资本最为便宜。
2014年10月22日
竞争者对IMF有益
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金砖国家不满IMF的一次次食言而成立了自己的开发银行。来自地区性货币基金的竞争对IMF以及国际金融治理体系来说,或许并非坏事。
2014年10月22日
如何管理信贷泛滥的世界?
英国央行前副行长塔克:任何经济体应对外部脆弱性的举措,都不该变成针对所有资本流入征税的理由,也不能成为本土企业免受外部竞争的“保护伞”。
2014年10月21日
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长创6年内新低
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7.3%,是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差表现,一方面令人担心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加大刺激力度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2014年10月21日
分析:中国为何遭遇低增长
周二公布的其他数据表明,超低工厂产出背后的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固定资产投资不足和企业负债压力、以及消费不振是中国3季度遭遇6年内最低增幅的原因
2014年10月21日
中国经济的韧性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为什么中国和东亚经济可以持续发展如此之久?“韧性”这个概念可能是帮助我们理解其中奥秘的一把钥匙。一个经济体若要变得更具韧性,政府和市场的良性互动必不可少。
2014年10月21日
俄罗斯耗不起油价持久战
巴黎政治大学经济学教授古里埃夫:俄罗斯具备实力在两年内抵御油价下跌带来的冲击。但如果油价陷入长期低迷,普京政权可能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
2014年10月21日
欧盟撤销对华电信反补贴案
欧盟(EU)撤销了针对两家中国电信公司的反补贴案,因其寻求修复与北京方面的贸易关系,远离华盛顿的更为对抗的做法。
2014年10月20日
FT社评:油价下跌有利全球经济
从经济角度看,油价下跌相当于对石油消费国减税,成为经济放缓时稳增长的利器;从政治上说,它将削弱那些心怀敌意的产油国威胁他国的资本。
2014年10月20日
安倍暗示将暂缓上调消费税
安倍晋三(Shinzo Abe)暗示他可能推迟上调日本的消费税,称如果该举措给日本经济造成太多损害,它将“毫无意义”。
2014年10月17日
警惕比2008更凶险的市场
FT专栏作家邰蒂:本周全球市场剧烈波动,凸显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尽管金融危机后西方向银行业大量注资,流动性看似充裕,但严格的监管、投资者的“羊群心理”,正在让撮合交易变得越发困难。
2014年10月17日
温州小镇的海归
丽岙是温州的“欧洲村”,几乎每家都有人去了意大利、西班牙或葡萄牙,他们不惜冒险为下一代开辟人生空间,但很多侨民如今选择返回温州。
2014年10月17日
中国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惧与争论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执行编辑山姆·吉尔:食品安全问题存在诸多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中国公众围绕转基因食品的争论也日趋激烈。
2014年10月17日
“迎接中英经贸黄金时代”
FT中文网撰稿人崔莹:英国驻华大使吴思田认为,未来20年,是中英经贸关系的“黄金时代”。最近在爱丁堡的一个讲座上,他建议所有英国人把握中国的机遇。
2014年10月17日
俄罗斯石油公司因制裁起诉欧盟
针对欧盟制裁俄罗斯一些大企业,莫斯科方面正把欧盟告上法庭。这个迹象表明,把这些企业挡在全球资本市场门外,正给俄罗斯经济带来极大痛苦。
2014年10月17日
不应夸大世界经济放缓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IMF总裁拉加德用“新平庸”形容世界经济的新常态。随着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国家同时陷入滞胀,人们开始担心,经济放缓的态势可能将延续到更遥远的未来。危机真的会卷土重来么?
2014年10月17日
希腊国债收益率再度超过9%
全球市场动荡和希腊借款成本昨日大涨,令人再度担心欧洲复苏以及欧元区债务危机遗留下来的结构性问题。
2014年10月17日
何必为长寿烦恼?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有些人担心,人类平均寿命提高固然是好事,但如果人口老龄化对经济产生了影响,又该怎么办呢?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荒谬。
2014年10月17日
上海自贸区资本开放与风险管理
上海交大教授汪滔:自贸区一旦建立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后,经常项和直接投资项下的流动更加便利,而监管套利和资金走私活动也面临更高的要求。
2014年10月17日
上海自贸区政策创新四大领域
安永中国合伙人谭绮、吴俊:上海自贸区成立一年,各部门公布近90部法规文件,创新主要体现在投资准入和制度、金融和外汇管理、海关监管服务、税收政策和纳税环境。
2014年10月17日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容忽视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只有市场化改革和民营经济大发展,才能给中国经济带来活力,但市场化改革无法短期见效,因此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也难以很快缓解。
2014年10月16日
美国国债收益率出现“闪电崩盘”
对全球经济日益增加的担忧情绪昨日引发美国国债收益率出现“闪电崩盘”,与此同时,各股票市场纷纷下跌,又一批投资者似乎放弃了他们的看涨押注。
2014年10月16日
投资者如何应对中国经济放缓
《MoneyWeek》主编韦布:当最乐观的观察者都难以忽视中国经济减速的事实,就应避开那些依赖中国经济增长的资产,不一定是所有中国股票,但包括多数大宗商品。
2014年10月16日
不计代价打垮竞争者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是与竞争者共荣?亚马逊和普京明显选择了前者,因为他们相信这会彻底吓退之后的竞争者。
2014年10月16日
中国经济增长的合理目标
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经历35年年均9.8%的高速增长后,中国经济的后发优势还有多大?虽然外部环境持续低迷,但中国仍具备8%的增长潜力和相对较好的内需条件,将明年和“十三五”的增长目标订在7.0%-7.5%之间较为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