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分析

谁是徐京华? 过去十年间,这位低调的中国商人从无到有地建立起一个超级企业帝国——“金钟道集团”。这个支脉庞大的企业网络根基在非洲,凭借能源和工程合同,徐京华积累了权势和财富,也将自己的命运与中国在非洲的扩张紧紧相连。 (2014-10-11)

QE结束,谁将裸泳? 美联储宣布量化宽松政策结束,适逢新兴市场进入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欧元区也是如此。如果美联储快速收紧货币政策,上调美元利率,新兴市场将面临严峻后果,从而进入一个未知世界。 (2014-10-30)

评论

邓小平打开的门和关上的窗 中国现代史学者吴伟:邓小平对中国经济转型有历史性贡献,但他为中国社会打开一扇门的同时,也关上了一扇窗。政改停滞、GDP主义造成的社会分配不公、环境污染等遗留下来的“负面资产”,解决起来都绝非易事。 (2014-11-10)

香港“一国两制”保卫战 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香港回归中国,社会主义母亲在收回“婴儿”的同时,也不得不收回资本主义的“脏水”。罗湖桥两侧各有一个“一国两制”梦,17年来落差却越来越大,终至不可弥合。 (2014-09-29)

蒙古是中国和平崛起的试金石 台湾海西咨询林正修:中国对蒙古的战略盲点在于高估经贸影响,低估蒙古内部的复杂性。阙特勤碑文里有两种不同的中蒙关系想象,而中国还停留在千年前的王朝心态。 (2014-09-02)

应重新评估中国式治理制度 《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雅克:不应认为中国的治理制度因缺少西式民主而脆弱不堪。自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实施的改革规模已远超美英经历的任何改革。事实上,在东西方实力此消彼长的背景下,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问题有可能比中国更严峻。 (2014-10-24)

中国依法治国的阻力与目标 中国律师陈有西:依法治国是一个很庞杂的命题,理念始于改革开放之初,市场经济要求法治,但中国多年未解决的是权治扭曲法治的问题。四中全会将依法治国上升为执政党意志是一种进步,但长远努力是当权力和法律冲突时如何收敛权力,服从规则。 (2014-10-23)

褒贬两极的四中全会法治公报 天则经济研究所杨俊锋:无论争议何在,法治仍是渐进的。仅重申法治和依宪治国,就有极大观念价值,尤其是在意识形态上的方向价值。这为最终实现法治提供言说空间。 (2014-10-27)

两历奇迹,一生求索 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我亲身历经了两次发展奇迹:一次是台湾的经济奇迹,另一次是中国大陆的经济奇迹。实践让我确信贫困并非宿命。我们应反思主流经济学理论,构建新理论,分析中国转型的成绩和问题。 (2014-09-24)

金砖四国神话终结? “BRIC”概念发明者奥尼尔:过去的十年里,金砖神话完全由中国所支撑,中国经济的超预期增长弥补了其他金砖国家的疲弱表现。但如果中国经济如一些怀疑论者预计的那样出现大幅放缓,金砖四国的经济神话也将失去魅力。 (2014-09-09)

彼此误判导致“占中”僵局 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理事邓聿文:北京的家长心态和斗争思维,与香港泛民对北京“主权”意志的低估,让“占中”运动走入了死结。唯一的出路,仍是各让一步。 (2014-10-17)

新加坡给中国的真正启示 台湾撰稿人林正修:一般要经历至少两次和平轮替,民主体制才会巩固。而亚洲只有韩国和台湾经历过。中国若错认新加坡是善治的终极版本,会严重低估政治变迁的能量。 (2014-11-10)

APEC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薛力:中国以超乎奥运标准的环保措施举办APEC并力推“亚太自贸区”,意图何在?迅速崛起的中国仍只是“具有全球影响的地区大国”,这一背景决定了其在不同领域的外交取向:擅长的双边外交不能放弃,以往较少使用的多边外交要大力强化。 (2014-11-12)

专栏

香港政争之源:主权治权分歧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今天北京与香港关系的日趋紧张,直接与30年前邓小平做出的收回香港决定相关。当时中英两国对主权与治权是否可以分开的分歧,是香港如今种种争执和纷扰的源头之一。 (2014-08-29)

媚语时代的喜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明白人看来,一浪高过一浪的称颂大典,魔幻诡异,一切如在演戏。但中国的事情就是如此:入戏的人多如蚁群,演着演着便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2014-10-23)

从谣言看中国国情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消除假话和谣言首先要让大众能获得真实历史的信息,有发现事实真相的机会。对执政者而言,要有揭示真理走向长治久安的勇气,而非得过且过。 (2014-11-12)

刘铁男的自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刘铁男忏悔书的文本意义在于揭露党国一体政治构架下可怕的人身依附怪相:没有对纳税人负责的公务员,只有为“组织”效命的“党员干部”。 (2014-10-09)

戈尔巴乔夫错了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戈尔巴乔夫曾见证苏联解体、冷战结束。最近他警告说,俄罗斯与西方可能爆发新冷战。但这次他错了。冷战是两种政治和经济制度在全球范围的较量,而如今普京主政的俄罗斯,却没有可兜售的意识形态和政经模式。 (2014-11-20)

邓小平的转型智慧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邓小平实现的并非是技术层面的改革,而是宪政原则的改革,他让毛泽东时代“姓社姓资”的社会原则发生根本性转变。与此同时,在推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他还能通过政治智慧和对语言的把握,化解意识形态上的矛盾。 (2014-10-22)

