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燃点》导演关琇:创业者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2019年伊始,一部真实记录中国第三代创业者生存状态的电影《燃点》在中国各大院线上映。这部记录了14位执着奋斗的创业者的创业历程的电影纪录片一上映,便引发了很高的关注和讨论。

作为这部电影的导演关琇在接受FT中文网专访时,分享了她拍摄这部纪录时代创业者纪录片的心路历程: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如果有一件事可以点燃一代人的激情和梦想,那无疑就是创业,“我拍的确实是风口浪尖潮流上的人,都是新时代的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但我事实上是给所有的能养活一个人、十个人的那些民营经济鼓与呼,他们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中小企业才是这个社会的最小的经济细胞。”

关琇是最早聚焦中国创业热潮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及其续作《我是创始人》的总导演,同时她还是电影《燃点》出品公司细蓝线影业的创始人。关琇不仅有二十余年作为导演的从业经历,同时作为创业者,她对中国几代创业者的经历也有着强烈的共鸣和深刻的认知,她了解他们,也更理解他们。

FT中文网:怎么想到把创业者故事搬上电影大银幕?

关琇:因为我一直都是做跟创业有关的电视节目。到了2016年,我接触了一大批年轻的创业者,通过他们,我感到这个时代在发生变化,这一代年轻的创业者也跟上个时代的创业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就想做一个项目,记录他们、记录时代。所以就有了《燃点》这部电影。

当然,只是这个项目的一部分,我这边还有一个围绕这些创业者的五集长片在制作中,也在跟进拍摄。毕竟电影的体量有限,更多的内容、更有逻辑性的部分,放不进电影里,我们会把它放到长片里。

FT中文网:那为什么不直接推出五集长片,而是先出一部电影呢?

关琇:我个人很喜欢纪录片,之前也参加过几部电影的出品,所以我很想做一部上院线的纪录电影。每个导演都有一个电影梦。当然,更重要的是,电影院可以号召更多的普通人来关注纪录片和创业。

选择电影先上映,是因为大银幕是不言而喻的存在。但是电影的表达要求比较极致、感性多一些,比如人物的命运、情绪等等,都是电影很适合呈现的,所以我们会把更多故事性的东西放进来。那么道理和事情,就是要放到五集长片里来慢慢讲。比如这五集,我可以在第一集讲初心、格局,在第二集讲资本、商业模式,但是电影里就不能这样展开说。更重要的是,我们选择的拍摄人物中,51信用卡孙海涛,拉钩网许单单,皇包车孟雷潘飞也同样拍摄了14多月,甚至更长时间,在长篇中有他们翔实的创业故事。

当然,《燃点》不论是电影还是长片,不同的形式但是都表达了我对这个时代创业和创业者的思考和观察。电影里,可能更多的是我的观察,我看到的东西,一些感动或打动我的东西;长片,则是更多的思考,比如新的经济模式、比如创业者的反思。但这种话,不是电影能够展现的,我可以通过长片的解说词理性地表达出来的,所以这两者是有区分的。当然,俗话说影视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我也希望通过长片来把电影中我不满意的部分弥补回来。

FT中文网:您刚才也谈到对电影有一些不满意,那您怎么综合评价自己的作品?

关琇:我不评价我的作品我只是说自己是有遗憾的,因为影视本来就是遗憾的艺术,跟股市、投资、创业都一样,都是遗憾的艺术哈哈。

所以评价的事还是让观众评价吧,还是让创业者评价吧,让看过电影的人评价。

FT中文网:有看过电影的创业者说,电影展现的不如他们经历的残酷、惨痛,您怎么看?

