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市收益率上行何时见顶?

蔡浩:债市收益率的上行是有“顶”的,这个“顶”就是实体经济依赖的信贷市场利率,那么债市收益率的上行空间还有多大?
6天前

中国应对央行资产负债表实施切割手术

殷剑峰:当前货币调控和市场动荡的核心症结在于法定存款准备金,其对应外汇占款和外汇储备。解决之道何在?
2017年3月29日

分析:中国离“债务清算日”有多远?

中国央行紧跟美联储提高了借款成本。但现阶段的中国经济能够应对这种收紧吗?经济学家乔伊列娃认为不能。
2017年3月17日

中国央行提高逆回购利率

在美联储加息之后,中国央行周四将7天、14天和28天逆回购利率各提升10个基点,以限制汇率波动产生的影响。
2017年3月16日

中国央行官员新书挑战西方经济学

中国央行研究人员王振营在其新书《交易经济学原理》中质疑主流经济学的一些观点,试图构造全新的经济学理论。
2017年3月9日

中国央行起草新规应对影子银行风险

报道称中国央行起草资管市场监管新规,突显近年来一系列旨在控制表外信贷的措施未能控制影子银行风险。
2017年2月23日

“假通胀”与“真加息”:2011昨日重现?

程实:全球政策基调不会因“假通胀”全面收缩,“真加息”或比2011年明显弱化,因此对今年资本市场表现谨慎乐观。
2017年2月16日

中国货币扩张遇到瓶颈

胡月晓:中国货币的信用基础不足问题,浮现于市场面前;信用货币体系完善对国债存量规模和结构提出新要求。
2017年2月15日

潘功胜:中国不会回资本管制的老路

中国央行副行长称,近来的收紧措施主要是为了封堵漏洞、完善现有规则的执行和根除欺诈,而不是放弃扩大开放的大趋势。
2017年2月13日

中国央行悄然收紧流动性

中国央行近日上调货币政策工具利率,加剧了有关政府政策焦点已从刺激增长转向应对企业债务上升风险的猜测。
2017年2月9日

中国放开金融管制进程受阻

桑晓霓:今天,中国陷入一个尴尬的转型阶段,风险既来自于约束变少的市场,也来自于政府试图控制市场的努力。
2017年1月18日

中国和美联储:这一次有何不同?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金融市场情绪开始明显恶化。那么,美联储和人民币如今是否还会再次联手摧毁投资者信心?
2017年1月11日

中国央行约谈中国三大比特币交易所

中国监管机构采取措施,确保比特币不被用来方便资本外逃。但投资者称,现有规则使比特币不适于大额资金转移。
2017年1月11日

格罗斯焦虑与中国交易员的安静

2015年股市崩溃已让市场尝到甜头,基于房地产贷款不可持续性和房价泡沫化的担忧,债券类资产或再次因为风险偏好的趋于保守而受益。
2016年9月26日

国际清算银行:市场过于依赖央行

该行首席经济学家博里奥称,要让全球经济实现更为强劲、平衡和可持续的扩张,更为均衡的政策组合至关重要。
2016年9月19日

降准随时叩门

胡月晓:中国货币环境进入“微妙”状态,当基础货币增长难以持续时,保持流动性平稳,必然需要降准配合。
2016年8月19日

中国不应陷入“流动性陷阱”幻象

夏乐:M1与M2 “剪刀差”不断扩大,显示企业流动性偏好增强,经济处于“流动性陷阱”的论断并不成立。
2016年8月18日

人民币汇率的“双锚相机转换机制”

中国官方多次提到“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考虑到政策约束及沟通技巧,其背后蕴含着丰富的信息。
2016年7月5日

中国央行拟让商业银行“有序参与”离岸汇市

此举将标志中国向放松外汇管制迈出又一步,并可能缩小人民币在岸汇率和离岸汇率之差,降低离岸市场波动性。
2016年6月22日

5月份人民币对美元贬值1.6%

这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自去年8月贬值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2016年6月1日

中国央行与做空者的博弈

中国央行的多项举措极大地打击了看空投机者。一些投资者仍在做空人民币,但规模已大大缩小。然而,人民币未来走势还取决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
2016年4月6日

人民币汇率再次让世界困惑

中国曾说要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稳定,但今年迄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持平,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却下跌2.9%。人们对这一现象有着不同的解读。
2016年3月25日

周小川警告中国债务水平“偏高”

中国央行行长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表示,解决高杠杆率的一种方法是“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使企业能够增加股权融资,减少对借贷杠杆的依赖。
2016年3月21日

从中国央行负责人谈话看未来政策尺度

安邦咨询:从中国央行“两会”记者会传出的信号来看,短期内,央行将维持目前的利率水平,但在未来经济增长受到较大冲击时,货币宽松力度可能会加大。
2016年3月14日

易纲:中国外储符合流动性标准

中国央行副行长周日表示,中国官方所公布的外汇储备只包括高流动性资产。此言意在让投资者放心:中国当局有足够弹药阻止人民币大幅下跌。
2016年3月7日

中国央行降准释放流动性

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此举将向中国金融体系释放约6900亿元人民币。分析人士称,此举显然是为了提振经济,表明对中国政策制定者来说,增长仍是关键。
2016年3月1日

中国官员对增长前景表示乐观

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齐聚上海之际,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发表安抚人心的言论,称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需求仍会维持保持较为强劲的状态。
2016年2月26日

从肖钢去职谈起

安邦咨询:肖钢下岗,对中国证券市场来说是一件意料之中的“大事”。今后中国证监会的工作重心,是要搞好基础建设,定好规矩,不要着急“创新”。
2016年2月22日

中国央行延续增加货币供应操作频率

即原则上每个工作日均开展公开市场操作。此前这些操作通常每周进行两次。在中国遭遇空前资本外流的背景下,此举旨在确保银行体系有充足流动性。
2016年2月19日

分析:中国货币政策的沟通“赤字”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对《财新周刊》发表的言论似乎表明,中国央行的沟通“赤字”已经变得过大。有人认为,中国对其货币政策缺乏系统性沟通。
2016年2月17日

周小川:要区分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

中国央行行长在接受《财新周刊》专访时还表示,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2016年2月14日
123456››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