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6文章档案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在《人民日报》旗帜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对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形象,不可刻板视之。该报近期连发热评,徐武案中,连市场化媒体也以其评论作为“旗帜”,试图顺势而上,突破禁区。
2011年5月6日

Lex专栏:“一字千金”的特里谢

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在月度会议上没有说出“高度警戒”四个字,导致欧元兑美元汇率下跌2%。小事反映了大问题:市场过于相信通胀压力会迫使各国央行加息。
2011年5月6日

俄罗斯
俄总统承诺改善投资环境

梅德韦杰夫此举意在阻止资本外逃,并为明年可能的竞选连任做准备
2011年5月6日

英特尔
英特尔3D芯片挑战安谋

英特尔称,这一突破性成就有望让自己领先竞争对手三年,但安谋对此不屑一顾
2011年5月6日

中国概念卖到美国有溢价

读者philhan524:更多的中国公司去美国资本市场圈钱,把钱放在民营公司里,不管是发给高管,还是购买技术、收购公司,看起来都是更加靠谱。
2011年5月6日

美国的QE政策不会立即停止

读者andyzhchh:QE2仅仅在金融市场产生了一点效用,让企业资产升值,却没有提高企业主的投资信心。
2011年5月6日

宏观调控绝不是微观控制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聂日明:不厘清宏观经济政策与微观经济政策的关系,就永远会出现“调控向左,市场向右”的乱局,就永远会存在“打着调控谋私利”的猫腻。
2011年5月6日

人民币
人民币升值了吗?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吴庆:人民币真的升值了吗?以三五年的时间跨度来看,人民币有效汇率明显升值。可是以十年的时间跨度来看,有不一样的两个发现。
2011年5月6日

五道杠少年的世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做官成为孩子的天性,这绝不是梁启超先生所呼唤的能鼓动新中国之帆的少年,而是权力所有制中国的标准产品。
2011年5月6日

特朗普当总统靠谱吗?

美国学者福山:企业经营与国家治理所需的技能完全不同,当代美国企业的公司治理模型更接近于东亚的威权统治,一点也没有美国民主传统的影子。
2011年5月6日

微博
微博产业链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信海光:一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微博账号在市场上最少可卖5-6万元,转发公关公司广告的费用是每条300-500元。小小的微博账号竟有如此丰厚的油水。
2011年5月6日

定制奢侈品在中国成长

FT中文网实习生许可:一些奢侈品消费“楷模”愿意购买低调有个性的定制奢侈品。他们在中国奢侈品市场的消费份额在2015年会达到24%。
2011年5月6日

欧元区
如何应对欧元区的脆弱性?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元区的脆弱与生俱来。一个成员的脆弱会成为所有人的问题。我有三种解决办法:接受脆弱性;加强同质化;或更紧密的联盟。

国际投资者眼中的中国股市

只要提出想投资中国股市,这个建议立即就会引起激烈的争论。人们会分成两个阵营,两个都很极端。有些投资者非常悲观,另一些则非常乐观。
2011年5月6日

本拉登
美国该重新审视阿富汗

弗吉尼亚大学历史教授菲利普•泽利科:纵览美国目前卷入的所谓“三大战争”: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战争局面都还好,阿富汗战争才是美国重掌战略主动的主要障碍。
2011年5月6日

中国经济:拐点即将到来

中国经济曾被形容为骑在自行车上的大象——只要还在前进就没有问题,但一旦减速后果就不堪设想。面对人口结构拐点的中国,很可能打赢抗击通胀之战,但下一阶段将棘手得多。

本拉登
消灭本•拉登是一个空洞的胜利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在美国忙着在整个中东抓捕本•拉登,给自己留下巨额财政赤字之际,中国专注于其势不可挡的崛起。去年,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国。美国干掉了头号敌人,却可能迷失了大方向。
2011年5月6日

美国申领失业救济人数反弹

同时服务业增长放缓,表明美国经济复苏停滞风险上升
2011年5月6日

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两年最大跌幅

投资者担心原材料价格飙升正削弱需求,并迫使新兴国家央行加息
2011年5月6日

老龄化
中国“老龄经济”兴起

随着“不能让老人独居”的中国孝道观念日趋瓦解,老年护理服务市场大规模投资的条件已经成熟。这一市场利润空间巨大,但也存在政策风险。
2011年5月6日

凯雷
凯雷两笔在华投资遭质疑

其投资的两家中国公司最近都因内部问题被停牌
2011年5月6日

欧洲央行暗示暂缓进一步加息

但行长特里谢称,今夏晚些时候可能提高欧元利率
2011年5月6日

太阳能
中国将整顿太阳能电池产业

中国太阳能电池组件产能过去两年增长2倍,占全球制造产能的62%。其中约22%的产能来自“三级”生产商,它们最有可能受到质量整治行动的影响。
2011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