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经济学家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退欧是经济长期低迷的结果

哈福德:如果我们不能在发达经济体恢复广泛和持续的繁荣,英国退欧就不会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最后政治冲击。
2016年7月21日

经济学家们不应退出公共生活

哈福德:在英国退欧问题上,经济学家意见空前一致,却无力回天。但公共生活太过宝贵,不能完全交托给政客。
2016年7月20日

企业如何激励员工最有效?

哈福德:要促使员工做好自己的工作,有时未必需要提供金钱激励,告诉他们做得好的标准是什么就能收到奇效。
2016年7月18日

如何举办一届盈利的奥运会?

哈福德:如今,举办一场奥运会的成本至少要100亿美元,实现盈利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倒也未必。
2016年7月13日

如何化解排队难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不喜欢排队,这可能和等待时间无关。如何让排队不那么难熬呢?我试着从心理学、工程学和经济学三个角度化解排队难题。
2016年6月14日

资助哥伦布是糟糕投资?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巴菲特曾经说过,如果当年伊莎贝拉女王把资助哥伦布的钱拿去投资,她的继承人现在将坐拥超过任何一位现代富豪的财富。果真会如此吗?
2016年3月29日

美国大选中的“贸易牌”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美国总统初选中人气超预期的特朗普与桑德斯有一个共同之处:都对贸易持怀疑态度。这也许是因为自由贸易深化所引发的负面影响超出很多人的预期。
2016年3月28日

如何更好地预测?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看到一个人在阅读英国《金融时报》,你觉得他更有可能是一位博士,还是没有大学学位的人?如果你的答案是前者,你可能已经犯了错误。
2016年3月17日

不玩命工作还能干啥?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凯恩斯曾预测人们收入增长,工作时间减少,但当今经济精英们在收入大幅增长的同时,工作时间倒退回19世纪水平。
2016年3月14日

低油价是经济增长的福音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目前的低油价未必会带来期待的经济刺激效果,因为美国消费者把省下的钱用来偿还债务,而俄罗斯、沙特则在大幅削减投资及公共支出。
2016年2月29日

中国雾霾遮掩下的真相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富裕国家真的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吗?或许它们只是将污染转嫁给了发展中国家。作为世界制造工厂的中国不大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重获清洁空气。
2016年2月15日

机器人占领世界?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库日韦尔的《奇点临近》认为,人类社会面临技术自我进化的奇点。经济学家诺德豪斯的一系列测试则表明,奇点还没有到来的迹象。
2015年12月1日

世界需要“大而不倒”的银行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人们不应笼统地把一切经济问题都归咎于银行业。事实上,社会需要强大且成规模的银行部门,否则,我们只会在四处涌流的金融活动中茫然无措。
2015年10月30日

释放P2P的经济价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从经济学上说,P2P市场非常值得拥有。它们有实实在在的经济价值,监管者应当研究如何释放价值,而不是试图通过立法扼杀这些市场。
2015年10月13日

城市变迁的经济启示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熟悉种种经济指标及对其批评。日本小村庄“蓧原”和纽约格林尼街的发展变迁,突出体现了经济发展的自发性、分散性和不可预测性。
2015年10月12日

让“零工经济”更加公平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尽管传统工作适合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但零工经济非常适合某些人和某些情况。如果我们的福利国家制度和劳动法未能与时俱进,那将是个耻辱。
2016年3月4日

我们为何对预言着迷?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尽管专家预言往往出错,我们为何还会对预言着迷?和吃薯片一样,虽然人人都知道这没多大好处,但那种短暂的快感让我们难以抵抗。
2016年1月15日

经济学为何仍由男性主导?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们仍不能明确为何经济学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专业领域,但如果我们无法让占世界一半人口的女性和经济学建立关系,我们就有麻烦了。
2015年12月18日

直接发钱能帮助穷人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做了一次“破坏性试验”,向利比里亚贫民窟里的小偷和毒贩发放200美元现金,结果显示,拿到钱的人花在喝酒或毒品上的金额平均仅为8美元。
2015年10月26日

机器人取代人类仍是科幻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机器人或许没有夺走我们的工作,但它们肯定正对我们的工作重新洗牌,然而机器人带来就业末日的故事并不真实。
2015年8月27日
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是英国《金融时报》的经济学专栏作家,他撰写两个栏目:《亲爱的经济学家》和 《卧底经济学家》。他写过一本畅销书也叫做《卧底经济学家》,这本书已经被翻译为16种语言,他现在正在写这本书的续集。哈福德也是BBC的一档节目《相信我,我是经济学家》(Trust Me, I’m an Economist)的主持人。他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伦敦。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