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反腐困扰跨国公司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从中国到印度,亚洲各国纷纷对腐败说不。这些努力是可喜的,但也有人怀疑,亚洲国家反腐执法被用作一种对付外企的产业政策。
2014年09月10日
亚洲并未告别贫困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亚洲开发银行将极度贫困线标杆从每天1.25美元调高至1.51美元,据此估算2010年亚洲贫困人口达到17.5亿人,比此前的估算值整整多出10亿人。
2014年08月26日
中国过剩储蓄应投向何处?
汇丰经济学家罗纳德·曼、朱日平:中国仍可继续致力于国内投资,但巅峰时代已经过去,需将目光投向海外。无需远望。中国可帮助亚洲缩小资金缺口,同时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
2014年08月08日
亚洲应提高税收帮助穷人
亚洲开发银行副首席经济学家庄巨忠:逾80%的亚洲人所居住的国家,不平等正在加剧。面对这一局面,亚洲各国政府应积极采取财政政策,提高税收,扩大公共支出,普及教育和医疗,惠及更多穷人。
2014年05月23日
亚洲变了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经济放缓、需求从“矿业转向餐饮”、资本撤出新兴国家、债务累积,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变化,让亚洲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
2014年05月21日
亚洲应尽快戒掉“债瘾”
美联储启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之时,可能就是亚洲奇迹见顶之日。经济减速和借贷成本上升,给亚洲带来新问题:能否摆脱依靠信贷拉动经济增长的习惯,找到新模式。
2013年12月27日
Lex专栏:台湾、泰国与退QE后的亚洲
台湾和泰国代表了亚洲的两种发展模式:前者发展出口,后者依赖消费。投资者选择表明,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规模后,前一种模式将可能收获回报。
2013年12月24日
亚洲出口贸易前景不容乐观
虽然欧美经济增速回升,但亚洲出口增长疲软。这种传导失灵显示,全球最主要消费者和最大的生产中心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长期性转变。
2013年10月08日
世行调低东亚增长预测
世界银行(World Bank)调低了对东亚发展中国家2013年的增长预测,其列举的原因包括疲弱的大宗商品价格、放缓的消费需求以及中国调整经济结构、减轻对出口依赖的努力。
2013年09月13日
亚洲挥别廉价资金时代
亚洲企业大都未预料到美元新一轮的大幅升值,预先采取对冲措施加以防范的更是少之又少。同时,长期以来一直拉动邻国经济的中国也不再能继续带来积极影响。背负沉重债务的亚洲企业正陷入资金成本上升的困境。
2013年09月09日
李克强:亚洲金融危机不会重演
虽然近期市场动荡席卷印度和印尼等国,但中国总理李克强相信,亚洲各国将不会看到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卷土重来。
2013年09月06日
亚洲经济体面临“风暴”
美联储减少债券购买和加息的前景,使得一些亚洲经济体面临资本流出和利率上升的考验。但在抵御华盛顿吹来的“经济逆风”的同时,亚洲还要承受中国经济放缓和再平衡所带来的更大压力。
2013年08月28日
东盟国家中产阶层崛起?
亚洲消费活动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强劲,收入不平等日益加剧表明,普通人的购买力提高速度并没有像GDP整体增速那样快。
2013年08月23日
亚洲金融危机“幽灵”重现
亚洲热衷通过举债推动经济增长。但随着海外廉价资金撤离,亚洲可能重新陷入一系列货币和信贷危机。作为最大增长引擎的中国出现经济放缓,则令形势雪上加霜。
2013年08月16日
公用事业私有化将造福亚洲
杨忠礼集团董事总经理杨肃斌:许多亚洲国家依靠国家补贴,提供价格低廉但质量也同样低劣的公共服务,这种体系无疑是不可持续的。解决之道是引入民营竞争,建立透明、合理的监管框架。
2013年06月14日
分析:新兴市场“脱钩”失败的原因
“脱钩论”是指亚洲股市不再受到华尔街行情的牵制,然而近期,美国股指累计上涨14%,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股指涨幅远不及美国,有些甚至有所下跌,原因一共有五条。
2013年05月30日
东南亚信贷市场泡沫初现
亚洲本币债券市场蓬勃发展,创造了亚洲金融危机后最盛大的一场信贷繁荣。为寻求更高回报率,热钱大量从西方流入新兴市场,令人担忧未来大规模资金撤出的后果。
2013年04月11日
书评:亚洲模式的成败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为什么日本、韩国以及台湾等地颇为富裕,而泰国、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等国较为贫穷?导致后者经济不振的原因是地理、气候,还是领导人选择了错误的政策?
2013年03月15日
亚洲战略未能解救全球银行
对于在亚洲开展经营的企业银行和投资银行来说,过去两年非常艰难。各全球银行的多项核心业务放缓,迫使它们对业务、管理与运营加以反思。
2013年03月14日
大银行多数未能获益于亚洲经济增长
全球公司银行和投资银行大多数未能将亚洲的高增长率转化为自身更高的亚洲营收和利润。
2012年12月21日
“新丝绸之路”
“新丝绸之路”是连接东亚和中东贸易投资往来的现代通道。海湾产油国和中国等东亚经济体之间日益频繁的贸易投资往来,正开始颠覆中东地区由西方主导的商业格局。
2012年08月02日
亚洲经济面临强劲逆风
亚洲各大经济体上月制造业活动放缓或收缩,反映出欧元区危机和美国增长趋弱所造成的逆风增强。
2012年05月28日
内需增长提振东南亚经济
不断上涨的工资、强劲的消费支出及日趋健全的银行体系,都让人们有理由认为,东盟国家或许能避免中国、印度和欧洲增长放缓对其造成的严重连带影响。
2012年05月16日
分析:亚洲的基础设施瓶颈
在许多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已成制约经济增长的最大瓶颈之一,许多政府拿不出钱来修建本国亟需的公路、港口、电厂、灌溉和废物处理系统。
2012年03月26日
亚洲人口红利将尽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人口条件不能主宰经济前途,但它决定了未来的发展空间。亚洲已经习惯了享受有利的人口条件,不过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2012年02月16日
亚洲债券市场不断升温
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香港行政总裁康礼贤:亚洲国家的社保改革,中产阶层的投资需求,全球投资者的外部需求,预计都将推动亚洲债券市场的发展。
2012年01月19日
亚洲内部贸易:人民币日趋重要
金融危机恶化迫使欧洲银行从亚洲撤回资金,将促使亚洲更倚重本地区的机构、资本市场和货币,其结果可能是,增加人民币在亚洲内部贸易中的使用,提升中资银行在亚洲市场的知名度。
2012年01月13日
分析:亚洲通胀下降但隐忧仍在
中国去年12月通胀微幅下降,亚洲各地的通胀也开始下降。但亚洲各国政府仍面对着令人不安的一年,如果政策方面有任何闪失,物价就有可能反弹。
2011年11月25日
欧债危机对亚洲的影响
亚洲银行对陷入困境的欧洲银行、债券和经济体的直接敞口不大,真正让亚洲企业和银行感到担心的,是欧债危机的连锁效应。欧洲银行削减并收缩了自身资产负债表,将资金撤出亚洲,这正加大许多亚洲小型银行的融资成本。
2011年11月08日
亚洲燃料油价格逆市上扬
随着中国增长放缓,加上亚洲政策制定者担心西方经济可能陷入双底衰退,燃料油市场形势理应趋缓。但是,所有燃料油价格信号都显示,现货市场供应极度紧张。
2011年10月25日
亚洲企业融资成本上升
亚洲不断提高的筹资成本正打击着亚洲企业——即便是信用评级很高的企业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