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为何难收手?
北京大学教授卢锋:中国发改委等部门寻租案件频出,根源在于转型期体制矛盾。宏调宽泛化既是深层改革滞后和市场体制不完善的结果,也是妨碍深化改革甚至客观上促成旧体制因素复归的现实根源。
房价走势的风向标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陈建奇:今年楼市调整能否实现闯关?影响未来房地产走势的因素不仅仅是政策,利率持续走高或将成为催生房价拐点的真正推手。
2013年11月08日
中国外储管理需大国思维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陈建奇:中国外汇储备管理应秉持什么理念?小国心态可以相对超脱地制定自身决策,而大国思维则必须权衡相关行为对外部市场的溢出效应。
2013年10月30日
美国政府债务危机的根源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帆:美国的债务问题说到底是政治问题,在政党行为的背后是选民的态度,造成两党政治对立的是选民在经济上的两极分化。
2013年10月10日
中国经济的改革难点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陈建奇:改革不是口号,终究需要解决“怎么改”的可行性问题。政府和公众大多忽视了中国改革的最大难点,那就是社会信息数据的缺乏。
2013年09月18日
习近平的G20新主张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呼吁实行“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这既是对伙伴国家领导人及G20对话平台的要求,也是对自身经济政策的定位。
2013年09月12日
中国基建投资该投向哪里?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徐建国:目前一种共识是增加一点基础设施投资,防止经济增速过低。往东部还是中西部投?往已经成型的城市群投,还是打造新的城市群?
2013年08月29日
美国经济的三条“软肋”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卢锋:美国存在多边财经合作场合承诺执行不力、宏观刺激政策选择矛盾、增长动能不足等问题,其“明斯基时刻”何时来临,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2013年08月14日
索洛没有说什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徐建国:增长的原因是什么?索洛模型强调各种要素的作用,其实是更深层的制度的结果和表象,深层的改革才是中长期增长的基础。
2013年07月10日
破除“硬着陆”恐惧症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黄益平:“李克强经济学”会走红,以及各界对于经济硬着陆问题的反应,都有些让人出乎意料。怎样才算硬着陆本身就是个很主观的问题,容忍经济减速与接受增长硬着陆,也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2013年05月30日
破解中国房地产调控困境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陈建奇:“限购限贷”旨在遏制投资、投机性购房需求,需求调控为何无助房价下跌?当前中国房地产调控措施尚未触及住房持有环节成本,征收存量房产税或是方向。
2013年04月25日
中国宏调政策“求稳”与“谋变”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一季度宏观数据指标走势分化,提示宏观经济欲稳而未稳。考察十年宏调实践经验教训,现行过于侧重非价格手段的宽泛化宏调体制亟待改革。
2013年03月21日
吃出来的通胀?
北京大学副教授徐建国:中国通胀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农产品通胀远高于非农产品通胀,这至少部分可以归因于饮食浪费。节约运动或许可以帮助抑制这部分通胀。
2013年03月07日
中国农业革命的根源与挑战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中国粮食产量“九年增”是农业革命的表现之一,又与此前过量库存有关。面临劳动力“量减年老”和环保压力等限制,中国需要持续进行制度创新,发掘农业增长潜力。
2013年02月28日
农地不集中,粮食不安全
北京大学副教授徐建国:中国农村中的年轻人为何不愿种田?一句话:不划算。农地“赠耕”,也成为中国农村的一个普遍现象。不管愿不愿意,土地规模经营都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2013年01月24日
中国增速“破八”不足虑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中国决策层去年采取稳中求进的方针谋求稳增长目标,有利于后续宏观经济稳健回升。即便去年GDP增长率为7.8%,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度仍会有增无减。不出意外,今年经济增速可达8%-8.5%。
2013年01月17日
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四大难点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世界经济室陈建奇:“改革”是中共十八大关键词,但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方案迄今仍未面世。其所面临的四大难点,核心在于提高居民收入占GDP比重。
2013年01月08日
从“史上最严交规”说起
北京大学副教授徐建国:中国最近引发众多争议的新交规,反映了规则制定程序的不合理,也折射了立法理念的偏差。一个好的制定规则的程序应包容各方意见,社会学习速度也会因此加快。
2012年12月26日
从克鲁格曼的预言说起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徐建国:克鲁格曼关于亚洲奇迹的预言仍为人津津乐道,但笔者认为传统的增长核算或许低估了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2012年12月20日
对国民实行国民待遇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帆:中国的市场化只进行了一半,改革远未完成。改革不仅指价格改革、所有制改革,还需要完善整体经营环境,中国的改革未来可以从五个方面着手。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CMRC朗润经济评论》
《CMRC朗润经济评论》专栏由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CMRC)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独家提供。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隶属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负责主办“中国经济观察”季度报告会和定期发布有关宏观经济的“朗润预测”等项目,拥有一支长期关注宏观经济态势的著名教授团队。他们将轮流执笔撰写这个专栏。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