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龙象之争”是雾里看花

邢予青:不看经济规模,仅看中印增长率毫无意义。龙象各有优势,经济互补是主流,中印经济合作是共赢策略。
1天前

淡马锡资产价值7年来首次缩水

这家新加坡国家投资公司所持股的英国渣打银行在上一财年股价大幅下跌,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拖累了亚洲投资。
2016年7月8日

亚洲企业推高全球专利申请数量

自本世纪初以来,中国是专利申请增速最快的大国。此间中国企业在境外提交专利申请的数量已增加30倍。
2016年6月27日

Lex专栏:选择银行股还是科技股?

数据显示,积极型新兴市场基金经理已经开始避开银行股,转而热衷于亚洲科技股。他们的直觉是正确的。
2016年6月23日

日本拟加大对东盟基础设施投资

FT“投资参考”: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法》修正案使那些在政府支持下投资东盟的日本企业能与中国企业竞争。
2016年6月17日

结构改革是提高亚洲潜在增长率的关键

赫苏斯·费利佩、魏尚进:如无坚定的改革举措,亚洲经济体潜在增长率或低于金融危机前夕。承认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有何帮助?改革次序因国家而异。
2016年6月15日

亚开行: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6.5%

这一增速位于中国自身预测区间的底端,该行还表示中国放缓会拖累亚洲整体发展前景
2016年3月30日

以“一带一路”激活“新未来”

赵磊:亚洲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区,但“不联不通”的现实依旧存在。通过“一带一路”的五通建设,亚洲以及世界的共同体前景将更加聚化。
2016年3月25日

亚洲家庭债务飙升的风险

国内信贷增长以及迅速膨胀的家庭债务曾使得很多亚洲经济体保持繁荣。但是如果债务变得不可持续、家庭开始去杠杆,这些债务可能就会开始拉GDP的后腿。
2016年2月14日

中国将成亚太最大共同基金市场

去年创纪录数量中国共同基金出炉,多数落户中国,面向中国散户
2016年1月11日

FT社评:东盟应推进一体化

与欧盟不同,东盟的决策方式常导致前进动力不足。东盟应强化其秘书处的权力,并采取更具干预性的方式来落实建立“东盟经济共同体”计划。
2015年12月2日

亚洲治理挑战为投资者带来机遇

虽然投资者越来越认识到亚洲日益严峻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给自己的投资带来实质性风险,但他们不只是将这些问题视为挑战,而且也是在亚洲投资获利的关键。
2015年7月14日

全球贸易与新兴市场增长脱节

从本世纪初到2008年,全球贸易与新兴市场增速呈现正相关。然而,如今这种关系已经断裂。新兴市场的出路是推行结构性改革,但在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改革举步维艰。
2015年5月28日

分析:亚洲央行倾向宽松货币政策

油价暴跌似乎并未令亚洲经济受益,反而让亚洲在增长乏力的同时面临通胀率的下降。亚洲各国央行如今都倾向宽松货币政策,预计中国货币政策也会进一步放宽。
2015年1月16日

中国过剩储蓄应投向何处?

汇丰经济学家罗纳德·曼、朱日平:中国仍可继续致力于国内投资,但巅峰时代已经过去,需将目光投向海外。无需远望。中国可帮助亚洲缩小资金缺口,同时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
2014年8月26日

亚洲应提高税收帮助穷人

亚洲开发银行副首席经济学家庄巨忠:逾80%的亚洲人所居住的国家,不平等正在加剧。面对这一局面,亚洲各国政府应积极采取财政政策,提高税收,扩大公共支出,普及教育和医疗,惠及更多穷人。
2014年8月8日

亚洲变了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经济放缓、需求从“矿业转向餐饮”、资本撤出新兴国家、债务累积,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变化,让亚洲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
2014年5月23日

亚洲应尽快戒掉“债瘾”

美联储启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之时,可能就是亚洲奇迹见顶之日。经济减速和借贷成本上升,给亚洲带来新问题:能否摆脱依靠信贷拉动经济增长的习惯,找到新模式。
2014年5月21日

亚洲出口贸易前景不容乐观

虽然欧美经济增速回升,但亚洲出口增长疲软。这种传导失灵显示,全球最主要消费者和最大的生产中心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长期性转变。
2013年12月24日

世行调低东亚增长预测

将中国2013年增长预测从8.3%下调至7.5%,称信贷扩张效果欠佳
2013年10月8日

亚洲挥别廉价资金时代

亚洲企业大都未预料到美元新一轮的大幅升值,预先采取对冲措施加以防范的更是少之又少。同时,长期以来一直拉动邻国经济的中国也不再能继续带来积极影响。背负沉重债务的亚洲企业正陷入资金成本上升的困境。
2013年9月13日

李克强:亚洲金融危机不会重演

中国总理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相信亚洲国家会更好应对危机
2013年9月9日

亚洲经济体面临“风暴”

美联储减少债券购买和加息的前景,使得一些亚洲经济体面临资本流出和利率上升的考验。但在抵御华盛顿吹来的“经济逆风”的同时,亚洲还要承受中国经济放缓和再平衡所带来的更大压力。
2013年9月6日

东盟国家中产阶层崛起?

亚洲消费活动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强劲,收入不平等日益加剧表明,普通人的购买力提高速度并没有像GDP整体增速那样快。
2013年8月28日

亚洲降息潮还将持续多久?

短短两周内,四个亚洲经济体先后降息,它们在面对通胀下跌、增长遇阻等普遍问题的同时,还各有各的麻烦。分析师预测,中国和印度最有可能采取更多降息措施。
2015年3月13日

日中宽松政策或引发亚洲降息潮

分析师认为,亚洲其他国家对日中宽松货币政策作出回应的压力正在攀升
2014年11月24日

亚洲反腐困扰跨国公司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从中国到印度,亚洲各国纷纷对腐败说不。这些努力是可喜的,但也有人怀疑,亚洲国家反腐执法被用作一种对付外企的产业政策。
2014年9月28日

亚洲并未告别贫困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亚洲开发银行将极度贫困线标杆从每天1.25美元调高至1.51美元,据此估算2010年亚洲贫困人口达到17.5亿人,比此前的估算值整整多出10亿人。
2014年9月10日

Lex专栏:台湾、泰国与退QE后的亚洲

台湾和泰国代表了亚洲的两种发展模式:前者发展出口,后者依赖消费。投资者选择表明,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规模后,前一种模式将可能收获回报。
2013年12月27日

亚洲金融危机“幽灵”重现

亚洲热衷通过举债推动经济增长。但随着海外廉价资金撤离,亚洲可能重新陷入一系列货币和信贷危机。作为最大增长引擎的中国出现经济放缓,则令形势雪上加霜。
2013年8月23日

公用事业私有化将造福亚洲

杨忠礼集团董事总经理杨肃斌:许多亚洲国家依靠国家补贴,提供价格低廉但质量也同样低劣的公共服务,这种体系无疑是不可持续的。解决之道是引入民营竞争,建立透明、合理的监管框架。
2013年8月16日
1234››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