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什么是中国经济的隐忧?

Arcus Research分析师塔斯克:如果中国重演日本的历史,那么下一阶段将出现劳资冲突和通胀。避免这种后果的最佳途径,是大幅收紧目前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
2011年1月14日

“中国下一站”研讨会纪要(三)

在纪要的第三部分中,两位学者分别讨论了本轮通货膨胀的成因、成本与房地产市场泡沫的危害,以及以户籍制度为代表的城乡分割如何扭曲市场,造成诸多宏观经济失衡现象。
2011年1月14日

“中国下一站”研讨会纪要(二)

在纪要的第二部分中,我们选择了几位学者对中国的韬光养晦外交战略、国强与民富的关系、民营经济的法治环境、以及对法律职业未来的讨论。
2011年1月13日

“中国下一站”研讨会纪要(一)

在1月8日的“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学术研讨会上,国内外学者对未来一年的经济社会形势进行前瞻。此为会议纪要的第一部分。
2011年1月12日

Lex专栏:中国取消贷款额度=市场化改革?

中国政府似乎将以一系列更为“锋利”的微观工具,来取代此前较为“粗钝”的宏观工具,这种针对性更强的动态体系是一种进步,但未必能提高资金配置的效率。
2011年1月12日

分析:中国“适时”公布贸易数据?

正当胡锦涛将于下周访美、李克强正在欧洲访问之时,中国公布,2010年中国贸易顺差同比下降了6.4%。这或许是经过事先设计的,目的是减轻围绕中国经济的政治紧张局势。
2011年1月11日

李克强:中国同世界共成长

正在英国访问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为FT撰文:世界和平是中国实现小康的重要条件。中国发展也有利于世界和平;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作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之一,中国主张在发展中调整改革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2011年1月10日

中国货币紧缩政策将影响全球

中国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通胀危机几乎没有对本国以外地区造成任何影响,而现在的情况就不同了,因为中国现今的实力已经大大增强。
2011年1月10日

2010年中国贸易顺差再度收窄

去年12月份中国贸易顺差131亿美元,远低于经济学家此前的预期,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2011年1月10日

Lex专栏:中国政府不差钱?

在截至2008年的30年里,中国政府的累积预算赤字约为3万亿元人民币。此后两年增加了1.8万亿元人民币,长此以往中国财政赤字很可能达到西方国家的规模。
2011年1月7日

中国通胀形势不足惧

里昂证券中国宏观策略师罗福万:中国2011年抗击通胀并不需要出台大规模紧缩措施,只需使信贷与流动性回落到2009年刺激计划实施前的正常水平。
2011年1月7日

2011年:美中之间的零和博弈?

谢国忠预言,最有可能引发下一次全球危机的因素,要么是美国的主权债务,要么是中国的通胀问题。当其中一国先出现问题,另一国的经济周期便可以延长。
2011年1月5日

“通胀不是中国今年面临的主要威胁”

经济学家威廉姆斯指出,中国政府正提高收入补贴,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帮助
2011年1月5日

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学术研讨会

2011年1月8日,北京市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经济观察报》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将在上海联合举办“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学术研讨会,聚海内外专家学者、业界精英,汇于上海,共同分析困境症结、探讨未来出路。
2011年1月5日

12月份汇丰中国PMI降至3个月低点

但经济学家表示制造业增长的放缓不足以减轻中国的通胀压力
2010年12月31日

为何低利率会催生股权融资?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宋国青:当存款利率相对于买房投资报酬率偏低时,就会催生“买房合作社”,比如父母帮助筹集首付。低利率催生股权融资是同样道理。
2010年12月30日

岁末答问

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年底,一家中国媒体向我提了六个问题,这是我的答案。FT中文网声音多元,顺耳不顺耳的都有,相信读者自有判断力。只有声音多元了,独立判断才有可能。
2010年12月30日

Lex专栏:中国应赋予央行更大权力

如果中国希望在新的一年中避免硬着陆,那么有两项当务之急:更好地为信贷定价,以及更好地掌控通胀压力。两项都需要给央行赋予更大的权力。
2010年12月29日

北京最低工资标准上调21%

法定最低月工资将上调至1160元人民币,居中国全国之首
2010年12月29日

Lex专栏:中国央行的圣诞礼物

中国央行在12月25日宣布小幅加息。此举应有助于缓解全球货币紧张局势,但恐怕不足以为中国的货币和财政“高烧”降温。
2010年12月28日

中国必须应对经济挑战

瑞银投行高级经济顾问玛格纳斯:虽然中国宣称将实行审慎货币政策,但鉴于稳定较快增长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以及领导层将在2012年换届,中国央行在收紧政策方面可能仍将“慢一拍”。不过,如果通胀继续上升,力度较大的回应将不可避免。
2010年12月27日

中国加息抗击通胀

一年存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上调0.25个百分点,为两个月来的第二次加息
2010年12月26日

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

中国学者、前央行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为《中国日报》撰文时指出,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除非立即进行经济和政治改革,否则中国经济可能突然减速。
2010年12月24日

社评:中国适度通胀有助纠正全球失衡

FT社评:只要中国继续抵制人民币名义升值,那么国内一般通胀率高企就不可避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可取的。美国与中国通胀率持续保持一定差距,也许正是消除两国间失衡的出路。
2010年12月16日

中国抗通胀遭遇政治阻力

物价的持续上涨将让温家宝无法回避一些艰难的抉择:是选择较低的增长速度,还是较高的通胀和可能破坏稳定的泡沫;是选择实际利率为负,还是提高名义利率;是选择出口商,还是家庭。
2010年12月15日

中国明年新增贷款目标可能不低于今年

这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启动的信贷热潮将得以延续
2010年12月15日

2011:转型年的政策难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2011年是中国刺激政策的终结年,十二五的起始年,也是最高层换届之前的过渡年。在这个转型年中,严峻的通胀将使得经济形势变得更复杂。
2010年12月15日

中国发展模式面临的风险

FT专栏作家加普:中国希望从世界工厂转变为先进经济体,并正利用它手中的市场权力,走“消化吸收他人”知识产权的捷径。但如果中国不致力于真正的创新,就有可能在转变为先进经济体的途中抛锚。
2010年12月13日

中国将加大抑制通胀力度

致力于处理好保增长、调结构和控通胀三者之间的关系
2010年12月13日

Lex专栏:中国货币政策“稳健”吗?

本月中国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向“稳健”。然而,在通胀攀升到5.1%、数据也表明经济正出现过热的情况下,中国央行迄今没有上调存贷款利率。对此,市场应感到担忧。
2010年12月13日

中国再度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11月贸易数据显示出口快速增长,加深了对中国经济过热、通胀压力上升的担忧
2010年12月10日
|‹上一页‹‹13213313413513613713813914014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