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的三个悲剧性错误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投资者跑不赢大盘,不只是因为钱全被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赚走了,还在于自身的三个悲剧性错误:频繁买卖、高买低卖,以及卖出上涨中的股票而持有不断下跌的股票。
巴厘岛水神庙的奥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水神庙并不是用来搞迷信活动的,星罗棋布的庙宇管理着当地的灌溉系统。这才是这些庙宇的真正功能。
2011年10月11日
英国首相不爱信用卡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卡梅伦首相叮嘱全英国人民都停止花钱,这是一个坏主意,对么?不对。因为反正首相说的话谁都不会听。
2010年10月12日
质疑忠诚计划
亲爱的经济学家:飞行里程计划在澳大利亚非常普遍,员工坐飞机出差通常会获得很多福利,这是否是在鼓励一个无效率的市场?-奥利弗
2010年10月09日
如何弄到好的推荐信?
我的大学导师常常抱怨写推荐信占用大量时间,又得不到任何酬劳。但真给他酬劳的话,又怎样避免他写封糟糕或过度吹捧的推荐信?——菲尔
2010年09月20日
股市有助于环保?
亲爱的经济学家:为什么不向绿色和平捐赠污染企业的股份呢?这样一来,至少这些公司的部分利润能通过股息发放到环保组织手中。
2010年09月13日
一位瘾君子的困惑
25年来,我一直吸食大麻。发现无论从谁那儿买,价格始终没变。原因何在?
2010年09月03日
“邮编彩票”人人有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从彩票箱中抽取奖券带有随机性,而你我所居住区域的邮编却并非如此。我们并不是奴隶,只要能负担得起,想搬家就可以搬家。
2010年09月02日
厕所隔间使用率的经济学
亲爱的经济学家:在写字楼或酒店的洗手间里,到底哪个隔间使用频率最低呢?我男朋友认为最后一间最少人光顾,我的看法正相反。——读者卢坎
2010年08月30日
蒜蓉面包具有可替换性吗?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买回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面包,并建议,先平分其中的一个,晚些时候再吃第二个。妻子却建议我们各自吃自己的那一个。我的建议不对吗?——英国读者克里斯
2010年08月25日
我该买彩票吗?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通常不买彩票。在我看来,买彩票是花钱做梦,但我不花钱也能做梦。——荷兰读者伍尔温登
2010年08月18日
一夫多妻对男人来说好不好?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的一位朋友有两个老婆,他说:“供应商更多就意味着竞争更激烈,为客户提供的服务更好”。但为什么有两个老婆的人很少会过上“平静”的日子呢?——来自巴基斯坦的读者穆赫辛
2010年08月13日
红酒与海绵
我有6瓶祖传的上等红酒,打算在一些特殊场合逐渐享用。我应该如何筹划,才能在我的余生适时享用这6瓶祖传红酒?——读者斯蒂文斯
2010年08月09日
如何让父母倾听我的意见?
我的家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经常在晚餐时分进行充满智慧的讨论。但由于我只有13岁,我的意见常常得不到倾听。我该怎么办?——读者阿比沙
2010年08月02日
逃票坐头等车厢值得吗?
有一天我赶时间,没买票就跳进了头等车厢,结果被检票员抓住,交了258卢比的罚款。我打算再无票乘车15天,以弥补损失。我应该继续这样出行吗?——印度读者博达斯
2010年07月19日
为何我忽然成了抢手货?
亲爱的经济学家:过去一年里,我一直在银行业寻找新工作。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任何机会。一个月前,我开始转运,迄今我已得到六个工作机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读者“抢手货”
2010年07月05日
网络交友,可乎?
长期以来,我一直对女人在交友网站上采用的交友策略感到困惑,搞不懂她们想在网站上传达什么信息。难道这些女人没意识到,大多数男人只是扫两眼她们的相片,然后就与看中的女人联系吗?——数字情人
2010年06月25日
经济学专业大学生的烦恼
我就要参加大学第一年的考试了,才发现自己需要读英国《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的全部文章。我该怎么做?——读者
2010年06月24日
改行拍婚照?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自认为是一名出色的纪实摄影师,但全职工作却在另一个领域。我想跳到婚礼摄影业发展,需要为此打造一份职业履历。我该如何起步呢?——读者
2010年06月13日
我该支持哪支球队?
通常我会支持荷兰队,因为我是荷兰足球的粉丝。但今年我在英格兰工作。我是否应该为了自己在英国经济中的利益而牺牲对荷兰足球的热爱呢?读者迪尔潘。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亲爱的经济学家
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是英国《金融时报》的经济学专栏作家,他撰写两个栏目:《亲爱的经济学家》和 《卧底经济学家》。他写过一本畅销书也叫做《卧底经济学家》,这本书已经被翻译为16种语言,他现在正在写这本书的续集。哈福德也是BBC的一档节目《相信我,我是经济学家》(Trust Me, I’m an Economist)的主持人。他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伦敦。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