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本里的太平天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历史在编纂者手里,变成任人驱使的奴婢。以论代史式的叙述,让丰富的历史降格为干瘪的论证材料,全部历史只是为了等待真理神并为其做注脚。

新闻

中国楼市再次出现创纪录下跌 1月份新房价格同比下跌5.1%,为2011年当前数据开始统计以来最大跌幅 (2015-02-17)

“庆亲王”文引发对中国前官员命运猜测 中纪委网站刊发的一篇攻击清末庆亲王的文章,被网民解读为又一只“老虎”将现身的信号 (2015-02-27)

香港再掀反内地客抗议 上周日香港郊区一家购物中心发生示威,示威者朝内地购物者大喊“滚回家” (2015-02-17)

中国地方政府纷纷发布巨额投资计划 湖南、湖北和陕西皆宣布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的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 (2015-02-17)

分析

高通在中国的“豪赌” 面对中国国家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美国高通公司不寻常地决定依靠法律,为自己辩护。对这家芯片制造商来说,除了10亿美元巨额罚款外,真正的风险在于,中国可能强迫高通降低对3G和4G智能手机收取的专利费,从而导致高通在其他市场面临类似要求。 (2015-01-30)

人民币为何不再升值? 2005年至2013年,贸易顺差推动人民币升值37%;而2014年,在贸易顺差增长背景下,人民币下跌了2.4%。对过去曾冲击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因素,中国已不具有免疫力。 (2015-01-30)

评论

让“新乡村运动”重塑故乡 FT中文网撰稿人陶舜:“逃离北上广”只是简单地将城市与乡村相对立,当今在中国更酷的事情,是将乡村与城市巧妙勾连的“新乡村运动”。借助互联网,乡村被赋予更具当代性的商业色彩,进而带动文化和政治氛围的变迁,乡村也由此不再是“回不去的故乡”。 (2015-02-17)

中国民生与稳定的政治难题 刘明兴、陶然:中国的民生政策设计和基层治理改革已陷困局。集权化政策破坏了基层的权威结构,基层治理陷入“越保民生群众越不满;越维稳越不稳”的怪圈。 (2015-02-12)

石油“黑金”将回归常态 阿尔法集团董事长弗里德曼:世界已进入一个低油价的全新时代。石油“黑金”将告别令人眩晕的高昂身价,石油行业也会回归正常形态。这一变化,能够削弱那些依赖石油而繁荣的政体,世界也会因此变得更加自由和安全。 (2015-02-02)

克鲁格曼不懂中国 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钱军:克鲁格曼再度来华,让我有幸亲身感受经济学大师的风采,但同时也体会到,太多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学家,其实对中国并不完全了解。 (2015-02-05)

中国新常态与“杨小凯主义” 日本大学教授李克:杨小凯早逝以至其思想无法上升为“杨小凯主义”。他后期为何关注历史宗教文化对制度的影响?只有制度模仿与创新并重,才可保障经济的长期发展。 (2015-02-25)

一个投行经济学家的2014 麦格理集团胡伟俊:去年市场走出大行情,海外投资者尤其关注地产、影子银行和债务;做空中国并不需要中国真正硬着陆,对其最好的反击是深化改革。 (2015-02-17)

一个90后眼中的经济学课堂 北京大学学生杨清:经济学之于我绝非职业技能,更是“另眼看世界”的思维方式;奥地利学派与微分方程同样重要,学生或许对经济学教育变革负有更大的责任。 (2015-02-17)

从投资人到充电桩桩家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贾雪峰:某国内一线风投公司的“工作小组”来我司尽职调查,当看到我七年的投资人工作经历后,这位从业两年的总监好像突然就失去了再问下去的兴趣。 (2015-02-16)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政经悖论 刘明兴、陶然:中国改革的现实是,一旦经济下行,央行就会在各方压力下一次次放水,各部委也开始加速项目审批。不刺激变成刺激,去杠杆反而变成加杠杆,“调结构”所需的关键领域改革却难以实现有效的突破。原因何在? (2015-01-29)

户籍改革不应效仿国际移民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聂日明:一国之内,地方政府怎可效仿国际移民制度以居住证限制人口流动与定居?户改方向应是“去户籍”,以居住地向居民提供基本公共服务。 (2015-02-17)

专栏

香港进入“新常态”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与中国大陆的新常态不同,香港所面临的,是相当比例的中产和低收入阶层对本地政治和社会趋势愈发不满,对陆港互动也日渐悲观,特别是对港府的治理方向与方法的不认同,令街头抗争频繁密集。 (2015-02-03)

中国过于担心“西方价值观”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国教育部长最近对中国大学发出指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但我觉得,现在才打击西方的影响有点太迟了。 (2015-02-11)

中巴,这一对“怪夫妇”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在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存在着国际外交中一种最紧密、却也最令人费解的关系。从表面上看,这两个国家没有共同之处。但在现实中,中巴轴心拥有“不可动摇的友谊纽带”,原因何在? (2015-02-12)

中国企业尚难征服世界 FT亚洲版主编皮林:随着阿里巴巴等民企的迅速崛起,有理由期待中国企业将掀起一场世界风暴。但对多数中国公司而言,其国际扩张之路仍面临着难以逾越的障碍:不仅国内外的监管鸿沟会不断制造麻烦,对本国市场的依赖,也令其无法对海外冒险破釜沉舟。 (2015-02-09)

