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卧底经济学家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公平是什么?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 不同的人对公平的理解有所不同。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曼基夫认为“公平”无关乎分配,而是与民众是否获得其应得的东西有关,而另一位哈佛学者诺齐克认为,公平与其说是与份额公平有关,还不如说与过程公平有关。
2010年6月30日

令人发疯的火山灰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冰岛火山爆发之际,我没能赶回家给妻子过生日,也没能在赫尔辛基买到英国《金融时报》,这让我开始思考一些可怕的情景。
2010年6月22日

反对血汗工厂理智吗?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我曾经担心抵抗血汗工厂的运动能否发挥任何益处。但最新的两篇研究报告使我不得不改变对反血汗工厂运动的看法。
2010年5月27日

失业与减薪

FT专栏作家提姆•哈福德:尽管有些经济学家认为,经济衰退期间工资水平调整不大,但新的研究结果与这些经济学家的论点相左:经济衰退期间工资水平的确会下降。
2010年5月7日

收税的技巧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美国研究人员说服一家超市改变标价方式,同时提供税前价格和含税价格。结果令人惊讶:需求减少了8%,这证明顾客平时往往忽略结账时附加的税金。
2010年4月27日

罗宾汉税不一定劫富济贫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得到了众多慈善机构支持的罗宾汉税看似理由正当,可打动不了我。这笔钱最终不会由银行家来支付,而是分摊到我们每个人头上,而且税额也根本谈不上“极少”。
2010年3月10日

乘公共汽车的边际优势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由于公共汽车几乎经常是空驶,两人拼车的情况下,平均每人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要比公车乘客少。那么我们难道不应该选择开车吗?
2010年3月9日

领导需要“忠言”?

FT专栏作家哈福德:领导需要“忠言”,但在现实中,即使是一位冷静、有教养的老板,也倾向于将爱唱反调的人排挤出自己的核心圈子。
2010年3月4日

花钱好办事错了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许多政策学究不仅相信有些东西是金钱无法买到的,而且相信,现金激励会产生反效果,甚至会败坏道德。
2010年2月25日

美国人为何应该感谢保尔森?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美国前任财政部长保尔森提出的银行纾困计划,在短期内稳定了金融系统,增加了银行股东和债券持有人的财富。
2010年2月22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FT专栏作家哈福德:谷歌的研究曾发现,若想预测哪些人知道哪些事情,最好的方法是了解他们身处何方。
2010年2月5日

低碳生活?没那么简单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想过低碳生活吗?这件事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我的结论是,好心的环保主义者每天会做出很多事与愿违的决定。这不能怪他们:这个问题本身就异常复杂。
2010年1月18日

富国究竟因何而富?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为什么有些国家富裕,而有些国家贫穷呢?流行的答案是富国有更好的制度,但经济学家帕萨•达斯古普塔指出,社会稳定是成功制度的先决条件。
2010年1月5日

反馈未必有用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管理者应接受更频繁的绩效评估?“客户反馈”调查问卷有用?没有反馈不利于学习新技能,但反馈也可能令人士气低落。
2009年12月8日

应对气候变化的政治阻力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各国政府正致力于通过“限量及交易”计划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但他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提高污染国为排放支付的价格上,虽然限量及交易计划从经济上来说是可行的,但各国无法就如何分配排放额度达成一致。
2009年12月1日

选择越多越迷茫?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大量选择更有可能让人们什么都不选,而在选择时也不那么快乐。然而选择真的像一些心理学家认为的那样是件坏事吗?
2009年11月27日

强化援助机构问责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只有狂热的乐天派才会期待援助机构采取市场主义作风,着重于创新,并追求物有所值。
2009年11月17日

新书价格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乐购与阿斯达等零售商甚至不惜亏本,甩卖丹•布朗新书《消失的符号》,这种看似不理智的行为其实不难解释。
2009年10月19日

经济指标一向惹争议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人们对经济发展动态的衡量经历了曲折的历史。经济指标也因此不断引起争议。世界银行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也不例外。
2009年10月9日

金融危机心理的重创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可能不再濒临绝境,而是在走出金融危机。但研究显示,此次危机可能会对一代人的心理造成重大影响。
2009年9月28日
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是英国《金融时报》的经济学专栏作家,他撰写两个栏目:《亲爱的经济学家》和 《卧底经济学家》。他写过一本畅销书也叫做《卧底经济学家》,这本书已经被翻译为16种语言,他现在正在写这本书的续集。哈福德也是BBC的一档节目《相信我,我是经济学家》(Trust Me, I’m an Economist)的主持人。他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伦敦。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