关琇:我觉得电影也不是要来比惨痛的,只是把我纪录到的真实呈现给观众,老罗和戴维,包括安传东,他们经历的惨痛大概是每个创业者不同阶段都可能遇到的,?只是老罗和戴威有些过程东西我没有拍到,也不忍心使劲拍,这才是真正的遗憾。

没拍到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觉得基本没有主观原因,都是客观原因,就是拍不到,就是他们消失了,不让拍。各种客观因素和不可控让我们触及不到最核心、最根本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真相残酷的那一面。

我非常不忍心去追问,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作为一个要想记录时代的人,我还是很想拍的。如果能拍到,我不会拒绝去拍的,但就是没拍到。而且纪录片不像是电影,是有台本,拍不好可以重来的。纪录片是真实的影像,是稍纵即逝的当下,很多东西过去就过去了。

FT中文网:网上还有评论说,最后这部电影的主角变成了不知名的创业者安传东,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

关琇:安传东之所以拍得那么完整,是因为他没有防线,也没有秘书。你看到他的创业公司,总共就是三个人,所以他的一切都可以被我们拍到,他也完全敞开心扉。

但是其他人不同,他们大多是被外界所知的、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人物,想要他们完全敞开心扉非常难。拍企业家和拍普通老百姓的纪录片不一样。比如最近小黄车出现问题,也是在我们电影拍摄杀青之后才出现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跟拍一下,在电视长片里有一个相对完整的交代。但是你可以想象,这个难度有多大,不要说现在跟踪拍摄,就是一个专访都很难。

所以,可能有一部分观众看着不够解渴,我也非常理解。

FT中文网:像安传东这样的创业者也有很多,为什么您选中了他呢?

关琇:安传东代表了今天大多数的创业者,也代表了那些成功创业者、风光企业家的第一次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好多次失败,坚持下来才可能有所成就。绝大多数创业者都倒在了这个阶段,因为你默默无闻,所以倒了就倒了,也没有人关注。

安传东跟戴威同岁,都是同时代的人,名校毕业、几乎同时起步创业,经历也差不多,经过了好几次失败,不同的是戴威的这次创业先是获得了很大发展,获得了掌声和关注,但现在遭遇了一个很大的困境。虽然安传东没能有戴威这样的经历,看起来这一跤跌得也没有那么重,但是事实上他们两都在面临人生的艰难和教训。我估计痛苦、磨砺和成长、吸取教训应该也是一样的,没有大小之分。

所以,我当时一定要选一个所谓的草根创业者、普通人,在几个候选人中,安传东是最有代表性的,就定了他。

FT中文网:电影中这几个人物,最打动您的是哪一个?跟您开机时设想一样吗?

关琇:没有特别大的不同,但是我想讲一个让我很意外的感受,就是罗永浩。我在拍他之前都不认识他,但是看过他的演讲,心想这么能说的一个人,也不怵镜头,拍起来应该是很顺手的。结果,才发现,他这样一个表达能力如此好的人,竟然很不愿意对着镜头、也不愿意说话。我们计划好很多的内容,但是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拍成。所以,我把他说的那句“我不愿意当众演讲,特别不愿意”剪到了电影里,呈现一个与大众认知完全不同的罗永浩。

拍了快两年,从最开始我希望打开罗永浩的心扉,让他呈现更精彩的故事,最好是把他的艰难经历都拍下来,但是我尊重个人意愿和隐私。不过在这么长拍摄过程中,也不断地跟罗永浩熟悉起来,最后的采访还是比较敞开心扉分享了很多,比如他太太的部分,家庭的部分。很多时候他的故事不用说,镜头自然就能流淌出来。聊以自慰的是最真实的创业经历,不需要浓墨重彩也能表达的。

FT中文网:看到罗永浩的故事,给人的感觉是有些人可能很热爱这个东西,但是自己不擅长。而你热爱的东西,却是你擅长的。

关琇:是的。比如我就跟罗永浩开玩笑,你何必在这里辛辛苦苦做手机呢?现在内容付费时代,你一年出去演讲几次,剩下的时候真是可以闲云野鹤、悠哉游哉,何必这么苦呢。但是你看,罗永浩做手机做得很苦,他也发火,但是过程一直坚持,,这是真心的热爱。

