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复苏可持续性存疑

沃尔夫:世界经济正在复苏,但如果投资没有起色,高负债的情况没有得到消除,眼下的复苏将无法长久。
2017年12月7日

达拉斯联储行长:不应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

卡普兰警告,在资产价格飙升之际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将是危险的。这与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上周提出的警告一致。
2017年8月25日

描述发达世界失去优势的7张图表

沃尔夫:关于产值、储蓄、人口、技术、生产率、全球化和收入的这7张图表,揭示出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权重下降。
2017年7月28日

应鼓励女性参与经济

伊万卡•特朗普、金墉:大量证据证明,支持女性参与经济,将会给家庭、社会乃至整个经济带来巨大的好处。
2017年5月2日

全球化不会毁于保护主义

桑德布:新兴世界对全球化既有着浓厚的兴趣,也比以往更有力量捍卫它,并将会坚决抵制保护主义卷土重来。
2017年3月20日

“长期停滞论”过时了?

戴维斯:过去一年,全球再通胀取代长期停滞,成为市场主题,但认为世界经济已彻底摆脱长期停滞就过于乐观了。
2017年3月1日

中国对出口依赖将低于印度

中国的出口与GDP比率为20.2%,远低于2006年38.6%的峰值。这可能使中国更能抵御特朗普任内的贸易紧张。
2017年1月23日

欧元区将面临更多危机

沃尔夫:意大利政局动荡尚无法左右欧元区命运,但只要欧元区无法实现广泛分享的繁荣,它就会随时遭受冲击。
2016年12月8日

特朗普胜出带来三大变化

沈建光:黑天鹅频发折射全球经济政策困境。为何英国脱欧后英镑大跌而特朗普胜选美元却大涨?对中国影响如何?
2016年11月15日

全球化大潮正在转向

沃尔夫:全球化已遭遇瓶颈。在高收入国家经济疲弱、不平等加剧以及全球力量平衡发生重大转变之际,全球化进程完全存在崩溃可能。
2016年9月8日

G20峰会能否释放开放与改革信号?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通过创新驱动增长”和共同反对保护主义这两个重点问题上,G20仍有许多挑战需要克服。
2016年9月2日

拉加德呼吁以“强力措施”终结低增长

IMF为G20峰会准备的报告提到了国际贸易放缓,美国经济弱于预期,新兴经济体增长更不稳固,以及脱欧后英国经济放缓。
2016年9月2日

警惕“安全资产陷阱”

邰蒂:安全资产的匮乏,正在形成一种自我强化的、引发恐慌情绪的恶性循环,最终将会让经济增长陷入停滞。
2016年7月5日

李克强:推动世界经济稳定复苏

李克强在第十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表示,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各国经济增长,需要各国共同应对挑战,提振信心。
2016年6月27日

英国脱欧:世界进入“乱纪元”

徐瑾:英国脱欧结果出炉如冰山断裂第一声,从大格局审视时代变化,需超越简单理性算计,世界已与昨日不同。
2016年6月24日

“温和衰退”时代终结

南格尔:生产率增长疲软一直困扰着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但似乎并未打击投资者。如今世界正接近这样一个时点:生产率低增长将对金融市场投资者产生巨大影响。
2016年5月4日

金融危机如何演变为经济危机?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这场金融危机引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为什么会爆发这场危机?什么原因导致危机变得如此严重?政策应对是否正确?
2016年4月25日

IMF下调2016年全球增长预测至3.2%

但IMF调高今年中国增长预测至6.5%,原因是中国政府出台短期刺激措施
2016年4月13日

中国国企模式值得西方借鉴

支付通董事长张化桥:西方在全球金融危机后采取了大量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它们为何不愿设立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真的比量化宽松或者负利率糟糕得多吗?
2016年3月14日

信息科技能否颠覆金融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信息科技颠覆金融业的时机似乎业已成熟,并且可能会让金融业的三大基本功能——支付、中介和保险——发生彻底变革。然而,断定这场变革一定会带来好处还为时尚早。
2016年3月10日

IMF警告:“世界经济脱轨风险”正在加剧

IMF二号人物利普顿称,过去一年全球资本及贸易流动骤减令人不安
2016年3月9日

世界应该“戒掉”货币刺激之瘾

前世行行长佐利克:世界需要摆脱对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依赖,实现私营部门主导的增长。美联储加息犹如吹响了号角,中国市场遭受重创则是一记警钟。
2016年2月1日

一次意味深长的赎回举措

FT专栏作家邰蒂:一家中国企业日前悄然宣布提前赎回3.5亿美元的未偿美元票据。此举虽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却能揭示出全球资本流动方面的重大趋势。
2016年1月26日

过度焦虑的全球市场

今年以来,全球股市已蒸发掉逾4万亿美元的市值,对中国经济放缓和货币贬值的担忧已经演化至近乎恐慌的地步。但有分析人士指出,根据金融动荡推断全球衰退近在眼前的做法并不正确。即便中国经济增速大幅下跌,对全球的冲击也是可控的。
2016年1月26日

中国经济数据未现意外 全球市场小幅回暖

世界各地股市出现小幅上扬,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冲破30美元/桶,伦敦铜价涨幅超1%
2016年1月20日

第四次工业革命:希望和危险

即将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主题,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指出,这次工业革命所“蕴含的希望和潜在危险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2016年1月20日

达沃斯:世界经济处于十字路口

出席达沃斯论坛的顶尖经济学家们表示,世界经济既有可能持续复苏,也可能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三阶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展望突显2016年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2016年1月20日

2016:中国能否做好G20“管家”?

中国今年担任G20轮值主席国,但其经济管理能力已经取代美联储政策,成为眼下全球经济中最令人担忧的问题。各方私底下疑虑中国官员与市场沟通的能力,以及管理混乱局面的能力,希望增强透明性、灵活性。
2016年1月18日

2016:投资者不得不防的“尾部风险”

所谓“尾部风险”,是指那些容易被忽视、但后果很严重的冲击。FT编辑尝试推演一系列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情境,或许最终发生几率很小,但对于专业投资者而言,这都是必不可少的参考。
2016年1月14日

全球性经济灾难不大可能发生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有三类事件可能让全球经济遭遇灾难:战争、通胀冲击、金融危机。从经济学角度来说,重要的不在于是否会管理好这个世界,更为重要的是能否避免灾难。
2016年1月11日

中国以空前方式影响世界经济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不太容易受外部影响的美联储9月因对中国的顾虑推迟加息,突显世界已被中国崛起所改变。中国明年将再次成为决定世界经济走势和资本流动方向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但这一次,不会再是关于经济放缓。
2015年12月24日
1234››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