欧洲陷入三大危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好战的俄罗斯、内乱的中东,以及欧盟内部交困的政治、经济局势正在困扰欧洲。这三场危机的根源差异很大,但随着形势不断恶化,它们开始彼此助燃,一切看上去都将导致欧洲政治版图的进一步破裂。 (2015-02-05)

乌克兰只是普京一步棋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普京的复仇主义目标远不止乌克兰,他的目的是撕毁欧洲大陆共产主义时代结束后所达成的协议。油价暴跌和制裁只会让普京变得更加危险。 (2015-02-09)

中国推行岛链战略改变地缘格局 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中国实施岛链战略,对亚洲地缘政治的影响非常大,其目的在于增强和扩大能有效控制的海域,用陆权的方法扩大海权。 (2015-01-30)

中国也将成为债瘾受害者?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资产负债表很重要——这是席卷世界经济的一场又一场金融危机所带来的最大教训。世界经济已变得对信贷上瘾,中国很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2015-02-25)

国王的人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这是件令人沮丧的事。独裁国家民生凋敝、腐败猖獗,却很可能处于势能较低的政治均衡,很难轻易打破僵局。独裁者一旦控制局面往往更长久。 (2015-02-16)

管金生“紧急约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为减少327国债巨亏,生性高傲的管金生求助尉文渊,但后者拒绝了暂停交易的要求。尉文渊也因此错失对市场可能出现灾难性后果的重估机会。 (2015-02-09)

“我们的反省比笑声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七十年代的苏联,绝大部知识分子接受了现状。青年人则拥抱了一种嘲讽文化。他们不仅抛弃了“共产主义理想”,也抛弃了理想本身。 (2015-02-05)

特写

“建太多”、“借太多”困扰中国 中国正在为持续数年的信贷刺激和地产热潮付出代价。除了遭遇25年来的最低增长率,2014年还标志着中国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未能实现年度增长目标。有警告称,即便只维持6%的增长率,也意味中国政府将承受巨大财政压力。 (2015-02-04)

USC:中国研究往事 1963年成立的“大学服务中心”(USC),是冷战时期西方中国研究最早的大本营。当时“红色中国”对外封锁,许多西方学者只得落脚香港,内地涌入的难民成了他们研究中国的富矿。半世纪后,USC创始主任、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写下这段私人回忆。 (2015-02-06)

华大基因的成功密码 长期以来,在创新和知识产权方面,中国企业一直被视为抄袭者,但华大基因和其他中国科技企业可能会很快改变这种形象。华大基因代表着中国新型科技公司,它力图在基础研究和商业行为之间取得平衡,正成为一家令竞争对手无法小视的生物科技企业。 (2015-02-26)

虚伪的茶文化 FT中文网撰稿人白天:茶,在中国承担了相当多的社交功能。茶具越来越豪华,茶叶越来越稀有,饮茶程序越来越繁复,离真正的茶文化却越来越远。 (2015-02-04)

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 FT亚洲版主编皮林:李光耀曾像魔术师一样,把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城市国家。但随着这位91岁高龄的前总理最近因严重肺炎住院,这个岛国在后李光耀时代将要面临的困境也已呈现在世人眼前。 (2015-02-27)

中国投资遭遇海外政治风险 从希腊的港口到肯尼亚的高速公路,中国在海外大举投资,作为其“走出去”政策的一部分——中国赢得了影响力和合同,还有石油等资源。但随着一些项目所在国政局生变和财政衰弱,中国国有企业的“走出去”战略开始接二连三地遭遇挫折。 (2015-02-13)

西方奢侈品“迷失”在中国 中国经济放缓和反腐运动,已大幅削弱国际奢侈品大牌的在华销量。中国顾客也纷纷转而青睐更小众、设计更低调的新品牌。这导致的结果是,一些大品牌商不仅没能抓住品味升级的老主顾,同时也失去了那些仍不成熟、但已不再送礼的消费者。 (2015-02-15)

巴菲特的“下一个50年” 控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半世纪之际,巴菲特和芒格正试图规划公司未来50年的方向。年事已高的“股神”将如何与继任者交接;他离开后,股价已至巅峰、业务领域庞杂的公司何去何从,已引发全球激辩。正因如此,今年巴菲特的致股东信,或是迄今最为重要的一封。 (2015-02-10)

中国首位MBA毕业生 1993年,王淳奇拿到了中国大陆大学授予的首个MBA学位。他开始读MBA时,浦东还是一片农田。虽然并非是自愿选择,但MBA的经历还是彻底改变了王淳奇职业轨迹。 (2015-02-02)

更多

Lex专栏:阿里巴巴尚未“大到不能管” 中国工商总局向阿里巴巴发出“友情提醒”,希望它明白谁是真正的老大。这次过招表明,阿里巴巴的规模、成功、地位并不能使其免受监管。投资者也应该牢记这一点。 (2015-01-30)

Lex专栏:高通的惨胜 在世界其它地方,高通用户要按照手机净销售价的100%支付专利许可费。在中国,计费基础是手机净销售价的65%。这开启了一个令人担忧的先例。 (2015-02-11)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