所以,我在一篇文章里也写到: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最大幸运的是你擅长的东西恰恰是你热爱的东西。比如我自己,我就喜欢做片子,也算擅长这个,更热爱这个,别的我也没有谋生手段,我想要挣钱养活自己也只能干这个事。但大多数人可能并不是这样。

比如电影里讲金星的故事,我觉得他是我拍摄的创业者里面最理性的一个。他最开始几次创业,也跟安传东一样,一腔热血结果经历了几次失败,疼久了,现在做事特别理性。他虽然三次创业都跟女性变美有关系,在电影里他自己也说他爱美,但是怎么把爱好的事情、变成擅长的事情呢?

金星就说,他第二次创业失败,遇到了一个做医美的大哥,这个大哥跟他说,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去韩国做整形吗?数字说出来,把金星吓了一跳。金星就看到了一个新的机会,但是他也做了很多理性的分析,第一次做互联网产品创业失败,他就跑去腾讯工作两年,算是积累进修;第二次创业失败,是因为已经有几家头部的公司,没有后来者的机会。那么这次,他发现了这个机会,同时看到行业里没有大的巨头,于是才决定第三次创业。

你说他有多喜欢呢?也不一定,如果有另外一个机会,也许他就去做那个了。

FT中文网:您拍电影、未来还要出长片,有没有想过把“燃点”做成一个产品?

关琇:产品化涉及到纪录片的整个生态,这不是我个人能够解决的。创业领域的题材我还是会一直关注的。

现在我们有不少做纪录片的机构,各有各的活法,有些是大企业赞助,然后片尾鸣谢;有些是政府、机构的任务,这些都能生存下来。当然还有很多独立纪录片,市场比较艰难。中国的纪录片市场还需要培育。

当然,我并不是说纪录片要像商业片那样的票房,才算成功。而是在一个成熟的市场,好片子一定要挣到相应的钱。可能会有上下浮动,命好的票房更多点,命不好票房会少一点,但不会太离谱。不会是《四个春天》这样的优秀纪录片,又是得奖,口碑又好,片子本身也好,但是票房完全不匹配。像《四个春天》这样的品质的纪录片,应该是七、八千万到一亿左右的票房,现在还差很远。最近上的几个纪录片质量上都不错,都是各有千秋,但都是百来万的票房。

所以,现在大家讨论纪录片商业化,我觉得为时过早,中国目前还没有基本土壤。我们做的事为什么要坚持上院线,除了我的题材是面向大众的纪录片,同时我也希望中国的电影观众中有一些人慢慢被培养起来,每年会花一点的时间和场次去看纪录片。

只有慢慢市场成熟了,才有可能说好的纪录片就是好的,不好的纪录片就是活该。所以未来纪录片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FT中文网:您选择拍风口上的创业者们,是不是觉得他们会比小众的纪录片更加受大众的关注,让更多人走进纪录片?

关琇:我拍摄的关键词是“时代”,这是我最关心的。早年我在央视的新闻中心工作,算是记者出身,所以我更关注那些大众感知的话题。中国的很多纪录片,拍得都很好,但是偏小众,我希望能够记录下“时代”,也就是反映一个时代的共性,拍摄这个时代最热闹的那个群体,创业现在在中国虽然不是人人都在做,但它确实是一个最显在的群体,是一个像潮流一样的东西,我可能对这样的题材比较感兴趣。

所以我拍的确实是风口浪尖潮流上的人,都是新时代的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但我事实上是给所有能养活一个人、十个人的那些民营经济鼓与呼。他们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中小企业才是这个社会的最小的经济细胞,如果你身上细胞有问题,你会慢慢死的,改革开放40年最伟大的是释放了个体作为经济细胞的创造力,我也相信这种创造力是未来中国继续发展的动力和希望。

但我也不会美化创业。真实,才是对时代最好的记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