香港从此不同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也许此次占中活动所提出的诉求最终不会得到任何解决,但其影响依旧值得深思。未来的一段岁月里,香港将在政治动荡中度过。而那个生意大过政治、金钱大过意识形态的香港已经一去不复返。 (2014-10-10)

中国反腐的政治账与经济账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对中国当前的反腐败,既要算政治账,又要算经济账;既要算短期账,又要算长期账。除了反腐败,还要促改革。 (2014-09-12)

西方如何挽回影响力?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一个由西方主宰的世界正摇摇欲坠,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在欧洲、中东和亚洲均遭遇挑战。美欧若想挽回局面,唯一办法是以更大决心和意志通力合作,应对在欧洲外围国家、乌克兰以及中东即将失控的危机。此项议程必须在北约峰会上启动。 (2014-09-05)

将反腐势能变为改革动力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中国贪腐群体能扭曲制度是因中国存在重大宪政缺陷。若只清理扭曲制度,不改产生扭曲制度的制度,还会出现新的恶法。因而更应重视“制度的制度”的宪政改革,才能防止群体私利再装扮成国家利益,反腐成果才能有制度化保证。 (2014-11-18)

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黑船来航”比喻19世纪美国对日本的冲击,代表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影响。当今中国崛起的确让日本感受到猛烈冲击,但这与当初的美日互动不同,中国的影响基本是“规模”冲击,而非“文明”冲击。 (2014-11-24)

警惕比2008更凶险的市场 FT专栏作家邰蒂:本周全球市场剧烈波动,凸显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尽管金融危机后西方向银行业大量注资,流动性看似充裕,但严格的监管、投资者的“羊群心理”,正在让撮合交易变得越发困难。 (2014-10-17)

重估邓小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评价历史人物时,我们必须分清,什么是他给时代带来的,什么是时代自身的力量。如果不能批评邓小平的弊端,则对他的赞美都不令人信服。 (2014-08-22)

特写

韩正访谈录 今年刚满60岁的韩正,是上海这座2400万人口超大城市的掌门人。这位名列政治局委员的上海市委书记,在沪港通开启、上海自贸区周岁之际,接受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的专访,这也是他首次接受国际媒体访谈。 (2014-11-21)

与朱晓玫共进早餐 正在香港大学客座的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邂逅华裔钢琴家朱晓玫。这位音乐界的隐者,独居巴黎,穷毕生努力,与巴赫为伴。离开大陆35年后,她携“哥德堡变奏曲”重返故国巡演。然而,她仍未能挣脱文革的恶梦。 (2014-11-07)

中国与日本:妥协还是对峙? 中日关系仍然徘徊在历史低点,两国领导人或能在北京APEC会议上会晤,让国际社会备感期待。但受制于中国国内压力,习近平几乎没有妥协余地,而安倍晋三在一些关键议题上的固执,也会危及他改善双边关系的努力。 (2014-11-07)

北京阴影之下的香港 香港见证了一场1997年以来有关其政治前途的最激烈争论。北京提出的普选方案被香港抗议者斥作“假民主”,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可能危及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声誉。 (2014-11-05)

新“马歇尔计划”? 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后,中国调整海外投资重点,在陷入困境的欧洲大举收购世界级品牌,入股关键性国家基础设施资产,这被形容为第二个“马歇尔计划”。中国资本的到来,正在改变战后形成的欧美经济格局,但一系列忧虑也随之产生。 (2014-10-15)

北京为APEC铺开奢华“红毯” 为迎接此次盛会,北京不仅实行交通、环境和安保等临时措施,还花费逾10亿美元专门修建了一个位于湖边的会场,且是在中国空前的节俭运动背景下完工的。 (2014-11-03)

与郭广昌共进午餐 目前为止,郭广昌领导的复星已完成了12笔海外收购。他说,他往往在中国古代圣人的智慧中找到投资灵感,但他认为,他的成功更应该归功于一位当代伟人:如果没有邓小平的改革,“就不可能有复星”。 (2014-11-14)

中国为何担心苏格兰独立? FT记者马里诺:中共高层正带着疑虑关注着关于苏格兰独立问题的辩论。在苏格兰公投前夕,中国官方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警告苏格兰民族主义的危险。 (2014-09-16)

中国“坏帐银行”再受关注 随着中国史上最大规模之一的信贷扩张进入第六个年头,各银行正在为新一轮违约潮的到来做准备。此时华融公司等“坏账银行”重新被寄予厚望,虽然违约潮能为其带来获利机遇,但同时也意味着新的政治干预与压力。 (2014-09-04)

更多

香港政治危机本可避免 FT社评:香港本来不应该陷入如今的危机和僵局。中央政府本可让香港享有更加地道的民主。但事已至此,梁振英唯一的希望在于提供一条体面的出路,以争取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一个可能的妥协领域是改革提名委员会的构成,使其更具代表性。 (2014-09-30)

如何为阿里巴巴估值? Lex专栏:阿里巴巴IPO在即,与火爆路演相比,这家主导中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巨型企业所设定的初始价格区间竟如此之低,令人大跌眼镜。虽然偏低的定价有助赢得投资者好感,但在一个火热的市场里,仅有这个卖点是不够的,创始人马云仍需进一步消除股东疑虑。 (2014-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